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梯言專欄中提到「蔡政府520將內閣改組,一個個都成了五日京兆」

*以下摘錄自《黎民恨‧五日京兆》

 

張敞擔任京兆尹時,發生「楊暉大逆案」。張敞跟楊暉頗有私交,楊暉處死之後,許多人就落井下石,那些奏章、封事都被擱下不處理。然而,山雨欲來風滿樓,張敞的京兆尹眼看即將不保。

  張敞命一名官吏絮舜查一個案,絮舜不甩他,回家睡覺,說:「他這個京兆尹最多再幹五天,還查什麼案?」

  張敞聽到這話,命手下逮捕絮舜,日夜審問,判他死刑。將行刑之前,張敞派主簿(相當主任秘書)送一張字條給絮舜:「五日京兆的威力如何?冬季已盡,想要活命嗎?」推想絮舜並未求饒,所以最終被處決。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去梯言專欄中提到「項羽怎麼可能被劉邦打成喪家之犬」

*以下摘錄自《大對決‧鴻溝》

項羽這次答應與漢軍簽訂和約,兩方以鴻溝(或稱洪溝)為界,以西歸漢,以東歸楚。項王送回漢王的父母妻子,當他們進入漢軍營壘,漢軍營中響起一片高呼萬歲。

這一聲「萬歲」不是為劉太公而呼,也不是為劉邦而呼,甚至不是為楚軍認輸而呼,而是為和平而呼。事實上,鴻溝以西包括了廣武、敖倉、滎陽、成皋等地,當初漢王提出「兩國以滎陽為界,以西歸漢,以東歸楚」,項羽不答應,如今反而更後退了──項羽退讓,這是以前從未發生過的事情。

依約楚軍必須後撤,所以項羽領兵向東,撤軍回家。

劉邦也準備領兵西歸,回去關中。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名法醫高大成對武漢肺炎發言,被大陸網友稱呼「你這個仵作」。

仵作一詞,是古代官府中專門負責檢驗屍體的吏役。

拙作《水滸傳教你職場生存術》中,寫團頭(宋朝對仵作的稱呼)何九叔如何保留證據而得以免去一場殺身之禍:

水滸傳第二十六回「偷骨殖何九送喪,供人頭武二設祭」。話說潘金蓮鴆死了武大,地坊團頭何九叔去驗屍,半路上遇到西門慶,先請喝酒再塞銀子,只為「如今殮武大屍首,凡百事週全,一棉被遮蓋則個」。及至看見武大「面皮紫黑、七竅內津津出血、唇口上微露齒痕」,明顯是中毒身死。

何九叔這下陷入了兩難處境:若聲張開來,西門慶有錢有勢,「卻不是去撩蜂剔蝎」?且心裡也仍貪那十兩銀子;另一邊,武大雖是小「咖」,他的兄弟武松卻「是個殺人不眨眼的男子,倘或早晚歸來,此事必然要發」,這可就性命交關了。反倒是何九叔的老婆心細且有條理,且看她提出的萬全之策:

如今這事有甚難處?只使火家自去殮了,就問他幾時出喪。若是停喪在家,待武二歸來出殯,這個便沒甚麼皂絲麻線;若他便出去埋葬了,也不妨;若是他便要出去燒化時,必有蹺蹊。你到臨時,只做去送喪,張人眼錯,拿了兩塊骨頭,和這十兩銀子收,便是個老大證見。他若回來不問時便罷,卻不留了西門慶面皮,做一碗飯卻不好?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武漢肺炎會不會動搖中共的統治?

我無從預測,只能重述東漢末年「太平教演變成黃巾之亂」故事,大家對照古今異同可也。(以下文字摘錄自《夕陽紅》(商周出版):

黃巾原本不是盜匪,而是濟世宗教──太平教,由張角創立。

張角是個不第秀才,他入山採藥,遇一老人,碧眼童顏,喚他到洞中,傳授天書三卷,說:「此書名太平要術,如今你得到了,要用之來濟救世人,若萌異心,必獲惡報。」張角於是創立太平教,教授門徒。

當時瘟疫流行,張角宣稱他能治病。他為人治病的時候,叫病人下跪,說出自己的過失,然後喝下符水。病人偶有痊癒者,於是人們口耳相傳,拿他當神明崇拜。

十餘年間,太平教信徒多達數十萬人。遍布全國十三州中的八州。徒眾甚至變賣家財,前往投奔張角,道路上擁擠為之阻塞,途中病死的就有上萬人。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兵法看2020年大選之03

柯文哲的網粉出現成千「阿拉伯人」粉絲,是近來最詭異的事情。以柯陣營的網路戰經驗,不應該出現如此荒腔走板的動作,但如果說是某方面要搗阿北的蛋,肯定「蝕了米卻肯定偷不到雞」,因為柯文哲幾乎確定不會參選了。這批阿拉伯機器人已經注定不會有殺傷力——一有蠢動一定被踢出群組,甚至柯文哲的網路聲量有任何進展,都會被說成是「阿拉伯影子軍團」。

這是「網軍」將要失去影響力的一個徵兆——並非說網路對選戰的影響力將減低,恰恰相反,網路的傳播力仍在加強中,只是人們從網路接收大量訊息的同時,也將同時提高對「機器人/假新聞」的警覺性。

然而,對於候選人團隊與政黨,如何將「空軍」落實為「陸軍」,也就是如何將網路上的粉絲群落實到票箱,甚至讓網路上的擁蠆能夠成為「巷戰部隊」,仍然是一大課題。說得更實境化一些,如何讓原本相互不認識的網粉(甚至住在雙併公寓對門),能夠在社區、鄰里中相互激勵,發揮感染/宣傳/拉票/催票功能。

我不懂選戰實務,但是可以在歷代名將的練兵實錄中,找到具有參考價值的故事:

第一個故事是姜太公。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孫子兵法看2020大選之02

 

上星期還有人斷言,韓國瑜的聲勢已經一蹶不振,拉不回來了。可是新北市一場造勢號稱35萬群眾,韓國瑜的聲勢復振,他本人也「還魂」了(借用某教授用語,他是因為韓口出「他奶奶的」而如此認為)。然而,這樣的選戰能支撐多久?

《孫子‧勢》善戰者能擇人而任勢。任勢者,其戰人也,如轉木石。……善戰人之勢,如轉圓石於千仞之山者,勢也。

〈勢〉篇的要旨在「任勢勝形」四個字。它的前一篇是〈形〉,〈形〉篇講求先佔有利地位,取得位能優勢,對戰時乃能「若決積水於千仞之谿」。然而,戰爭不可能哪一方永遠先佔有利地位,當你處於位能劣勢,難道就此認輸了嗎?那時候就要「任勢勝形」,用動能勝過位能。(位能/動能比喻,借用物理學觀念)

但是,任勢要做到「如轉木石於千仞之山」:古時作戰運用滾木擂石,那些木、石可不是動員眾多人力推上去或拖上去,必須用「轉」的,才不至於將軍隊的力氣耗費在推/拖木石上,而減損了臨陣殺敵的戰力。也就是說,所謂「任勢勝形」,必須戰術靈活、奇正相生,才能掌握主動,讓對手無法捕捉主力,然後形成局部優勢,取得勝利。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孫子兵法看2020年大選之01

《孫子兵法‧九地》列舉了九種地形,但是內容討論自然地形卻少,主要論述作戰部隊的心理、精神狀態。也就是說,講的是戰爭時軍隊會遇到的各種處境和處置方法。

先看《孫子兵法》所謂「九地」:

散地:在自己國內與敵人交戰,離家太近,士卒畏死,容易四散回家。

輕地:入敵境不深,一旦受挫,士卒仍亦敗逃回家。

爭地:兵家必爭之地。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金庸說歷史之021

柯文哲組新黨到底要幹嘛?這個新的台灣民眾黨能不能為台灣打開一個新局面?前一個問題,柯自己也說不清楚;後一個問題,大家也不敢抱太大期望。

由於藍綠兩大黨讓人民失望透頂,甚至「厭惡藍綠黨」已經成為最大黨,所以,新生政黨總是可以獲得人民的期待——很遺憾,人民卻一再失望,而藍綠兩黨仍繼續擺爛。

曾經一度,柯P成為如此人心之下的最大期待,可是他的支持度與期望值下跌之快,更跌破眾觀察家的眼鏡。箇中原因,金庸在他的武俠小說中做出寓言式的描繪:

一個模式是《鹿鼎記》裡的天地會總舵主陳近南。看這一段:

(天地會群豪商議刺殺吳三桂)陳近南道:「我看要辦成這件大事,咱們須得聯絡江湖上各領各派,各幫各會,共謀大舉。吳三桂這廝在雲南有幾萬精兵,麾下雄兵猛將,非同小可。單是要殺他一人,未必十分為難,但要誅他全家,殺盡他手下助紂為虐的一眾大小漢奸惡賊,卻非我天地會一會之力能夠辦到。」………眾人想到誅滅吳三桂全家及手下眾惡,都是十分興奮,但過不多時,大家面面相覷,心中均想:「這件事當真甚難。」蔡德忠道:「少林、武當兩派人多勢眾,武功又高,那是一定要聯絡的。」(但是眾人皆知少林、武當作風老大,不肯淌渾水)林永超道:「倘若約不到少林、武當,咱們只好自己來幹了。」陳近南道:「那不用性急,武林之中,也並非只有少林、武當兩派。」各個紛紛議論,有的說峨嵋或許願幹,有的說丐幫中有不少好手加入天地會,必願與天地會聯手,去誅殺這大漢奸。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金庸說歷史系列之020

民進黨總統提名初選本週進行民調,下週正式提名,以目前態勢看起來,蔡英文應該可以勝過賴清德。然而,若回顧賴清德宣布參選以來,民調其實一路領先,經過一再延後初選民調時程,終於到最近被蔡英文壓過,不得不令人欽佩蔡英文的功夫厲害。

蔡英文這一套功夫,不但讓賴清德難以施力,而且逐漸在媒體上失去主導議題能力。用金庸武俠小說中的武功作比喻,近似北冥神功、化功大法:

北冥神功是《天龍八部》裡段譽修成的武功,能夠吸取別人之內力收為己用。蔡英文一開始頻頻向賴清德喊話,訴求「一加一大於二」,那就是北冥神功——賴清德能夠合作,民進黨大團結,支持者士氣大振,確實能夠提振九合一選舉大敗之後的頹勢。然而,如果賴清德答應擔任副手(當時坊間評論家多持此看法),幾位表態支持他的獨派大老將登時「裡外不是人」而賴他原本獲得的獨派支持將轉為怨懟,猶如被北冥神功吸去內力,從此成為「廢人」(政治影響力歸零)——那正是賴清德堅持不退的原因。

化功大法是《天龍八部》裡丁春秋得不到逍遙子傳授北冥神功,自己以逍遙派內功為基礎創出來的一門武功,能夠化盡敵人的內力。蔡英文確定賴清德不可能「一加一大於二」之後,由於民調仍然落後,先讓黨中央延後初選時程,一次不夠就再延一次,其實那沒有公平或不公平的問題,選舉跟田徑選手調整狀態到比賽時達到顛峰狀態不同,要當總統的人也不應該「今天選得上,下個月就選不上」。然而,有道是「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賴清德對於當中央一再延後初選時程的反應,卻是「我被突襲了」,媒體上看到的賴清德,神情、氣色都一天不如一天,確實予人「衰到」的感覺,於是漸漸的,黨內同志(包括民選公職與地方黨務幹部)漸漸靠向蔡英文,到後來根本是一批又一批的表態挺蔡,只剩下為數極少的獨派大老依然力挺,形勢已經完全扭轉——這就是化功大法,雖不能將對方功力為己所用,但是能將對手的功力化去。

如果初選民調的結果一如預期是蔡英文勝出,接下來的課題當然是團結黨內。但是,支持賴清德的民意事實上不僅止於民進黨內。套一句某位新聞界前輩的說法:「台灣人民在九合一選舉已經明顯表態反對蔡英文,從去年11/24到現在(他說此話在三月下旬),蔡英文做了什麼,可以讓人民回心轉意?」這位新聞界前輩從黨外時期就支持黨外,一直到民進黨,他因此支持賴清德(認為蔡英文不可能當選),而他的話更說明一點:很多仍然不滿意蔡英文的(傳統)綠營選民,將會轉向其他出口。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金庸說歷史之19

5/22的民進黨中執會那一幕,其實沒那麼戲劇化,因為並未實質影響結果,但確實讓所有人(除了苦心安排那一幕的相關人等)吃了一驚。金庸迷的我隨即想到「任我行上黑木崖」那一段,於是,賴清德這次不再是「令狐沖」了,他成了「任我行」。

先來看金庸武俠小說《笑傲江湖》是如何鋪陳那一段的:

日月神教教主任我行被東方不敗囚禁在太湖梅莊的地牢裡,脫身以後一心想上黑木崖挑戰東方不敗,奪回教主之位。可是,東方不敗已經完全控制日月神教,自掌堂長老以下,人人「教主千秋萬載,一統江湖」掛在口上。而且眼線遍布天下,任我行跟風雷堂長老童百熊見了個面,雖然童百熊拒絕背叛東方不敗,仍然下令擒拿,「如果違抗,格殺勿論」。簡單說,整個大局掌控在東方不敗手上,任我行跟少數附從者想要上到黑木崖,難度很高、很高。

可是任我行卻出乎順利的上了黑木崖,最後更艱險萬分的打敗並殺死了練成葵花寶典的東方不敗。讀小說時,並未深思「為什麼形勢轉變如此之快」,此番重讀金庸,才注意到任我行的一段話:「…這些日子來,我和向兄弟聯絡教中舊人,竟出乎意料之外的容易。十個中倒有八個不勝之喜,均說東方不敗近年來倒行逆施,已近於眾叛親離的地步。這才是任我行能夠順利進入日月神教腹心之地的最根本因素——教內已經起了質變。

回頭來看現實。(先聲明,小說情節跟現實不可硬套,我要說明的只是情境近似)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