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波學潮衝擊很大,可是太多人只從一個面相思考:綠營暗中主導、反馬恐中、…,於是只能得到簡單且不能切中問題的結論。但這麼大的能量發出來是事實,執政黨張皇失措是事實,民進黨被邊緣化是事實,工商界乃至勞工團體加起來也勸不回是事實。這股能量哪裡來?年輕人有怨氣、對時局不滿、對未來焦慮,對,這股能量夠大,但卻是「位能」(potential energy),將這些分散在各個點的位能連結起來,並激發而為動能(kinetic energy)的,是網路。更明確一點說,是數位傳播與數位通訊。且正由於國民黨、民進黨,乃至所有既得利益(estabished),包括電子業巨擘在內,其實都不具數位傳播的思考,因而無以應付。

 

戰國時,趙國稱王第一位君主趙武靈王(趙雍),在戰國諸雄當中,最後一位稱王。在「五國相王」(323BC,五國是魏、韓、趙、燕、中山)會後,趙雍說:「沒那個實質,豈敢有那個名?」下令國人稱他「君」,而不稱「王」。

 

趙雍說那句話,不是謙虛、退讓,而是自勵。之後,他北略中山國、西略胡地,甚至計畫從雲中、九原(今山西北部)向南襲擊秦國。為此,他假扮使者去見秦昭王,秦昭王事後覺得那個使節相貌不凡,派兵追他,而趙雍已經出國。之後他讓位給兒子趙何,才稱王。他自稱「主父」,仍領兵四處征伐,死後才諡「王」。

 

Posted by 公孫策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王莽時期的變民當中,聲勢最大的一支是「赤眉」。

 

 變民其實都是想等待時機好轉,再回家種田,可是卻一步步被逼上絕路。青州、徐州(古齊地,今山東一帶)的赤眉軍就是最明顯的例子。

 

Posted by 公孫策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李白〈早發白帝城〉

朝辭白帝彩雲間,

千里江陵一日還;

兩岸猿聲啼不住,

輕舟已過萬重山。

〈早發白帝城〉又名〈下江陵〉,是詩仙李白很有名的一首詩,連小朋友都能琅琅上口(小朋友唸「下江陵」http://www.youtube.com/watch?v=3syZ8sr4ppA),甚至還譜成了歌曲(黃自),還有南管音樂(南管「下江陵」在金門翟山坑道演出

Posted by 公孫策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引用(0) 人氣()

A.韓信

韓信原本在楚軍陣營,改投奔劉邦。

劉邦被項羽「排擠」,率部前往漢中,行至南鄭,很多將領不想走那條「難於上青天」的蜀道,中途逃跑了好幾十人。韓信心想:「夏侯嬰、蕭何都已經向漢王推過我,可是漢王卻不重用我,看來留在漢軍發展就到此為止了。」於是也脫隊逃亡。

蕭何聽說韓信跑了,來不及向漢王劉邦報備,親自追趕。

當劉邦聽到報告「丞相蕭何逃亡」,大為生氣,情緒沮喪,如失左右手。過了一、二天,蕭何來見漢王。劉邦既怒又喜,罵說:「你為什麼逃亡?」

蕭何說:「我哪敢逃亡,我是去追回逃亡者。」

Posted by 公孫策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春秋楚成王想要立太子,心目中的人選是兒子商臣。徵詢令尹(楚國宰相職稱)子上的意見,子上說:「國君年紀還不大,指定繼承人並不急,而且國君內寵很多,將來如果更換儲君,必定生亂。同時,商臣『蠭目豺聲』(眼睛像蜜蜂般突出,聲音似豺狼般刺耳),相學認為這種人會做出殘忍的事情,不宜立為太子。」

楚成王沒採納子上的意見,仍然立商臣為太子。可是後來又想要罷黜商臣,立弟弟羋職為太子。

商臣聽到風聲,卻無法求證。就問他的師傅潘崇:「怎樣才能求得實情?」

潘崇教他一招:「你宴請國君的寵姬(一說是成王之妹)江羋,席間故意激怒她。」

商臣照著老師的指點做了,江羋被激怒,說出:「活該大王要廢掉你。」

Posted by 公孫策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引用(0) 人氣()

   劉秀消滅王郎、收降銅馬之後,依當時態勢看來,勢必與東方的赤眉有所衝突。可是赤眉內部,此時卻出現了變化。

  赤眉軍首領樊崇不是一號大格局人物,之前他有意投效玄漢,由於更始帝劉玄格局也不大,因此逃回齊地。如今為了部眾太多而煩惱,因此將部眾分成兩支,自己帶領一支,徐宣、謝祿、楊音率領另一支。赤眉軍雖然對上官兵屢戰屢勝,但由於缺乏中心思想,沒有共同目標,且成員基本上都是農民,對於重複不停的戰鬥,與刀頭舐血的日子感到厭倦,軍中瀰漫嚴重的思鄉病,日夜愁泣,想要回到東方。

  樊崇與其他頭領商議,認為一旦回到東方,軍隊肯定一哄而散,各自回鄉,那樣大夥都將身陷險境,不如向西攻向長安。

  大軍有了目標,反而心意一致,兩路大軍分別穿過武關、陸渾關攻向長安。

  更始帝劉玄下令王匡(新市兵)、成丹(下江兵)駐防河東,抗威將軍劉均駐防弘農,堵截赤眉。

Posted by 公孫策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中國的儒家二千多年來「言必稱堯舜」,堯舜為什麼成為賢君的代稱?

 

秦始皇統一天下,功業空前。有一次他問群臣:「我已經超過五帝的功蹟,誰可以接替我治天下?」有一位官員名叫鮑的令之回答說:「堯舜禪讓天下,不是陛下做得到的。」

 

Posted by 公孫策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商鞅變法分為二個階段,他在完成第一階段變法規劃,尚未頒布命令之前,做了一個「第0階段」的動作:

  商鞅在咸陽南門立了一根三丈長的大木頭,宣布「有誰將這根木頭移到北門,賞十金」。(「金」的單位不明確,可能是「斤」,也可能是「鎰」。「金」也可能指黃銅)

  咸陽人民對這道命令,抱持懷疑態度,沒有人敢去碰那根大木頭。

  商鞅提高賞金:誰能將大木移至北門,賞五十金。於是,有一位仁兄懷著姑妄試之的心情,將那根大木頭由南門移到了北門。咸陽人民群聚圍觀,看會有什麼結果。

  結果,商鞅賞了那人五十金。

Posted by 公孫策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漢哀帝不愛女生,寵愛一名男生董賢,封他為駙馬都尉、侍中。駙馬都尉是騎馬隨行,侍中是宮中隨侍,換句話說,董賢出入相隨,皇帝的賞賜更不計其數。依照專制體制(不論古今)的規則,最接近皇帝(獨裁者)的那個人,就是權力「一人之下」的那個人,於是董賢自然成為朝廷百官巴結對象。

  有一次,哀帝與董賢同床睡午覺。哀帝想起床了,董賢尚未醒。偏偏董賢的身子壓到了哀帝的衣袖,若用力拉出衣袖,可能會弄醒他。哀帝不願打擾董賢好睡,就用剪刀剪斷了龍袍的袖子,輕手輕腳獨自起床。這就是同性戀代詞「斷袖之癖」的典故。

  漢哀帝專情於董賢,但董賢卻並非單純同性戀,他家裡還有老婆。但哀帝非但不介意,還下令董賢的妻子住進宮中,與董賢同住一處。董賢的妻子有個妹妹,哀帝又將他召入宮中,立為昭儀,後宮地位僅次於皇后,這個四角關係還真有點複雜。總之,董賢與老婆、小姨子每天從早到晚,包圍了漢哀帝。

  這種情形,對西漢的儒家大夫而言,當然不以為然,可是又沒有什麼古例可以諫諍──西漢的儒家學者非常崇古,開口閉口「三代」。問題在於,之前的歷史上,因寵愛姬妾而亡國的例子很多,卻沒有同性戀的!

  尚書僕射鄭崇看不過去了,上書直言諫諍(所謂直諫,就是沒有引用經典上的故事,直指皇帝不可以喜好「男色」)。漢哀帝看了很火大,可是又不好直接說「我就是不愛女生愛男生,怎麼樣!」,只能在其他事情上面對鄭崇找碴。尚書令(僕射的上司)趙昌揣摩上意,出面檢舉:「鄭崇與他的家屬往來密切,懷疑有不可告人的勾當,請准予查辦。」

Posted by 公孫策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造成庚戌之變,是明朝內外兩名軍事首長「聯手」造成。內就是兵部尚書丁汝夔,外則是宣大總兵(防區為今河北宣化至山西大同)仇鸞。

 

最初是仇鸞重賂俺答,請求勿攻大同,移攻他處。俺答遂引兵東去,自古北口入犯,長驅至通州,直抵北京城下。然後才是丁汝夔防守北京城那場鬧劇(請見公孫策粉絲頁https://www.facebook.com/guonsunce)。

 

Posted by 公孫策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1 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