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未分類文章 (13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看金庸說歷史系列之002

金庸在第一部武俠小說《書劍恩仇錄》就用上了歷史背景,但歷史背景在《書劍恩仇錄》只是「藥引子」的功能,讓讀者感覺「那是真實」而已。(事實上內容多是虛構,當然也無損於小說價值)

可是第二部《碧血劍》就不一樣了,金庸不但引用了大量史書素材,更以歷史實際發展作為軸線,並且將自己的使命感注入小說。

金庸自己說,《碧血劍》的主角其實是袁崇煥,他還寫了〈袁崇煥評傳〉作為小說的附記,那是他展現使命感的部分。然而,讀者看到的主角卻是袁承志,看到他為了「並誅明帝清酋」,於是跟第三方「闖王」結合,還跟李自成手下最有腦袋的「李公子」李岩結為兄弟。

李岩是個傳奇人物,《明史》上記載的名字是「李巖」,而我們既然談的是小說,當然就稱李岩了。史書中清楚記載了他的老婆紅娘子是「繩伎」,也就是在繩索上表演雜耍的江湖藝人,這位奇女子領導了一批饑民,她喜歡上當時還名叫李信的「李公子」,「擄之,強委身焉」。李信做了一首〈勸賑歌〉,向各家富戶勸勉賑濟,獲得饑民支持,卻被官府關了起來。紅娘子率領饑民劫獄,救出李信,兩人就去投靠了李自成。

野史《明季北略》記載了李自成跟(改名為)李岩見面的情景:李岩對李自成說「恨謁見之晚」,李自成對李岩說「承不遠千里而至,益增孤陋兢惕之衷」。李岩又說「將軍恩德在人,願效前驅」,李自成也說「足下龍虎鴻韜,英雄偉略,必能與孤共圖義舉,創業開基者也」——兩人相得不亞於劉備見諸葛亮時的「如魚得水」。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金庸說歷史系列之001

考證武俠小說是否合乎史實,當然是毫無意義的。小說借用歷史背景本不需拘泥於史實,可是金庸不一樣,他選擇歷史背景其實充滿使命感,這從他第二部武俠小說《碧血劍》就出現了。既然他是有意識的借用歷史背景,那麼,瞭解那一段歷史的本貌,自然有助於讀者進入小說人物心境,這也是本系列的寫作初衷。

就從《碧血劍》說起。金庸在書後加了他自撰的〈袁崇煥評傳〉,並在「後記」中聲明:《碧血劍》的真正主角其實是袁崇煥,…這篇文字並無多大文學上的價值,……如果有什麼意義,恐怕是在於它的「可讀性」。我以相當大的努力,避免了一般歷史文字中的艱深晦澀這就證明了,金庸借用歷史背景及人物是懷著使命感的,而且還要花力氣讓讀者能夠儘量瞭解歷史背景,從而也肯定了本系列的寫作意義。

《碧血劍》作於1956年,那個時代背景是什麼?大陸於1949年淪陷,1952年展開「三反五反」,1954年毛澤東當選國家主席,1955年整肅高崗、饒漱石,1956年推行「百花齊放、百家爭鳴」,1958年展開「大躍進」,簡單說,當時中國大陸的人民是處於一個動盪不安,甚至是痛苦的狀態,而金庸顯然是有感而發。

書中主角是袁承志,全書的主軸圍繞著袁承志與袁崇煥的舊部為袁崇煥報仇。可是他們的心情是複雜且矛盾的,他們想的是「並誅明帝清酋」,原本無意造反,只想「刺死昏君崇禎後,另立宗室明君」,可是一旦被廠衛盯上,他們沒有路走,被逼得只能跟李自成合作。

而他們不排斥流寇的另一個原因是,官兵比盜賊更壞。書中藉著老百姓的口,說出:「什麼匪幫?土匪有那麼狠嗎?那是官兵幹的好事。」「其實山裡盜賊,十個中倒有八個是給官府逼得沒生路才幹的。」那有點「解放」前的描述,也是中共打贏國民黨的重要原因;可是「解放」後呢,那一段時期的中國大陸,金庸透過「歸國華僑」張朝唐心想:「禮儀之邦還不如浡泥國(汶萊)蠻夷之地。」*以上第一回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孫子兵法看選戰之終篇)

選舉結束一個多星期了,經過選戰的洗盪,之前兩位大「神」已經不再被稱為神,同時消失的是另一個稱號「無主席」——選戰過程中被說成「國民黨有史以來最弱勢的黨主席」的吳敦義,在國民黨贏得空前勝利之後,媒體自然不好意思再用這個帶有嘲諷意味的稱號。

然而,吳主席仍然是「無主席」,對於2020年大選仍然口風超緊,跳針式的「黨會有公平機制」:非但不帶任何「企圖心」,也不偏袒任何已表態/未表態的「逐鹿者」。但這就是吳敦義的「無主席兵法」,簡單說,他因此而能主導往後的總統選舉提名大勢。

這在《孫子兵法‧形》有云:善戰者之勝也,無奇勝,無智名,無勇功。(部分版本無「無奇勝」)

而「無主席」的定位,其實是《易‧乾》卦辭:「見群龍無首,吉」的應用。

「群龍無首」為什麼吉?因為國民黨已經不再是從前的國民黨。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這次選舉的結果對柯文哲而言,是最壞的一種情形,他現在的處境可以「身陷泥淖」形容。

怎麼說?

從2014年選舉講起:柯文哲為什麼會參選?他已經是名醫,雖然在台大醫院內部人緣不怎麼樣,但畢竟還是名醫。縱使離開台大醫院,單憑「葉克膜之父」名號,後半輩子肯定仍然風光且富裕。又因為他雖然一直有跟政界有往來,涉入也不可謂不深,但是他事實上未曾起過參政的念頭,那他當年為什麼要參選?影響因素當然很多,但是最重要的是「形勢大好」——太陽花讓國民黨露出敗相,但民進黨卻無人可取下台北市。

總之,他一戰成功,而且成為媒體寵兒、網路寵兒。但是,柯文哲當台北市長,他樂在其中嗎?他有多少為台北市民服務的熱忱?有眼睛、會思考的人都會給予否定的答案。可是他仍然追求連任,同時他的聲望一路攀高,到今年8、9月達到最高點,甚至成為2020年總統呼聲最高的人選。

容我直言,4年前他參選台北市長是偶然,但這一次競選連任卻是有目標的:2020年總統選舉。(只是不能說)

9月底韓流初興起時,柯文哲的姿態還頗高,因為韓國瑜的聲勢是柯粉群組炒起來的,柯粉群組覺得台北有點無聊(丁守中佛系作風,而柯文哲贏定,故對姚文智凡事冷處理,沒有火花),反而高雄有意思多了,正好又對民進黨扯柯P後腿很感冒,於是哄抬起韓流。(插個題外話,民進黨硬說是中共五毛黨哄抬起韓流,太抬舉對岸了,大陸網友可能參與了後半段,但最多只有幫忙「搧風」而已,「點火」還是柯粉群)甚至韓流已起,柯文哲都還曾猶豫「要不要去幫韓國瑜站台」,最後是韓粉大過了柯粉,而柯文哲發現情況不妙,大聲疾呼,柯粉急忙回防,卻已經抽調不出太多「兵力」。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將時間拉回年初,國民黨敢想像這個選舉結果嗎?黨主席吳敦義到10月底說的都還是「新北是保命之戰,拿下彰化、台中是勝負關鍵,若贏高雄則翻天覆地」,可以看出,國民黨的戰略基調是「決戰中台灣」。

那麼,民進黨最初的戰略是什麼?當然是「拿下新北市,將國民黨徹底殲滅」,也就是「決戰新北」。

「決戰新北」不包括台北市,易言之,年初民進黨的戰略仍然是跟柯文哲合作,禮讓台北市的條件當然是柯P必須「罩」民進黨的新北市長候選人。以柯文哲在8月底之前的聲勢,這個戰略勝算極高。同時,這個戰略也將柯文哲「綁」在台北市長位子上,蔡英文的連任之途可說「渠已成」只等「水到」——國民黨當時看來「保命」不易。

後來的發展卻完全打亂了這個戰略佈局,如唐太宗李世民跟名將李靖的對話:

太宗曰:「朕觀千章萬句,不出乎『多方以誤之』一句而已。」

靖良久曰:「誠如聖語。大凡用兵,若敵人不誤,則我師安能克哉?譬如奕棊,兩敵均焉,一著或失,竟莫能救。是古今勝敗,率由一誤而已,況多失者乎!」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孫子兵法看選戰之三十三

國民黨主席吳敦義一句「肥滋滋」,登時讓民進黨找到新的話題,連打了幾天。由於那句話明顯是針對陳菊,影響的當然是高雄市長選情。為此韓國瑜在第一時間做了切割,而吳敦義在隔天兩度道歉。重點仍在於這場風波對選情的影響,明確點說,在此之前陳其邁是處於包圍圈中(高雄市長選舉被定位為「高雄人民對民進黨」),而「肥滋滋」會不會成為民進黨的突破口?

先看吳敦義怎麼會口出這種語言(他的發言一向字斟句酌,很難想像如此語言會出自他口):那是跟十幾位朋友的場合,多半是雲林同鄉,但那並不能解釋他為何措辭輕慢。應該是話題談到12年前的高雄市長選舉,黃俊英被誣指「走路工賄選」,結果以一千多票飲恨,遂至鬱鬱以終。那次選舉等於是被明搶暗偷走的,而當時的民進黨候選人是陳菊,競選總幹事是陳其邁。黃俊英曾經是吳敦義的副市長,吳敦義應該是新仇舊恨一下子湧上心頭,又以為在場都是朋友,才用上了那樣的字眼。

《孫子兵法‧九變》對此有提出警告:將有五危,必死可殺,必生可虜,忿速可侮,廉潔可辱,愛民可煩。凡此五者,將之過也,用兵之災也。覆軍殺將,必以五危,不可不察也。

〈九變〉篇的精神不在「知」而在「通」,也就是說,不是背誦上述「五危」,然後謹記不犯就安了,而是要知道:任何人都有弱點,甚至優點就是致命傷,己方和敵方都是如此。上述五危其實都是將領的優良德行,可是愈是執著德行,就愈容易利用/被利用。韓國瑜在第一時間切割,就近似「廉潔可辱」(不沾一點「灰塵」),而吳敦義連番道歉,則近於「愛民可煩」(不道歉怕影響韓國瑜選情),其結果是什麼?是吳敦義不好再去高雄助選,實質上折損了總體戰力。

然而,民進黨又能不能藉此突破呢?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孫子兵法看選戰之三十二)

民進黨秘書長洪耀福說:「守住高雄就不算輸,拿下新北就算贏。」雖然是為一旦大盤落後(縣市長席次沒過半/全國總選票數落後)的提前開脫,但也看出目前民進黨全黨傾力防守的,就是高雄市。

但說是全黨傾力,外在能夠看到的,只有陳其邁「38區走透透」行動,這跟韓國瑜外出台中「不安於室」的打法似乎截然相反。兩個陣營的行動既然南轅北轍,不但沒有衝擊發生,連擦出火花都不容易,也就是看不到「攻守」。但是選戰事實上在進行中,那麼,這場選戰在哪裡打?

仍然回到本系列一再說的「兩個戰場」:一個在選民腦袋裡,一個在投票箱裡。陳其邁顯然在前者已經落敗(19日辯論是他最後機會),於是將全副力量放在後者。而韓國瑜仍然擴大他在前者的戰果,希望能落實在後者。

《孫子兵法‧九地》:為客之道,深入則專,主人不克。掠於饒野,三軍足食。謹養而勿勞,併氣積力。

這段文字的意思是:客軍(通常是採取攻勢)的作戰原則,愈是深入敵境,士卒心思專一(逃兵沒有活路),就不容易被「主人」(防守方有主場優勢,但被動)擊敗。四處到富饒的鄉村劫掠,客軍就有足夠的給養。要小心的讓部隊得到休養,不要讓部隊過度疲勞,才能積蓄氣力準備決戰。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孫子兵法看選戰之三十一)

藍軍被「韓流」凝聚,各縣市都出現顯著效應,台北市柯文哲也感受到了,他說:「現在要認真打選戰了。」可是他之前犯了太輕敵的錯誤,現在才「開始認真」,很辛苦了。

他之前的輕敵,最明顯的有兩個:一是沒把丁守中這個佛系參選人放在眼裡,但事實上諸如「丁守中跟娃娃機有仇喔?」這種隨口應付的話都能過關,確實不能怪他輕敵;另一個則是他的團隊誤判情況——起先放話「我一公布競選經費,會要他們跟進,他們就慘了」,等到他真的公布後,丁跟姚突然「勇」了起來,都採取強力反擊,這個話題反而成為柯的負擔!

原先以為是囊中「法寶」,怎麼突然成了自己的「緊箍兒」?

原來,國民黨已經不是過去的國民黨,丁守中這一次選舉經費真是省之又省;而姚文智始終被看衰,也募不到什麼款。在柯文哲初放話時,丁、姚還不清楚柯有多省,等到公布,發現柯其實省不到哪裡去(選舉很花錢的),膽氣一下子壯了起來。無論如何,柯文哲從選舉經費話題(法寶)不能發威之後,已經憋了將近一星期沒有攻勢——這正是他說「要認真打選戰」的原因。

但是戰場形勢已經陡變,主因是「韓流」吹襲,而柯文哲以前也全靠網路幫他吹風,現在網路族有了「新歡」,他卻沒有提供足以吸引網路族的題目。然而,他畢竟是現任台北市長,也仍然動見觀瞻,只不過他還沒想好該怎麼打後面的選戰。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孫子兵法看選戰之三十)

柯文哲說「藍綠各拉5%,我就倒了」,他在幹嘛?最後決戰時刻,卻自暴其短嗎?

蔡英文說「全世界都在看台灣即將舉行的選舉,看台灣人會選擇親中的政黨,還是會繼續堅持民主與主權」,她是在強打統獨議題嗎?她難道不知道過去強打統獨議題的一方,最後都敗嗎?

《孫子兵法‧行軍》:眾樹動者,來也;眾草多障者,疑也;鳥起者,伏也;獸駭者,覆也;塵高而銳者,車來也;卑而廣者,徒來也;散而條達者,樵采也;少而往來者,營軍也。……以上是「相敵」注意事項,也就是兩軍對戰時,觀察外在跡象以研判敵情。

辭卑而備者,進也;辭強而進驅者,退也;輕車先出其側者,陣也;無約而請和者,謀也;奔走而陳兵者,期也;半進半退者,誘也。……這些是「覘敵」注意事項,也就是看對手做了什麼動作/說什麼話/怎麼措辭,以之研判「他想幹嘛」?

杖而立者,飢也;汲而先飲者,渴也;見利而不進者,勞也;鳥集者,虛也;夜呼者,恐也;軍擾者,將不重也;旌旗動者,亂也;吏怒者,倦也;粟馬肉食,軍無懸缶而不返其舍者,窮寇也;諄諄翕翕,徐與人言者,失眾也;……這些是「察敵」注意事項,看他陣營內部的動作,能夠知道對守陣營的戰鬥力虛實。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孫子兵法看選戰之二十九)

韓國瑜的義勇軍是他的最大利器,卻也帶給他不少困擾。「利器」部分無須解釋了,什麼是「困擾」?就是義勇軍事實上不受節制,他們仗著一腔熱血,自作聰明(很抱歉,直白了些)的做了無數的文字、圖片、影片,通通堆上網路,網路上更多得是韓國瑜的擁躉,在這些數不盡、看不完的文字、圖片、影片中,以掏沙金的精神,將他們認為含金量夠高的東西,廣傳出去(同樣自以為是)。而這些東西,可能並非/不盡然是事實,或移花接木,甚至直接剽竊,因而造成困擾。

義勇軍幫忙候選人是基於熱情,但是萬一因此壞人名節,那就是「人死不可復生」,這一點已經在本系列第27篇說過,用的是「火攻」篇。本文則說明火攻的運用與不同效應。

戰國時田單復齊用火牛陣的故事,多數人耳熟能詳,此處不贅。且說東漢楊璇的故事:

漢靈帝時,楊璇當零陵太守(零陵郡包括今廣西桂林及湖南南部衡陽、邵陽),盜賊群聚攻打零陵縣城,盜賊人數眾多,城中兵力薄弱,人心憂恐。楊璇巡視庫房,發現兵器不多,可是有一處堆滿了石灰。於是他聚集數十輛馬車,車上排放石灰囊,在馬尾上繫縛布條;另外布置「戰車」,車上都是弓弩手;然後跟盜賊約期會戰。

時刻到了,楊璇令石灰車居前,城門一開,馬尾上的布條澆上油脂,點火燃燒,布燃馬驚,奔突賊陣,車上石灰囊開口,順風鼓灰,矇了賊兵的眼睛。弓弩戰車隨後跟進,弩箭肆意發射(反正看不見),城上鉦鼓鳴震,盜賊是烏合之眾,眼睛看不見,身旁伙伴多有中箭哀叫,愈發心慌,於是駭怕奔散。楊璇這才率軍追逐,賊帥戰死被梟首,郡境肅清。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孫子兵法看選戰之二十八)

先是張麗善宣布辭去立委,陳其邁隨即跟進,都宣稱是「破釜沈舟」。然而,他倆所處的位置不同,破釜沈舟乃有效果差異。

破釜沈舟的典故出自楚霸王項羽:秦將章邯擊殺項梁後,轉向北方,將趙王趙歇圍困在鉅鹿。項羽率軍救趙,在所有楚軍渡過漳水後,項羽下令將渡河船隻全數鑿沈、將煮飯的鍋具全數打破,再將軍隊宿營的帳蓬全數燒掉,全體官兵每人只能帶三日口糧,顯示必死的決心,而士卒也都完全抛棄回頭的思考。

楚兵已無退路,個個奮勇,殺聲震天,一連九陣擊破秦軍,秦將王離戰死,主帥章邯請降,原本在鉅鹿城外作壁上觀的諸侯都畏服項羽——鉅鹿之戰確定秦帝國不再有反抗之力,同時奠定項羽的諸侯盟主地位。

相似的情況出現於元末,朱元璋由滁州攻太平,渡過長江後,命徐達將船隻纜繩通通砍斷,部隊沒了退路,朱元璋激勵兵士:「前面就是太平,攻下來,任由大家搶掠。」於是全軍奮勇攻城,攻下了太平。

這兩個實例都是進攻而非防守,而孫子兵法對於「攻vs.守」有著明確界定。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孫子兵法看選戰之二十七)

選戰進入倒數計時,各式各樣的「絕戶手」紛紛出籠。所謂絕戶手,就是「一出手就要對手死絕」,而且是對著「要害」下手的陰招。為什麼愈來愈陰狠?當然是因為時間來不及了。

《孫子兵法》十三篇中,有一篇是〈火攻〉。在冷兵器時代,火攻稱得上是「戰略震懾武器」,奇襲/以寡擊眾最常用的方法就是火攻。大家熟悉的三國歷史三大戰役:官渡之戰、赤壁之戰、夷陵之戰都是用火攻致勝;田單雙城復齊、班超威震西域也都是靠火攻。然而,《孫子兵法》中出現的最體恤生命的章句,就出現在〈火攻〉篇。

《孫子兵法‧火攻》:主不可以怒而興師,將不可以慍而致戰。…怒可以復喜,慍可以復悅,亡國不可以復存,死者不可以復生。故明主慎之,良將警之,安國全軍之道也。

在敘述火攻的各種技術之後,孫武講了這段話。這段是在說什麼?

火攻的威力/震懾力強大,殺傷必多。《孫子兵法》雖然一切為勝利,勝利無可取代,然而,《孫子兵法》的一個重要思想是「全勝」。全勝不是選戰中,例如「某候選人在所有行政區全勝」那個全面勝利的意思,而是「勝而能全」的意思。勝而能全就是,打勝仗雖然是唯一目標,但是打了勝仗,還要能儘量保全軍隊的生命,包括己方的和敵方的。所以有「百戰百勝非善之善者也,不戰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的名句。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孫子兵法看選戰之二十六)

高雄市長選戰如火如荼,韓國瑜在空戰搶到優勢,陳其邁於是做了一次大動員,展現陸戰實力,韓國瑜卻又做了一次人數更多的造勢。民調數字/網路聲量/動員場面就代表了選戰勝負嗎?是,卻又不盡然。那麼,選舉的戰場實況到底如何?

我們不厭其煩的再說一次:選戰的戰場有兩個,一個戰場在選民的腦袋裡,另一個戰場在投票箱裡。文宣的作用是說服選民「為什麼要投票給我」,而催票入櫃則是落實說服成果的工作。

催票,其實也有「說服」的成分,而其重點在於,催票不能以冰冷的文字、圖片、影片……去完成,必須人對人去完成(不一定需要真人面對面,透過載具做面對面/聲音對聲音的第二類溝通也是),而民調/網路聲量分析是監看「腦內戰場」成果的工具,動員場面則是另一種「說服」手段。

《孫子兵法‧九地》:是故不知諸侯之謀者,不能預交;不知山林、險阻、沮澤之形者,不能行軍;不用嚮導者,不能得地利。……王霸之兵伐大國,則其眾不得聚;威加於敵,則其交不得合。

前一段的文意是:孫武當時是春秋後期,諸侯之間分分合合,如果不知道他們之間的分合關係,就沒有辦法孤立敵人,從而製造有利我方的條件;同時還要瞭解地形、要運用嚮導(道理無須贅述)。用在選戰則是,如果不瞭解高雄市的各個派系/社團/利益集團之間的錯綜複雜關係,(韓國瑜這個客軍)就根本施展不開——那正是韓國瑜在中秋節之前的情況。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孫子兵法看選戰之二十五)

柯文哲跟韓國瑜此刻最傷腦筋的就是「空軍怎麼轉為陸軍」了。本系列之前有一篇「柯文哲有沒有一個姜太公」,是以姜子牙當年能夠指揮八百諸侯發揮統合戰力為例,說明「難以捉摸的網路支持度,如何落實到投票箱」是柯P最大課題,現在加一個韓國瑜,他也面臨這個問題。

若以過去的經驗,網路上大概是一面倒支持民進黨,民進黨從來不必考慮「空軍如何轉陸軍」的問題,只要用力鼓勵/協助青年返鄉投票即可。以2014年為例,投票日前一天傍晚,各高鐵站湧現下車人潮,就有某國民黨高層「暗叫不妙」,開票結果,果然大敗。

可是今年風向變了,網路上幾乎一面倒對民進黨不利的聲音。然而,網路聲量是那些極度熱心網友的顯性效應,網路上還是有著「沈默的多數」。理論上,過去10幾年一直都支持民進黨的網友,他們就此轉向了嗎?沒有證據/數據顯示這一點。此所以民進黨仍然老神在在,而柯文哲跟韓國瑜為此絞盡腦汁,也因此成為課題。

但是,網路世界雖非虛擬(還有很多人認為網路「虛擬而非實際存在」),卻仍有許多領域/範疇尚未能完全落實在現實生活。簡單說,前述那個課題的本質是「面對過去沒遇到過的狀況,但是必須即刻處理,處理不好,就是敗戰」。具體一些說,網路青年的選票「不是一面倒」,所以跟傳統陸戰一樣,必須一票一票落實到票箱,但是這方面的技術可說完全不成熟。

處理「過去從沒遇到的狀況」,這正是兵法用得上的時候。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孫子兵法看選戰之二十四)

高雄市長的選情現在是五五波,還是「差一大截」?雙方叫陣不免流於口水戰。然而。幾個跡象顯示,陳其邁的陣腳正在鬆動,包括民進黨創黨黨員、蔡英文的在地姊妹會要角、原高雄縣黑派操盤人公開表示支持韓國瑜等。

或許那幾位都不算什麼大咖,所以對實質選票的影響不大。然而,選戰跟軍事作戰最大的不同就在於,戰場在選民的腦袋裡,勝敗也在選民的腦袋裡決定。如果這幾個聲音出來,引發更多「倒戈」聲音,選民大眾的腦袋裡將會起連鎖作用。而軍事作戰的一個現象就會出現:最大的殺傷是在勝敗決定之後發生。簡單說,勝方在「追亡逐北」階段,比在戰鬥階段能夠取得更多戰果(包括土地和首級)。也就是說,如果倒戈的聲音持續出現,一旦累積超過臨界點,就會造成「潰退」,結果將一發不可收拾。

之前本專題說到武王伐殷(周武王討伐商紂王),勝利的重點是人心向著周,勝利的關鍵是姜太公的軍事天分,然而,牧野之戰是商紂王的正規軍對上周武王這邊的雜牌軍(800諸侯),結果卻是正規軍潰敗「血流漂杵」!

為什麼會這樣?因為「殷人倒戈」。(商朝都殷,故亦稱殷朝)

《孫子兵法》13篇的最後一段: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孫子兵法看選戰之二十三)

 

東線鐵路發生火車出軌災難,當天是星期日,所有候選人都停止競選活動——距離投票日已經只剩4個週末的黃金造勢時段,1021當晚又是好天氣,就這麼「冷」掉了。那對聲勢正上揚的國民黨而言,好比一鍋滾湯被澆上一杓冷水;而對風聲歹歹的執政黨,卻可以是一個喘息時機。

我們回憶一下2004年大選最後一天的場景:那一天發生了「兩顆子彈」,消息在股市收盤之後散開,事後有朋友跟我說:「連去新加坡放空摩台期都來不及。(扼腕)」簡單說,藍綠陣營都宣布「停止競選活動」,但是,國安機制已經啟動,電視新聞上全都是執政黨的人頭,「連宋配」就此消失,而醫院外滿是為阿扁祈福的人群——現在可以說了,當時那個場景不是哀戚/擔憂,而是相當亢奮的。無論如何,原本還相當看好(民調沒落後過)的連宋配,勢頭被硬生生壓下,只剩阿扁一方「迂迴造勢」。

那一年,連宋配是攻方,阿扁處於守勢;今年情況相似,國民黨處於攻方,民進黨處於守勢。尤其高雄、台中兩都,都已經呈現五五波,新北市毫無起色,台北市仍然不敵柯文哲。萬一最後出現最壞結果,六都市長席次變成3:2:1——台灣政局將再次翻轉。然而,當年阿扁藉兩顆子彈逆轉勝,今年呢?

守勢一方要逆轉勝,《孫子兵法》有兩處提及,一處是: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孫子兵法看選戰之二十二)

 

歷代名將演繹「置之死地而後生」最成功,也最得孫子精髓的當推韓信。

劉邦命韓信攻趙,大軍到達井陘口,卻不出陘,先派出一萬人到河邊結陣。這個舉措明顯違背兵法原則(背水結陣沒有後退空間,缺乏調度彈性,是兵家忌諱),在柵壘上密切觀察漢軍敵情的趙軍見狀大笑,認為韓信是個飯桶,這下勝定了。

(*註:「陘」是太行山脈的特有名詞,太行八陘是穿越太行山的八條路徑)

韓信大軍出陘,趙軍主帥陳餘也出戰,韓信詐敗,退往先前布置好的「水上軍」陣地。軍旗、戰鼓扔落滿戰場,趙軍爭著搶拾,陣形大亂。反而漢軍背水一戰,反撲成功,加上韓信前一晚派出的騎兵,繞道山林突襲趙軍後方營壘,拔掉趙軍黃旗,插上漢軍紅旗,趙軍軍心大亂,潰不成軍,主帥陳餘陣亡。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孫子兵法看選戰之二十一)

 

報載「包括一銀在內的公股行庫即日起嚴格執行,台廠對大陸地區的匯款及收款,必須備妥詳細的交易憑證,否則禁止匯出入」,這個行政命令說是為了管制洗錢,可是只針對大陸地區,時間點又在選前一個月,針對性實在太強,於是被認定是「選舉奧步」。

然若純就選戰角度來看,孫子說「兵者,詭道也」(兵不厭詐),為了求勝而使出的任何招數,包括詐術,都被視為必要的。(註:這是撇開法律、道德,純就戰爭而言。選舉有法律規範,道德由選民認定)

金庸武俠小說「倚天屠龍記」中,張三丰的第二個弟子俞蓮舟嫌武當派的虎爪手威力不足,予以「改良」,招招拿人要害,使敵人損陰絕嗣,稱為「虎爪絕戶手」。張三丰認為這套武功太過歹毒狠辣,所以弟子們幾乎不曾使出過。所謂「拿人要害,損陰絕嗣」,想也知道是向那個部位下手,張三丰是基於道德不讓弟子施展,但若是在生死關頭,非使出絕招不能保命,則張三丰應該也無法禁止,所以只有說「不喜歡」,沒不許弟子練——絕招/奧步之於選戰,亦當如是觀。

回到主題,民進黨為什麼要管制兩岸金流?還不是因為「台商捐錢給國民黨比捐給民進黨多很多」,而且嚴查不是嚴禁,財政部只要切斷這最後30多天的「國民黨糧道」就行了。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孫子兵法看選戰之二十)

賴清德突如其來宣布停止深澳燃煤電廠興建計畫,雖然之前急速通過觀塘環評案似乎已埋下伏筆,但正足以顯示他的「退兵」不但速度夠快,而且已經做好防護布置。

歷史上用兵如神的名將很多,但多半都很會「打勝仗」,都能快速移動部隊,找到敵人弱點施以致命打擊。但歷史上也多得是「一著錯滿盤輸」的名將,就是很會打勝仗,卻不會處理敗戰情況,乃至一敗就「塗地」。而最會處理敗仗,能夠保全實力以圖後進的名將,當推諸葛亮。

大家讀三國演義,都記得諸葛亮的神機妙算,卻不注意(或根本沒想到過)劉備從新野退到江夏的戰術安排——劉備率10萬軍民逃往江陵,一日一夜只能走10多里,曹操率5千輕騎兵急追,在長阪將劉備的軍民混和隊伍擊潰。劉備「按照計畫B」奔向漢水,跟關羽水軍會合,前往江夏。這關羽水軍載的是輜重,也就是劉備軍隊的「再生能力」,如果沒有關羽這一支部隊,劉備即使安全逃到江夏,也沒有跟孫權談合作的本錢,甚至劉琦願不願意收留劉備,都不見得。而關羽做為劉備陣營第一勇將,沒有跟著大隊人馬走,而走水路押運輜重,那肯定是諸葛亮的安排(計畫B)。

回頭看賴清德這一回,決定要停建深澳電廠,當然是「敗退」,但是除了面子問題之外,他必須考慮「怎樣才說得過去」,想出來的方法是增加大潭燃氣電廠以支應電力供應,於是必須通過觀塘天然氣接收站——這就是賴清德的「關羽水軍」。

《孫子兵法‧虛實》:退而不可追者,速而不可及也。…形人而我無形,則我專而敵分。…敵雖眾,可使無鬥。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孫子兵法看選戰之十九)

韓國瑜旋風是2018年縣市長選舉的一個奇蹟,不論他最後能不能贏得高雄市長選舉。

造就這股旋風的動力來自「北漂青年」,但青年北漂其實「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怎麼就在這時候迸發出偌大能量呢?

先從2014年說起。那一年先是發生了太陽花學運,且不論其爭論題目,那是青年學生的一次能量大爆發,也就是說,青年學生這個群體蘊藏了很大的能量。而這股能量在那年底,推動了柯文哲旋風,把國民黨吹得只剩新北市一席,六都之外更只剩4個人口很少的縣(竹、苗、東、馬),才有2016年大選的慘敗。

從太陽花之後,民進黨基本上認為年輕人是完全站在他們一邊,並且深信不疑年輕人認同民進黨的理念(台獨),所以才會有蔡英文的「天然獨」說。但是,這些「認定」,現在已經證明是錯誤的,年輕人當年對國民黨不滿,因為國民黨執政。可是蔡英文執政2年多以來,施政內容荒腔走板,解決問題則治絲益棼,知識青年完全看破民進黨手腳,於是這股能量又爆發了。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