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痞客豐年終!萬元禮券限量送~[公告] 第一屆痞客邦金點賞登場!2014年最有影響力的部落格即將揭曉[公告] 痞客邦新服務上線 每日星座運勢測算【得獎名單公佈】[公告] 痞客邦應用市集全新改版![公告] 痞客邦「應用市集」新 App 上架-iFontCloud Professional

國民黨檢討敗選原因,結論竟然是「網路霸凌」!

 這是一個老大政黨的「正常」表現:歸咎於一個全黨誰都奈何不了的人事物,就不是任何人的錯,然後大家都接受這個結論,然後繼續老大,直到凋謝殆盡。

 事實上,網路世界已經不再是「虛擬」的了,它真實得不得了,一個嶄新的世代在那個世界中成長,開始發出他們的聲音。從今年春天的向日葵學運,到這一次九合一地方選舉,國民黨都敗在網路即時連結的威力之下,說得難聽些,那叫做「至死不悟」!

 春秋的吳國,吳王僚與公子光之間勾心鬥角,兩人有爭王位的心結。吳王僚想方設法派公子光去執行軍事任務,可是公子光一再得勝,沒有陣亡,也沒給吳王僚殺他的口實。當然,公子光也想「解決」吳王僚,但是吳王僚戒備森嚴,毫無機會。

 伍子胥流亡到吳國,投入公子光陣營。他幫公子光物色了一位殺手專諸,先派專諸去太湖邊學烤魚手藝-因為吳王僚酷愛吃烤魚。

 專諸學了三年,出師了。公子光邀請吳王僚到家裡吃烤魚,吳王僚雖然擔心會有變故,卻仍忍不住美食的誘惑,決定赴宴,並布下層層安全網:由王宮到公子光宅邸,三步一崗、五步一哨;用餐大堂內全是吳王的侍衛持戟守衛;自己身上穿了三層「棠谿甲」(當時最頂尖的護甲)

Posted by 公孫策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引用(0) 人氣()

張良買了刺客狙殺秦始皇,卻誤中副車。秦始皇下令全國繪圖捉拿,張良逃到山東、蘇北一帶,在圯水橋上遇到一位老翁。老翁故意將鞋子踢到橋下,要張良下橋幫他撿起來。張良照做,老翁卻一連三次將鞋子踢下橋,張良都不生氣,老翁稱讚:「孺子可教也!」

老翁從懷中取出一卷竹簡書,說:「讀通這卷書,就可以當帝王之師了。十年後,你一定會有大成就;十三年後,你到濟北來找我,穀城山下的黃石,就是我了。」

老人說完就走,張良打開竹簡書來看,竟然是《太公兵法》。

那位老人就是傳說中的黃石公,張良後來襄助漢高祖劉邦建立大漢帝國後,路過穀城山,依照老人囑咐,找到一塊黃石,帶回供養。張良死後,家人將黃石與他一同下葬。

沛公劉邦帶著沛縣子弟兵前往陳縣(加入陳勝),路上遇到張良,張良帶領一百多名年輕人,也要去陳縣。張良決定加入劉邦陣營,劉邦任命張良為騎兵將領。

張良屢次向劉邦講述《太公兵法》,劉邦都能領略。張良與其他將領討論時,其他將領卻都不能理解。張良讚嘆:「沛公莫非是天縱英明?」

Posted by 公孫策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商鞅是衛國人,是衛侯的旁支,衛國人稱他公孫鞅,外國人則稱他衛鞅。最後在秦國得志,封邑在商,因而史稱商鞅。

  商鞅最初在魏惠王的宰相公叔座手下做官,公叔座知道他能幹,還來不及向惠王推薦,公叔座卻生病了,而且病得很重。

  惠王親自去探公叔座的病,問他:「萬一先生不行了,國家怎麼辦?」

  公叔座說:「我門下有一位公孫鞅,年紀雖然輕,但此人是位奇才,國君可以將國家大政託付給他。」惠王聽了,口頭上應付一下,並未認真看待。

  公叔座很嚴肅的對惠王說:「大王若不能用公孫鞅,一定要將他殺掉,不可令他離開魏國。」意思是:勿令其為他國所用,將不利於魏國。

  惠王走了。公叔座將公孫鞅召來,向他道歉說:「魏王問我誰可以接任宰相,我推薦了你,但看起來他不會採納。可是我又對王說,若不能用你,就殺了你。大王點頭了,所以你趕快逃走吧,免得被殺。」

Posted by 公孫策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本文截稿時,才發生第一次斬首,後來印證~~下一個要斬英國記者) 

 

英國首相卡麥隆召開記者會,提出警告:「英國此刻正面臨史上最大的恐怖威脅。」他指的是IS(伊斯蘭國)

 8月下旬You Tube上的一段影片,震驚了全世界:一名美國記者在沙漠中被斬首,身首異處的血腥畫面。而嚇到英國人的是,那名蒙面劊子手操的是純正倫敦口音的英語!英國MI6追查這名劊子手的真實身份,卻發現了另一項事實:持有英美護照的伊斯蘭武裝分子,數量在五百人以上,可能高達二千人!這,才是卡麥隆召開記者會的原因。

 美國媒體一片撻伐恐怖分子是「懦夫」,只因為劊子手蒙著面。可是,美國人用無人機轟炸,在遙遠的海上發射飛彈,又何嘗公布過按鈕那個人的嘴臉?甚至那只按下按鈕的手?或者說,用比較「文明」的手段殺人,就不是「野蠻」?被炸的人不會痛、不會流血、不會身首異處嗎?

 一個可以爭論的題目是:殺俘應不應該?

Posted by 公孫策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美國空軍轟炸ISIL,北京表示支持。論者多由「疆獨」問題角度切入分析。如此觀點,是,但也不是。

 ISIL已經自己訂名為「伊斯蘭國」,並發出「詔令」,要全球穆斯林向巴格達迪(ISIL的領袖)效忠,其「國家最終目標」是統一伊斯蘭世界,包括:西亞、北非、西班牙、中亞、印度,還有新疆。易言之,它已經不只是恐怖組織而已。 

巴格達迪是個狂人嗎?可能是。但是比起過去出現過的中東狂人:格達費、何梅尼、海珊等,欲以一個蕞爾小國,僅憑其石油武器,就要跟大美帝國單挑,巴格達迪勾勒的「乾草原回教大帝國」,至少規模夠大到跟歐洲、中國抗衡。事實上,這個規模大致上就是15世紀的帖木兒汗國版圖,而帖木兒汗曾經是歐洲人的夢魘,他還企圖要征服中國,卻在征途中死亡。 

本專欄6月底<嘉裕關上>那一篇,指出漢朝與明朝對「塞外」的不同心態,乃構成了兩個朝代不同的戰略思考。簡單說,漢朝是進取的,明朝是自保的。 

那麼,北京當前的心態是什麼?進取,還是保守?

 如果北京純因疆獨問題而支持美國轟炸ISIL,那麼,其心態就是保守的。但就如<嘉>文所言,關鍵在於「守不守得住?」如果北京拿疆獨沒辦法,要靠老美轟炸ISIL來壓制回教恐怖組織。那麼,美國難道會是中國的朋友?美國不會更鼓勵、甚至軍援疆獨背後的回教組織?簡單說,依靠老美,肯定「守不住」,北京不至於智不及此。

Posted by 公孫策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美國展開了「帝國大反撲」,軟硬兼施。軟的是聯合歐盟對俄羅斯進行經濟制裁,主要針對俄羅斯的金融業;硬的是發動對「伊斯蘭國」的轟炸。後者的狀況尚未明朗,本文針對前者分析。

 對台灣而言,跟我們切身相關的問題,莫過於「誰會贏?」,「對我們是好是壞?」。先說前一個問題。

 經濟制裁是不願使用武力時的方法,是軟手段但卻不是「軟道理」、「軟實力」,反而是硬碰硬、完全憑實力的對決。且舉中國歷史記載中的頭一次「經濟制裁」為例:

 春秋時,齊桓公為諸侯盟主,四方諸侯拳拳服膺,最難搞的反而是隔壁鄰居的魯國。齊桓公在國際上的號召是「尊王攘夷」,對諸侯國不吝於讓利,對「不尊王」的諸侯,則以武力制裁,例如對南方新興強權楚國,就以武力鎮攝,雖未真正開戰,但足以令中原小國乖乖聽話了,可是魯國偏不買帳。

 魯國是周公的後代,因而擁有「周禮解釋權」,國雖小,姿態卻不低,跟齊國紮紮實實打過好幾仗,互有勝史,但打完以後,齊國愈強,而魯國愈弱。

 管仲認為,齊國力量足以滅魯,可是滅人之國不是春秋霸主所當為(這個規則到戰國全變了),霸主要濟弱扶傾,於是他想出了經濟制裁的方法。

Posted by 公孫策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曹操與袁紹在官渡大戰之前,各方軍閥都密切注意著兩強鹿死誰手。

遠在甘肅的涼州牧韋端派從事(幕僚長)楊阜維使節前往許昌,名為向朝廷貢獻,實為觀察形勢。

楊阜返回後,盤據關中的董卓舊部諸將問他:「袁曹之爭,誰勝誰敗?」

楊阜說:「袁紹寬宏大量,可是缺乏決斷;好謀卻不知如何選擇。不決斷便無威信,不做抉擇將始終處於被動。因此,目前雖然強大,最後終將失敗。曹操有遠略、有才幹,一旦抓住機會就絕不猶豫,策略貫徹執行到底,敢於任用度外的人,被任用者於是盡心盡力。所以,眼前雖然聲勢落後,最後必能成就大業。」

之前寫了許劭的品人術,評為千古第一。最近看到楊阜,才明白,東漢末年的品人、觀人,不只是一種流行而已,事實上已經建立了一套SOP

就拿楊阜為例,《三國演義》中的楊阜只是一個配角中的配角,他卻能走一趟許昌,就看出居劣勢的曹操必勝,反而聲勢浩大的袁紹必敗。

Posted by 公孫策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馬航客機在烏克蘭的領空被飛彈擊落,不干台灣的事嗎?不,在這個全球牽一髮動全身的現狀下,沒有一件事情是跟台灣全然無關的。

 到本文截稿時為止,禍首都指向烏克蘭東部民兵(或稱叛軍),而西方國家乃一口咬定俄羅斯,因為飛彈是俄羅斯供應,民兵也是俄羅斯撐腰。

  這個指控的真實度應該很高,可是在民兵改口否認,俄羅斯假裝無辜,而國際空難鑑定組織卻無法去現場蒐證的情況下,西方國家能夠拿俄羅斯怎麼樣?

  再明白一點說,是美國能拿俄羅斯怎麼樣?由於這個事件無關民主、無關油氣,西歐各國都只會瞪大眼睛,看美國這個世界警察能採取什麼行動?

 這件事影響將既深且遠,因為中東的以色列還在轟炸巴勒斯坦,而美國採袖手旁觀態度-當警察看著兩人鬥毆而不插手,通常是袒護那個「強者」。而若美國對烏克蘭的空難事件也不能有「警察執法」式的作為,那將成為「公權力淪喪」,以後就很難重拾「執法」的公信心了。

  與此同時,金磚五國成立了自己的世界銀行,擺明向美國的鷹爪(世銀與IMF)挑戰,而拉丁美洲國家領袖都出席了那一場以習近平為主角的高峰會-美國非但在中東、黑海不再有「治安」能力,連自家「後花園」也快要管不住了。

Posted by 公孫策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人生在世,七分是命,三分是運,你說「難道努力沒有用嗎?」努力,我將之歸於「命」:相書上常見的用語如「黃雲蓋頂,必掇大魁」,請問,一個人若沒唸過書,沒下過工夫,縱使黃雲蓋頂,又豈可能中狀元?又如「浪子回頭金不換」,浪子是,肯不肯回頭則是,周處除去了南山猛虎、長橋蛟龍,如果不除「第三害」(自己改過向善),那還是流氓一個。總之,一個人成功,一定有運氣的成分在裡頭,問題在於,運氣來時你能不能看到機會?你又有沒有能力把握住這個機會?有時候,膽識還比能力更重要

 

   高俅是個社會寄生蟲,不務正業,只會踢「氣毬」,所以人稱他「高毬」,後來才改成「俅」字,起初因為帶壞了一個阿舍「每日三瓦兩舍,風花雪月」,被阿舍的父親告到開封府,打了二十脊杖,迭配出界發放,只好投奔淮西開賭坊的柳世權;在柳家吃了三年閒飯,逢得大赦(機運一),得柳世權一封信、一些盤纏,回到開封投奔開生藥鋪的董將仕;董將仕將高俅推薦給小蘇學士(蘇轍),小蘇學士哪會收這麼個人?只留他過了一夜,就送去小王都太尉府上(機運二);這小王都太尉正是駙馬王晉卿,是個「喜愛風流」的人物,和小舅子端王趙佶氣味相投,而高俅那天剛好被派去端王府送禮(機運三);端王府的院公對高俅說「殿下在庭心裡和小黃門踼氣毬,你自過去」(機運四);高俅原本只有站在從人背後看球的份,那曉得「那個氣毬騰地起來,端王接個不著,向人叢裡直滾到高俅身邊」(機運五)。

 

Posted by 公孫策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唾棄藍綠」已是台灣「第一大黨」,這點殆無疑問,因為還沒聽到有任何持否定意見者。可是總會引出一個問題:「那誰能取代藍綠?」對此我沒有答案。歷史的經驗告訴我們:收拾爛攤子永遠不會是檯面上的角色。所以,當前檯面上說得出名字的,大概都不被看好,至少沒有共識。 

常聽到的下一個問題是:「第三黨現在有沒有空間?」我對此的答案是:當然有,而且空間大得不得了,問題在於人-包括領導人與具有戰略思考的人,當然,這二種人可以是同一人,但這位領導人兼戰略家仍必須能夠大量起用人才。

史學家趙翼說:「人才莫盛於三國。亦為三國之主,各能用人,故得眾力相扶,以成鼎足之勢。」堪稱最清楚的析論。易言之,那時候剛好有三組具備前述條件的團隊,於是成鼎足之勢。 楚漢相爭時,劉邦與項羽對峙。劉邦派韓信東征,韓信勢如破竹,平魏、平趙、收燕、平齊,將現在河南、河北、山東都打下來了。於是有一位齊地策士蒯徹游說他「獨立於楚漢之外,成鼎足之勢。」

 若單純以地盤大小或兵力多寡來看,這個三分天下的戰略是合理的。然而,劉邦與項羽能夠對峙不下,其實就是因為劉邦能用眾力,才抵擋住項羽的英勇善戰。而韓信最終未能接受蒯徹的建議,原因也在劉邦具備收攬豪傑之心的特質。逆思考一下:如果當時韓信採納了蒯徹的建議,也只能形成短暫的鼎足之勢,因為韓信雖然是領袖人物,卻未必是識人、用人之主,這個鼎足之勢難以維持很久。

Posted by 公孫策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