(孫子兵法看選戰之十三)

經過促轉會「東廠事發」之後,雖不敢說侯友宜已經穩當選,可是原本就落後的蘇貞昌,往後已經不可能期待任何形式的「奇兵」取勝——只能以步兵仰攻高處敵軍,勝算很低、很低。

《孫子兵法》在第一篇〈始計〉就講明白:兵者,詭道也。易言之,兵凶戰危是不能講道德的,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酷。詭道當然就不是正道。那麼,張天欽的作為難道是合於兵法道理的嗎?不,〈始計〉在前述那句之後,說了「乃為之勢,以佐其外」,意思是軍人只管對外張大勢力,軍人不干政的。這裡的「外」字,跟「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那個外字用法相同,意思是政治也不要干預軍事。而張天欽是政務官,企圖濫用法律賦予政府機關的權力,去影響選情,是肯定不合兵法道理的。

無論如何,張天欽在被曝光錄音帶中所言,還真符合〈始計〉:「攻其無備,出其不意」心法,而蘇貞昌的選情還真需要這種「天降奇兵」幫助。但是,誠如台灣諺語「雞蛋再密也有縫」,即使沒有錄音帶曝光,將來還是會真相大白的。而這次有與會人員不願內疚神明,除了是民進黨賊星該敗之外,又符合《孫子兵法‧形篇》:善戰者能為不可勝,不能使敵之可勝

《孫子兵法》這兩句係跟隨「善戰者先為不可勝,以待敵之可勝」而來。所謂「不可勝」指的是先佔形勢要點,讓敵方難以進攻,然後等待敵方露出破綻,才出兵攻擊他的「軟肋」。

用在選戰,就是先決條件為自己沒有致命缺點,並且擁有高民調優勢,讓對手始終找不到可以攻擊的要害。這是所有現任者擁有的優勢:知名度通常比挑戰者高,只要施政沒有大缺失,就可以「先為不可勝」(讓敵方「不能勝」),這是主觀可以做到的,但對手有沒有「軟肋」讓我方「可勝」,就不是我方可以製造出來。但是在選戰卻有製造出來的對手軟肋,那就是栽贓/抹黑,算是「奇兵」的一類,但這種「奇兵」基本上不道德也不合法,不可能轉為「正兵」,無法做「奇正相生」的運用。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孫子兵法看選戰之十二

吳音寧已經三次讓柯P爆粗口,雖說柯P任何發言都享有免責之特權,但他公開發言爆粗口畢竟罕見。易言之,他很火大,不只是火大吳音寧,更多是火大這件事(北農)怎麼處理成這樣,而且還不曉得如何收拾。

之前,柯P對吳音寧是採取「放著等選舉完才處理」的策略。直到民進黨議員在總質詢提出果菜市場改建案預算問題,柯P的嘴太快,市府的後勤輸送太慢,以致於陷入泥淖難以脫身。

在兵法上,這叫做攻城不利,兵困城下,大軍進展受滯。

《孫子兵法》認為「攻城」是最下策:

〈謀攻〉:上兵伐謀,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善戰者,拔人之城而非攻也。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孫子兵法看選戰之十一)

周武王伐紂是三千年前的事情,決定性一役是牧野之戰。那一役,商紂王的軍隊訓練有素且作戰經驗豐富,周武王則是「八百諸侯」。

八百諸侯?那時候的「諸侯」其實就是大小部落。也就是來自黃河流域、長江以北的八百個部落組成的聯軍,那八百個部落彼此語言不通、服飾互異、武器也不一致(新石器時代的戈矛),聯軍要怎麼發揮統合戰力?而他們的敵人是兵力、戰力都高出一籌的商紂王!

牧野之戰聯軍獲勝的靈魂人物是姜太公,他是中國第一位軍事天才,能夠指揮八百個部落的雜牌軍,發揮統合戰力。而史書記載他的兵法,卻只有「四伐五伐七伐八伐」這八個字。根據歷代註釋,最能接受的說法是「每前進4、5、7、8步,就停下來整齊隊伍,然後繼續前進」。即使是在3000年前,一場雙方總數近百萬人的大會戰,也不會是那麼簡單,但是,齊整隊伍卻是雜牌軍發揮統合戰力的最基礎條件。否則就是一盤散沙,而散沙數量再多,也不堪石頭一擊。

姜太公之後900年,又出了一位用兵如神的名將韓信,最具代表性的名句「韓信將兵,多多益善」怎麼來的?——劉邦派他領兵攻魏,領的是劉邦從漢中進入關中以後的關中軍隊,平魏後他繼續攻趙,滅趙後劉邦收回漢軍,要他領著投降的魏軍、趙軍攻齊。韓信攻下齊國後,又指揮投降的齊軍打敗項羽派來的楚軍,等到項羽自殺,他又被封去當楚王。用今天的語言說,不管陝西兵、河南兵、河北兵、山東兵、湖北兵他都有辦法讓他們發揮統合戰力。

柯文哲跟韓國瑜是今年選舉南北兩顆明星,他倆的聲勢事實上全靠網路族支持,而網路族基本上成分不一,且意見紛歧,如何讓網路族發揮統合戰力,肯定是他倆的第一要務。那該怎麼做?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孫子兵法看選戰之十)

網路世界已經不再是虛擬世界,如果還有人對此有疑問,不但落伍,更可能很快被時代淘汰。而網軍加入選戰也已經很久,善用者獲勝,不用者幾乎必敗,偏偏還有視之為洪水猛獸者。

網軍很有威力/很危險/不小心就會傷到自己,以上都對,同樣觀念在2500年以前,用在形容「火攻」。

《孫子兵法》13篇的最末兩篇,一篇是〈火攻〉,另一篇〈用間〉,這兩篇的性質是「特種作戰」,而今天的網軍還真符合這兩篇的原理。

《孫子兵法‧火攻》一上來就講「五火之變」,而所謂火人、火積等等,都受當時的物資條件限制,後來都更進步了。但卻非過時,重點在通曉變化,並且明白「以火佐攻者明,以水佐攻者強」,也就是利用水火造成奇襲效果。

最早的火攻戰例當推田單火牛陣,以絕對劣勢的即墨孤軍打敗燕軍,並且乘勢收復了全部失地。後來東漢楊璇用火馬、北宋趙譎用火猱(故事此處不贅),都是因地制宜或現成取用,重點在於通曉箇中奧妙,靈活運用。(城內剛好只有馬沒有牛,豈能拘泥用火牛陣!)而東漢班超以36人破匈奴使節團,以及三國三大戰役(官渡、赤壁、猇亭)都是以寡勝眾,也都用上了火攻。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孫子兵法看選戰之九)

韓國瑜選的是高雄市長,卻跑到台北造勢,還說以後要「高雄台北52」,也就是5天在高雄拜訪,2天在台北造勢。他的戰術思考是什麼?

韓國瑜對高雄人來講是「空降部隊」,如果在農業縣,肯定很難被在地選民接受。但高雄市是一個工業化大城市,在此之前的陳菊、謝長廷都是空降當選,甚至吳敦義最初當高雄市長時,也要經過市議會行使同意權,而市議會成員更全部都是地方政客。也就是說,高雄市的選民並不十分介意空降部隊,而韓國瑜「空降」才幾個月,民調已經追到只差個位數,足為證明,更反證韓國瑜可以不擔心這方面的攻擊。

相反的,在地藍綠選票經過20年「非藍即綠」已經都心有所屬,不會/不容易改變了,而非藍非綠的選民受媒體(包括網路)的影響遠大於見面、握手。且因為媒體集中在台北,雞毛蒜皮小事發生在台北都能佔領媒體版面,但中南部的事件想要夠大到被台北媒體重視談何容易?於是,韓國瑜跑到「就媒體」其實是好招,只是以往候選人不敢而已——或許這正是韓國瑜能夠在高雄異軍突起的重要原因,敢於突破。

用《孫子兵法》來看,這部分的戰術運用正合〈九變〉篇的道理:

圮地無舍,衢地交合,絕地無留,圍地則謀,死地則戰;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孫子兵法看選戰之八)

丁守中被稱為「佛系」候選人,意思是他「 什麼都沒做,打算靠緣分當選 」,也就是毫無攻擊性。

雖然《孫子兵法》強調「善戰者無智名,無勇功」,不是非要攻擊才能贏得勝利,可是丁守中卻並沒有做出該有的致勝行動。

丁守中的中心戰略很簡單清楚:只要藍軍歸隊,他就贏了。這個戰略是對的,因為台北市向來藍大於綠,而上次連勝文慘敗,有很大原因是一部份藍軍沒出來投票。易言之,所謂「歸隊」,就是2014、2016年兩次選舉「流失」的藍軍選票,這次都能回來投給丁守中。問題在於,藍軍為什麼要「歸隊」?他/她們欠國民黨的嗎?

當然沒有,所以他/她們不會「天然藍」的全自動歸隊,至少不會全部,而如果藍軍歸隊不能達到相當成數,而丁守中又沒能開拓新票源,那就不夠他當選。

那丁守中該怎麼做?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孫子兵法看選戰之七)

媒體民調顯示,柯文哲選2020年總統「完勝」,看在蔡英文眼裡肯定不是滋味,然而總統選舉畢竟是明年的事情,眼前這場諸侯地盤爭奪戰,若是被柯P打亂了佈局,小英恐怕要跟2020年說掰掰。

民進黨對今年六都與縣市長選戰,自始就訂下一個目標「拿下新北市」——沒有了新北市,國民黨就不再是正規軍,而變成游擊隊(40年前的「執政黨/黨外」關係於是將易位相處)。但是,那個戰略最重要的基礎是「禮讓柯P」,並藉助於柯文哲的人氣拉抬新北市長的候選人,但卻因為獨派聲量太強而壞了這個基礎,使得「雙北聯合作戰」非但無法遂行,甚至綠白之間漸有對立的趨勢,那就大不妙了,因為柯P的網軍太厲害,民進黨甚至因而「流失」了青年票。

這裡有兩個觀念要釐清:

一是「網軍」。

坊間盛傳「柯P長年養網軍」,而柯文哲在網路上的聲量確實銳不可當,似乎印證了這個說法。但其實不然,柯文哲沒有也不需要「養」,網路上的支持者直可以「聞風景從」形容,原因當然很多、很複雜,但最基本的原因,在於「網路原生族」。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孫子兵法看選戰之六)

李世民為大唐開國的第一場勝仗——霍邑之戰。

李淵從晉陽(今山西太原)起兵,直指隋朝京城大興(今陝西西安,唐朝建國後稱為長安),由於天雨路難行,給了隋朝調動軍隊的時間,宋老生領二萬精兵進駐霍邑(今山西臨汾),扼守汾水峽谷南端出口,擋住了唐軍的進軍路線。

李淵兵糧未至,一度有意撤軍回晉陽,李世民苦諫,才召回原本已經出發的軍隊。然後採用誘敵方法,讓宋老生以為出現了「一舉擊潰叛軍」的機會,開城出戰。

霍邑城下,李淵與李建成(李淵長子)合陣於城東,李世民和柴紹(李淵女婿)列陣於城南。雙方於城東戰場先交鋒,戰事對唐軍不利,而李建成卻在此時墜馬,使得唐軍一時陷入紛亂,軍隊後撤有失控之虞。此時城南唐軍從側翼突擊,李世民和段志玄(後來凌煙閣繪像24功臣之一)身先士卒,李世民手刃數十人,兩把刀都砍出缺口,滿衣袖都是血,甩血再戰。一路衝殺穿透隋陣後,調頭殺回來,隋軍潰不成形,大軍棄械而走,宋老生陣亡。經此一戰勝利,唐軍進入關中平原,大興城已經無險可守,李淵順利進入大興,隔年就篡隋立唐。

等到唐太宗即位後,一次跟名將李靖討論《孫子兵法》,談到「奇正相生」。唐太宗問:「霍邑之戰,我軍敗退時,我領兵切斷宋老生軍的後路,才獲得勝利。那是正兵?還是奇兵?」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孫子兵法看選戰之五)

儘管「厭惡非藍即綠」的選民已經堪稱第一大黨,可是藍綠兩黨仍然主導正在進行的這場選戰,非屬藍綠政黨的候選人都標榜「第三選擇」,每個候選人都訴求「中間選民」,可是就看不到像樣的第三勢力。上星期的發展是,社民黨等三個小黨組成「綠社盟」,但其目標卻是——打破時代力量獨大壟斷!

時代力量其實還不夠看,哪談得上「獨大」?然而,三小黨卻是在嘗試與時代力量整合不成之後,才決定自行組成聯盟,以對抗時力「壟斷」非藍非綠選票市場。

坦白說,看到這種情形,根本已經可以斷言,時代力量格局太小,三小黨志氣太小,都不成氣候。而藍綠兩黨唯恐被小黨侵蝕,完全不思聯絡/整合,甚至完全沒有整合「同色政黨」(如民進黨對時力,國民黨對親新二黨)的意圖,也幾可斷言兩大黨土崩瓦解之日不遠矣!

《孫子兵法‧謀攻》:上兵伐謀,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

伐謀,指的是戰略上就搶佔制高點,例如劉邦號召諸侯反項羽,打的是「項羽殺義帝(楚懷王),我們討伐罪人」,所以雖然漢軍力量不足,卻仍能一舉攻進彭城(項羽反攻,劉邦潰敗另有道理,此處不贅);伐兵,指的是政治/外交作戰不成,只好大動干戈;攻城,指的是鈍兵挫銳打圍城戰,曠日廢時且勞民傷財。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孫子兵法看選戰之四)

柯P透過網路海選產生的助選團對能不能打仗?這問題沒有標準答案,且看名將韓信的故事:

楚漢相爭時,漢王劉邦派韓信東征,韓信先打敗了魏國,劉邦命他繼續東進伐趙。

韓信大軍推進到太行山,探聽得知趙軍主帥成安君陳餘並未採納李左車「在井陘設伏殲滅漢軍」的建議,大喜,下令加速通過井陘,在井陘口停下來,派出一支騎兵特遣隊,每人攜帶漢軍紅旗數支,到趙營附近樹林中待命。等到天亮,派一萬人出井陘口,前往河邊建立陣地,趙軍在壁柵上看見,莫不大笑,因為背水結陣是兵法大忌。(請參考孫子〈行軍篇〉不贅)

等到水上軍結陣完成,韓信才大張旗鼓出井陘口,趙軍陳餘也開壁出戰。漢軍先佯敗,將軍旗、戰鼓故意遺留在戰場上,出戰的趙軍追擊,壁柵上的趙軍見獵心喜,通通跑出去搶奪旗鼓(得到敵軍旗鼓可以論功行賞)。這時,前晚派出的騎兵特遣隊迅速馳入趙軍營區,將壁柵上的趙國旗幟拔掉,換上漢軍紅旗。

戰場上這時情況陡變,漢軍佯敗退入水上軍,水上軍背水一戰,個個奮勇,擊退了追擊的趙軍,搶拾旗鼓的趙軍發現前方趙軍敗回,急忙轉身回營,抬頭一看,自己壘柵上赫然都是漢軍紅旗,以為已經淪陷,於是大亂潰敗,韓信一戰成功。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