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金庸說歷史系列之010

    金庸武俠小說中最短的一本:《越女劍》幾乎就是改寫《吳越春秋》裡的情節。

    「公孫策說歷史故事」系列的第一本《英雄劫》裡,也改寫了這一段亦俠亦仙亦史的故事,以下分享:

    句踐積極徵求越軍的武術教練,大夫范蠡對句踐說:「我聽說越國南方的山林中,有一位少女,國人都稱讚她的劍術高超。建議大王召她到宮中來,向她請教劍術。」於是越王派出使者,聘請少女入都。

少女應邀北上,途中遇到一位老翁,自稱「袁公」,開口就說:「聽說姑娘劍術精湛,能不能讓老夫見識一下?」

少女說:「請老丈儘量指教,我絕不藏私。」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金庸說歷史系列之009

《天龍八部》創造了一個特殊的門派「星宿派」,多數讀者都記得如「星宿老仙,神功蓋世,仙福永享,壽與天齊」之類的肉麻當有趣的馬屁用語,然而多數人只拿它當小說中的調劑情節,不會去想:金庸怎麼創造出來這麼一個門派的?(《鹿鼎記》裡的神龍教也是,但性格不如星宿派突出)

其實,這也是金庸武俠的「深意」之一,是金庸熟讀歷史兼諳嫻人世的投射:古往今來最速成的成功術就是吹牛拍馬;而制敵最有效的功夫不是「降龍十八掌」,而是下毒;要說排除對手則當推「進讒」——這剛好都是星宿派的絕學。

星宿老仙丁春秋說是師承逍遙派,但其實星宿派的武功已經完全跟逍遙派不同。我們看武俠小說都知道,每個門派要出一個奇才得碰運氣,而多數門徒都只能跟著師傅學,功夫深淺得看苦練程度。那麼,丁春秋憑什麼超越原本的師門?

《天龍八部》書中給了答案:

丁春秋聽到門人阿諛拍馬聲量愈大,他打起來就愈帶勁,功力也愈來愈強。……丁春秋生平最大的癖好,便是聽旁人的諂諛之言,別人越說得肉麻,他越聽得開心,這般給群弟子捧了數十年,早已深信群弟子的歌功頌德句句是真。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金庸說歷史系列之008

《天龍八部》最令我震撼的一幕,是慕容復竟然下手殺了包不同—弱冠初看當時,真的難以接受,後來幾次再看,震撼雖減,但心中總是不快,想不通金庸為何要寫得那麼絕。等到為了寫專欄,歷史讀多了,才明白那其實有著必然性。

小說的場景是:慕容復對眾人下了「悲酥清風」毒,並說要拜段延慶為義父,先扶保段延慶登上大理國王寶座,慕容復將來就是大理國王,乃可以用大理國的軍隊復興「大燕」。段延慶因為身中劇毒,不敢不答應,正當慕容復「雙膝一屈,又跪了下去」之際,門外大聲傳來「非也,非也,此舉萬萬不可」,當然那是包不同。

包不同大義凜然的說:「大燕國慕容氏堂堂皇裔,豈可改姓段氏?興復燕國的大業雖然艱難萬分,但咱們鞠躬盡瘁,竭力以赴。能成大事固然最好,若不成功,終究是世上堂堂正正的好漢子。…」又說慕容復「投靠大理,日後再行反叛,那是不忠;你拜段延慶為父,孝於段氏,於慕容氏為不孝,孝於慕容,於段氏為不孝;你日後殘殺大理群臣是為不仁;你……」,話沒說完,突然波的一聲響,他背心正中已重重的中了一掌,只聽得慕容復冷冷的道:「我賣友求榮,是為不義。」包不同則哇的一口鮮血噴出,倒地而死。

這一段,金庸成功的營造了慕容復狼子野心/無所不用其極的本性,但更深一層想,金庸飽讀歷史,當已想過「如果真的大燕復國,包不同的下場將如何」,才在小說中安排了這一幕。

包不同是姑蘇慕容氏「四大家將」之一,另外三位是鄧百川、公冶乾、風波惡。小說中最後由老大鄧百川發言,先說「我們兄弟四人誓同生死,情若骨肉,又說「我們向來是慕容氏家臣,…合則留,不合則去,…君子絕交,不出惡聲,但願公子爺好自為之。」三人帶著包不同的屍身,大步而去,再不回頭。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金庸說歷史系列之007

《天龍八部》裡的神秘世家:姑蘇慕容。金庸花了老大篇幅在累積「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的懸疑張力,營造姑蘇慕容的出場式。等到慕容博現身登場,才揭開那懸疑面紗:原來是矢志大燕復國的鮮卑慕容部後人。

講到鮮卑族建立的「大燕」,確實有一段「建國-亡國-復國-再亡國-再復國…」的史實,過程可歌可泣,可歌的是鮮卑慕容部族人一心復國的意志,可泣的是燕國其實敗在王族自相殘殺,而且一再重蹈覆轍。

鮮卑族的由來,長話短說,就是蒙古東邊的游牧民族中的一支。秦漢時期,北方草原有兩個強國,起初東胡強而匈奴弱,後來匈奴冒頓單于崛起,滅了東胡,族人躲避匈奴,遷移到烏桓山、鮮卑山,形成烏桓、鮮卑二族。三國時曹操曾經東征烏桓,之後唐、五代、宋時期的契丹也在這個地區。

枝節不說。西晉時「五胡亂華」,五胡就是:匈奴、鮮卑、羯、氐、羌,其中鮮卑族建立了五胡十六國當中的六國,鮮卑族又有拓拔、慕容、禿髮、乞伏、宇文等部,其中慕容部建立了前燕、後燕、西燕、南燕四國。

西晉南遷,北方開始五胡十六國相互攻戰的大亂鬥年代,首先稱霸的是後趙石勒(羯族),當時慕容皝已經建立燕國(史稱前燕),盤據遼東,等到石勒去世,後趙衰弱,慕容皝也不在了,兒子慕容儁繼位,出兵滅冉魏(漢人割據政權)後,勢力進入中原並稱帝。前燕最強盛時期,跟前秦(氐族)並立稱霸北方,國勢強大。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金庸說歷史系列之006

《天龍八部》第48回末尾,大理國王段正明傳位給段譽,提醒段譽牢記兩件事:第一是愛民,第二是納諫;再附加兩點:不可自恃聰明,於國事妄做更張,更不可對鄰國擅動刀兵。

高中時看《天龍八部》,這一段情節大概是直接跳過,因為這次重看發現對它「完全沒記憶」。可是緊接第49回,金庸一下子把場景拉到「數千里外北方大宋京城汴梁皇宮之中」,這正是金庸要表示他本人的歷史使命感了:透過宋哲宗趙煦跟祖母(太皇太后)的對話。

小說情節不贅述,本文的重點在於:小皇帝趙煦認為,他的老爸宋神宗趙頊用王安石變法最終失敗,是因為「良法美意都讓小人給敗壞了」,但是太皇太后卻顫聲問道:「甚…甚麼良法美意?甚…甚麼小人?」感覺上,奶奶是給皇帝孫子這句話氣死的。而金庸寫這一段杜撰對話,卻是精心設計,成功的還原了歷史實況:宋神宗用王安石變法之所以失敗,都是因為太后反對新法,並且重用「舊黨」、打擊「新黨」。小說中,老太太堅持己見到臨終前一刻,而皇帝孫子在奶奶嚥氣後第一道詔令就是將蘇軾(蘇東坡)外放定州知府。金庸寫下:(蘇軾是王安石死對頭,向來反對新法)現下太皇太后一死,皇帝便貶逐蘇軾,自朝廷以至民間,人人心頭都罩上一層暗影:「皇帝又要行新政了,又要害苦百姓了!」當然,也有人暗中竊喜,皇帝再行新政,他們便有了升官發財的機會。

這一憂一喜正說中兩個重點:黨爭造成政策無常,人民因此無所措手足;同時讓貪官汙吏有機可圖。

話說回來,社會不停在進步,政府政策豈可不隨之改進?但是保守派和既得利益集團卻肯定將改革/革新說成「於國事妄做更張」。

文章標籤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看金庸說歷史系列之005

《天龍八部》第六回,寫大理國四大護衛之一朱丹臣盯著段譽回家(段譽跟木婉清樂不思蜀),連續兩次藉唐詩詩句提醒段譽,一次是王昌齡「曾為大梁客,不負信陵恩」,一次是魏徵「季布無二諾,侯嬴重一言」,都是引用「侯嬴與信陵君」的故事。(季布一諾千金的故事這裡不講)

信陵君名魏無忌。是戰國魏安釐王的異母弟,戰國四大公子之一,也是四大公子另一位趙國平原君的小舅子。他折節下交各方賢士豪傑,門下有食客三千人。

魏國有個隱士侯嬴,七十歲了,擔任首都大梁城的守門小吏。信陵君派人送禮物給他,侯嬴不收,表示「貧賤不能移」。於是信陵君擺下盛宴,等賓客都坐定了,主人信陵君卻起身離席,帶著隨從親自駕車去迎接侯嬴。

侯嬴毫不謙讓,上了車,一屁股坐在左邊(古時左為大),半路上還要車隊跟他去市場拜訪一位屠夫朋友朱亥。一行浩浩蕩蕩到了市場,侯嬴下車,故意跟朱亥談話許久,眼睛偷瞄信陵君在車上的反應,只見信陵君的神情更為溫和。

回到宴會,賓客都已經等得不耐煩,卻見信陵君領著侯嬴上座,還一一向賓客介紹侯嬴。酒至半酣,侯嬴才對信陵君說:「今天真是難為公子了,我只是大梁城一個守門小吏,公子卻親自駕車來接,我為了成就公子愛才的名聲,故意讓大梁城的人們看見那一幕。因此市井中人都會說我侯嬴是小人得志,而盛讚公子的大度能容。」侯嬴同時推薦朱亥是個人才,信陵君多次去拜訪朱亥,但朱亥從不回拜。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金庸說歷史系列之004

金庸的武俠小說還可以當寓言看。九合一選舉結束後,政壇暗流詭譎,重看金庸時卻頗有啟發,本文乃啟發之一。

整本《碧血劍》的動力來源是「袁崇煥冤死」。袁崇煥死得到底有多冤枉,討論的文字很多,毋須多費筆墨。然而,從袁崇煥來串接「明亡清興」的諸般因果卻著實適合——明白箇中來龍去脈,肯定有助於進入小說情境。

明朝的皇帝都藏私房錢,即所謂「內帑」,而且自明神宗萬曆皇帝開始以加稅手段充實內帑,這是大明王朝由盛轉衰的關鍵。因為皇帝派出太監到各地去徵稅,結果:入內帑僅十分之一,太監得十分之二,太監的隨從瓜分十分之三,各地方「幫忙」太監搜刮百姓的流氓棍徒朋分十分之四。如此情形下,大臣認為「內庫太實,外庫太虛」,皇帝卻還覺得太少,而老百姓不堪剝削,政府則財源不敷使用。末代崇禎皇帝最後更因捨不得動用內帑而自毀長城,請讀者往下看。

大明王朝的立國DNA裡頭有一個不好的基因:疑心病。朱元璋因為胡惟庸謀反,設置錦衣衛,以太監控制外廷官員;又因為大將藍玉謀反,後來都用文人帶兵;而他的子孫都繼承了這套統御術。這在皇帝頭腦清楚時還可以,一旦遇上「昏君+太監弄權+書讀頭帶兵」同時發生,國家就危險了。

萬曆末年的薩爾滸之戰,後金(大清帝國前身)努爾哈赤用兵如神,將明朝四路大軍個個擊破,殲滅三路、一路聞風撤軍,那一次的大軍統帥楊鎬,就是一個自以為熟讀兵書的書生。簡單說,明朝對付遼東的統帥(官銜通常是「經略」或「督師」),猛吃敗仗損兵喪土的如楊鎬、袁應泰、王化貞,守土有方甚至扭轉局勢的如熊廷弼、孫承宗、袁崇煥,全都是進士出身,但能不能帶兵打勝仗卻只能碰運氣——因為在任命之前都「說得一口好兵法」。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金庸說歷史系列之003

美國最有影響力的外交政策智庫、美國外交關係協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最近公佈他們認為2019年最令華府憂慮的國際衝突清單,北韓、南海、東海、敘利亞等區域皆登上一級威脅。其中南海危機部分,就是中國與週邊國家(越南、汶萊、台灣、菲律賓或馬來西亞)可能發生武裝衝突。由於台灣第一次被列入二級威脅,引起我對報導的注意。然而,本文卻不是要討論台灣。

前述幾個南海國家中,汶萊在《碧血劍》裡扮演了很微妙的角色,它跟小說情節全然無關,卻是全書的引子——由「僑生」張朝唐回祖國求功名帶出歷史背景;最後又作為結局的解決方案——張朝唐的建議讓袁承志有了「歸宿」。

張朝唐是浡泥國華僑,浡泥就是汶萊(英語Brunei,位在婆羅洲北部,香港稱婆羅乃)。明成祖派三保太監鄭和下西洋,第一個到北京朝貢的西洋小國就是浡泥。《碧血劍》中的大段文字:包括浡泥國國王麻那惹加那乃率同妃子、弟、妹、世子及陪臣來朝;麻那惹加那乃流連忘返竟病逝中國;成祖深為悼惜,為之輟朝三日,賜葬南京安德門外(今南京中華門外聚寶山麓,有王墓遺址,俗呼馬回回墳);這些都是史實。

本文主軸則在鄭和下西洋。

大明王朝是一個內向型的朝代,從太祖朱元璋就定下「固守內地,永不征伐」的最高國策。雖然那是針對北方草原民族的戰略指導原則,不關海洋政策,但是兩百多年國祚當中,就只有鄭和七次下西洋,空前絕後,很難不令人有突兀的感覺。

明成祖為什麼發動如此勞民傷財的艦隊遠征,而且一連六次(第七次是他的孫子明宣宗時)?最廣為流傳的動機是「尋找失蹤的建文帝」。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金庸說歷史系列之002

金庸在第一部武俠小說《書劍恩仇錄》就用上了歷史背景,但歷史背景在《書劍恩仇錄》只是「藥引子」的功能,讓讀者感覺「那是真實」而已。(事實上內容多是虛構,當然也無損於小說價值)

可是第二部《碧血劍》就不一樣了,金庸不但引用了大量史書素材,更以歷史實際發展作為軸線,並且將自己的使命感注入小說。

金庸自己說,《碧血劍》的主角其實是袁崇煥,他還寫了〈袁崇煥評傳〉作為小說的附記,那是他展現使命感的部分。然而,讀者看到的主角卻是袁承志,看到他為了「並誅明帝清酋」,於是跟第三方「闖王」結合,還跟李自成手下最有腦袋的「李公子」李岩結為兄弟。

李岩是個傳奇人物,《明史》上記載的名字是「李巖」,而我們既然談的是小說,當然就稱李岩了。史書中清楚記載了他的老婆紅娘子是「繩伎」,也就是在繩索上表演雜耍的江湖藝人,這位奇女子領導了一批饑民,她喜歡上當時還名叫李信的「李公子」,「擄之,強委身焉」。李信做了一首〈勸賑歌〉,向各家富戶勸勉賑濟,獲得饑民支持,卻被官府關了起來。紅娘子率領饑民劫獄,救出李信,兩人就去投靠了李自成。

野史《明季北略》記載了李自成跟(改名為)李岩見面的情景:李岩對李自成說「恨謁見之晚」,李自成對李岩說「承不遠千里而至,益增孤陋兢惕之衷」。李岩又說「將軍恩德在人,願效前驅」,李自成也說「足下龍虎鴻韜,英雄偉略,必能與孤共圖義舉,創業開基者也」——兩人相得不亞於劉備見諸葛亮時的「如魚得水」。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金庸說歷史系列之001

考證武俠小說是否合乎史實,當然是毫無意義的。小說借用歷史背景本不需拘泥於史實,可是金庸不一樣,他選擇歷史背景其實充滿使命感,這從他第二部武俠小說《碧血劍》就出現了。既然他是有意識的借用歷史背景,那麼,瞭解那一段歷史的本貌,自然有助於讀者進入小說人物心境,這也是本系列的寫作初衷。

就從《碧血劍》說起。金庸在書後加了他自撰的〈袁崇煥評傳〉,並在「後記」中聲明:《碧血劍》的真正主角其實是袁崇煥,…這篇文字並無多大文學上的價值,……如果有什麼意義,恐怕是在於它的「可讀性」。我以相當大的努力,避免了一般歷史文字中的艱深晦澀這就證明了,金庸借用歷史背景及人物是懷著使命感的,而且還要花力氣讓讀者能夠儘量瞭解歷史背景,從而也肯定了本系列的寫作意義。

《碧血劍》作於1956年,那個時代背景是什麼?大陸於1949年淪陷,1952年展開「三反五反」,1954年毛澤東當選國家主席,1955年整肅高崗、饒漱石,1956年推行「百花齊放、百家爭鳴」,1958年展開「大躍進」,簡單說,當時中國大陸的人民是處於一個動盪不安,甚至是痛苦的狀態,而金庸顯然是有感而發。

書中主角是袁承志,全書的主軸圍繞著袁承志與袁崇煥的舊部為袁崇煥報仇。可是他們的心情是複雜且矛盾的,他們想的是「並誅明帝清酋」,原本無意造反,只想「刺死昏君崇禎後,另立宗室明君」,可是一旦被廠衛盯上,他們沒有路走,被逼得只能跟李自成合作。

而他們不排斥流寇的另一個原因是,官兵比盜賊更壞。書中藉著老百姓的口,說出:「什麼匪幫?土匪有那麼狠嗎?那是官兵幹的好事。」「其實山裡盜賊,十個中倒有八個是給官府逼得沒生路才幹的。」那有點「解放」前的描述,也是中共打贏國民黨的重要原因;可是「解放」後呢,那一段時期的中國大陸,金庸透過「歸國華僑」張朝唐心想:「禮儀之邦還不如浡泥國(汶萊)蠻夷之地。」*以上第一回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