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金庸說歷史系列之020

民進黨總統提名初選本週進行民調,下週正式提名,以目前態勢看起來,蔡英文應該可以勝過賴清德。然而,若回顧賴清德宣布參選以來,民調其實一路領先,經過一再延後初選民調時程,終於到最近被蔡英文壓過,不得不令人欽佩蔡英文的功夫厲害。

蔡英文這一套功夫,不但讓賴清德難以施力,而且逐漸在媒體上失去主導議題能力。用金庸武俠小說中的武功作比喻,近似北冥神功、化功大法:

北冥神功是《天龍八部》裡段譽修成的武功,能夠吸取別人之內力收為己用。蔡英文一開始頻頻向賴清德喊話,訴求「一加一大於二」,那就是北冥神功——賴清德能夠合作,民進黨大團結,支持者士氣大振,確實能夠提振九合一選舉大敗之後的頹勢。然而,如果賴清德答應擔任副手(當時坊間評論家多持此看法),幾位表態支持他的獨派大老將登時「裡外不是人」而賴他原本獲得的獨派支持將轉為怨懟,猶如被北冥神功吸去內力,從此成為「廢人」(政治影響力歸零)——那正是賴清德堅持不退的原因。

化功大法是《天龍八部》裡丁春秋得不到逍遙子傳授北冥神功,自己以逍遙派內功為基礎創出來的一門武功,能夠化盡敵人的內力。蔡英文確定賴清德不可能「一加一大於二」之後,由於民調仍然落後,先讓黨中央延後初選時程,一次不夠就再延一次,其實那沒有公平或不公平的問題,選舉跟田徑選手調整狀態到比賽時達到顛峰狀態不同,要當總統的人也不應該「今天選得上,下個月就選不上」。然而,有道是「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賴清德對於當中央一再延後初選時程的反應,卻是「我被突襲了」,媒體上看到的賴清德,神情、氣色都一天不如一天,確實予人「衰到」的感覺,於是漸漸的,黨內同志(包括民選公職與地方黨務幹部)漸漸靠向蔡英文,到後來根本是一批又一批的表態挺蔡,只剩下為數極少的獨派大老依然力挺,形勢已經完全扭轉——這就是化功大法,雖不能將對方功力為己所用,但是能將對手的功力化去。

如果初選民調的結果一如預期是蔡英文勝出,接下來的課題當然是團結黨內。但是,支持賴清德的民意事實上不僅止於民進黨內。套一句某位新聞界前輩的說法:「台灣人民在九合一選舉已經明顯表態反對蔡英文,從去年11/24到現在(他說此話在三月下旬),蔡英文做了什麼,可以讓人民回心轉意?」這位新聞界前輩從黨外時期就支持黨外,一直到民進黨,他因此支持賴清德(認為蔡英文不可能當選),而他的話更說明一點:很多仍然不滿意蔡英文的(傳統)綠營選民,將會轉向其他出口。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金庸說歷史之19

5/22的民進黨中執會那一幕,其實沒那麼戲劇化,因為並未實質影響結果,但確實讓所有人(除了苦心安排那一幕的相關人等)吃了一驚。金庸迷的我隨即想到「任我行上黑木崖」那一段,於是,賴清德這次不再是「令狐沖」了,他成了「任我行」。

先來看金庸武俠小說《笑傲江湖》是如何鋪陳那一段的:

日月神教教主任我行被東方不敗囚禁在太湖梅莊的地牢裡,脫身以後一心想上黑木崖挑戰東方不敗,奪回教主之位。可是,東方不敗已經完全控制日月神教,自掌堂長老以下,人人「教主千秋萬載,一統江湖」掛在口上。而且眼線遍布天下,任我行跟風雷堂長老童百熊見了個面,雖然童百熊拒絕背叛東方不敗,仍然下令擒拿,「如果違抗,格殺勿論」。簡單說,整個大局掌控在東方不敗手上,任我行跟少數附從者想要上到黑木崖,難度很高、很高。

可是任我行卻出乎順利的上了黑木崖,最後更艱險萬分的打敗並殺死了練成葵花寶典的東方不敗。讀小說時,並未深思「為什麼形勢轉變如此之快」,此番重讀金庸,才注意到任我行的一段話:「…這些日子來,我和向兄弟聯絡教中舊人,竟出乎意料之外的容易。十個中倒有八個不勝之喜,均說東方不敗近年來倒行逆施,已近於眾叛親離的地步。這才是任我行能夠順利進入日月神教腹心之地的最根本因素——教內已經起了質變。

回頭來看現實。(先聲明,小說情節跟現實不可硬套,我要說明的只是情境近似)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看金庸說歷史之018

坦白說,我到現在還想不透:郭台銘幹嘛要選總統?

這個問題是看到《鹿鼎記》裡,韋小寶對吳三桂的一番話而興起的:

韋小寶道:「是啊,我想你(吳三桂)要造反,也不過是想做皇帝。可是皇上宮殿沒你華麗,衣服沒你漂亮。皇上的飯食向來是我一手經辦,慚愧的緊,也沒你王府的美味。你做平西王可比皇上舒服得多哪,又何必去做皇帝?」

雖然韋小寶說的是反話,可是若就一般人情事理來思考,誰說不對?而這番道理對當前最有希望的蔡、賴、韓、郭、柯五人而言,就是對郭台銘特別貼切:總統住的、穿的、吃的肯定都不如台灣首富;鴻海董事長對外呼風喚雨、對內一言九鼎,權力/威風都比當總統過癮;媒體刊載假新聞,可以撕報紙、告主持人,當然更不必彎腰幫記者綁鞋帶。那他為了什麼?

雖然說,做總統跟做董事長(即使如鴻海/富士康那樣的企業王國)不可同日而語,可是仍然得有當總統的動機。

文章標籤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秦始皇派蒙恬北伐匈奴,由於秦帝國武力強大,匈奴向北遷移十餘年。秦帝國滅亡,匈奴再南下,勢力進入河套地區,乃與新建立的漢帝國產生了衝突。

匈奴汗國當時出了一位英雄人物欒提冒頓。他是父親頭曼單于的長子,起初立為太子,後來因為頭曼寵愛的閼氏生下幼子,就把冒頓送去月氏當人質,兩國聯盟對付東胡。可是,頭曼卻又向月氏發動攻擊,月氏王當然要拿人質開刀,而欒提冒頓機警過人,偷了一匹良馬,奔逃脫險。

回到匈奴汗國以後,冒頓不提,頭曼也佯裝不知,撥一萬餘騎兵交給冒頓帶領,但冒頓心中深深痛恨後母與父親。

冒頓自己設計了一種響箭,並加緊訓練手下部眾。下令:「我的響箭射向何方,所有人都向那個地方射箭,不跟著做的,斬首。」出獵時,只要有人不隨著響箭而射,一律誅殺。

有一天,冒頓以響箭射向自己愛馬,左右有人不敢射,一律斬首。過不久,冒頓以響箭射向其愛妾,左右有人惶恐不敢射,又一律斬首。

建立了響箭的威信後,冒頓進行「模擬考」:出獵時,以響箭射向父親頭曼單于的一匹良馬,左右齊射,毫不猶豫──冒頓於是知道,訓練已經成功。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金庸說歷史之019

媒體將韓國瑜、郭台銘、朱立倫、周錫瑋出席馬英九基金會舉辦的論壇稱為「華山論劍」,以一個金迷的立場,真要拜託媒體「別鬧了」!

《射雕英雄傳》的華山論劍,是武林公認的當世五大高手:南帝、北丐、東邪、西毒、中神通,相約在華山之巔比試武功,最後勝利者得到〈九陰真經〉。

「華山論劍」為什麼深受讀者愛戴,因為它跟其他武俠小說裡「爭奪武林盟主」的情節完全不同:一是參加者都是得到武林公認的絕世高手,差一級的如鐵掌水上飄裘千仞,雖然江湖上也認為他是第一流高手,可是他自己認為不足以與那五位並列,就不去參加;二是比出高下之後,第一名得到九陰真經,而另外四位心甘情願,樂見他的武功將因此更上層樓,甚至自己可能因此永遠落後。簡單說,華山論劍展現了武林高手的高度與氣度,比試絕對公正/不耍陰謀。

民主政治的政黨初選原本就該這樣:選出實力最強的一位成為政黨候選人,然後全黨支持他,其他初選落敗者也鼎力相挺,將他推上「武林至尊」的位置。

可是國民黨現在角逐提名(雖然尚未正式登記)的五位,實力卻不在同一個水平:韓國瑜和郭台銘是一個層級,民調都在20%以上;朱立倫和王金平的支持度大概都是個位數,周錫瑋甚至不到1%。所以,這場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提名之戰,肯定稱不上「華山論劍」。同時由於提名辦法迄今未定,更由於提名辦法從最初的黨員投票到最近的全民調,變化之過程有點詭異,因此也跟華山論劍的「絕對公正/不耍陰謀」有很大差距。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金庸說歷史系列之018

柯文哲說了「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並表示不會去當蔡英文的副總統,因為「市長能做的事情比較多」。然而,那一句「秦失其鹿」其實反映了柯文哲基本上認為,蔡英文的『鹿』已經走失了!

金庸在《鹿鼎記》裡闡述了他對「逐鹿」和「問鼎」的詮釋:反正是「人為鼎鑊,我為麋鹿」,咱們做老百姓的總是死路一條,未知鹿死誰手,只不過未知是誰來殺了這頭鹿,這頭鹿卻是死定了的。

中國歷史上曾經有過7次逐鹿大賽,都是前朝失鹿而群雄並起。最後的勝利者由於他建立的王朝擁有撰史權,因此被史書寫成「得天命」。重點在於,他建立的王朝必須有一段盛世來讓老百姓歌頌,這個王朝才能長久——老百姓能過好日子,才是「天命」的後盾。

至於金庸所寫的「人為鼎鑊,我為麋鹿」,通常是在盛世之後,皇帝一代不如一代,老百姓的生活陷入水深火熱,王朝的繼承者失去了人民的心,也就是失去了「鹿」,那才會發生「易鼎」(改朝換代)。但在易鼎之前,原本的王朝被認為是「正統」,不到天怒人怨的地步,正統還很難被推翻。

柯文哲面對的正是這樣一個機會,於是他也必須解決「易鼎」的問題。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孟子稱讚孔子:「伯夷,聖之清者也;伊尹,聖之任者也;柳下惠,聖之和者也;孔子,聖之時者也。孔子之謂集大成。」

孟子對「集大成」的定義是「始終條理」,而「詩三百」則是孔子幾項集大成作為中的代表作。

《詩經》是古代經典,但詩的源頭其實是民風歌謠——周天子的太師(樂官)派人到各地去採集民間歌謠,採集回來以後,由太師整理成詩歌。有旋律、有節奏、字數均齊、韻腳調協,並且以琴瑟鐘鼓伴奏,於是超越了民歌的抒情層次,也超越了「手之舞之,足之蹈之」的層次,可以登廟堂之上了。

到孔子的時候,這樣的詩歌有三千多首,唱不完也記不全,且只有少部分會經常被唱到,那就有失散、失傳的危險。孔子做了一件事,將三千首刪減、整理成為305首(取其大數稱「詩三百」),同時將這305首「條理」成國風、小雅、大雅、頌四大部分。國風就是各諸侯國的土風詩歌;雅是宮廷朝會或宴會的詩歌(其中少部分是民歌,多數是貴族文人的作品);頌則是宗廟祭典的音樂。

除了條理化之外,孔子還採取了「斷章取義」的方法,藉《詩》來教育學生,例如「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原本說的是治玉,孔子將之引申到做學問上頭去;「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為絢兮」,原本是歌詠美人天生麗質,孔子將末句引申為「素以成章」,也就是學習以提升氣質。

而這正是孟子說孔子「聖之時者」的意思所在:春秋是一個知識爆發的時代,庶民開始被允許讀書,孔子開風氣之先「有教無類」。子曰:「小子何莫學夫詩?詩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邇之事父,遠之事君,多識於鳥獸草木之名。」易言之,《詩經》是歌謠、音樂,也是文學、歷史、地理、博物,甚至是時事評論與社會學、品德課,也就是一部萬用教材。於是庶民琅琅上口的詩歌,乃成為絕佳啟蒙教材,而前人流傳下來的歌謠,於焉注入了時代生命。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文是拙作《大對決》的一章,刊載於此以補充日前去梯言專欄(英布後來為何失敗)

該篇專欄連結: https://udn.com/news/story/7339/3760029?from=udn_ch2cate6643sub7339_pulldownmenu&fbclid=IwAR2VGRGqheGJVDEgOWIyWlzHMaMVjH2DMuKFlgwXIikywzct_yNQSFJ24TA

英布初起兵時,對將領說:「皇上年紀大了,不可能親自前來。諸將中我只忌憚韓信與彭越,這兩人都已死,其他人都不夠看!」

劉邦要擬訂征討英布的戰略,為此向諸將徵詢意見。諸將異口同聲:「出動大軍,坑殺那小子,他有什麼能耐?」可是劉邦心理明白他們都不是英布的對手,為此悶悶不樂。

夏侯嬰門下有一位門客是前楚國令尹,曾對夏侯嬰說:「去年殺彭越,前年殺韓信。此三人同功一體(背景相同,功勞也相同),當然會產生疑慮,擔心災禍即將臨頭,所以造反是當然的。」

夏侯嬰乃向劉邦推荐:「我的門下有一位前楚國令尹薛公,他對英布很有瞭解,可以問問他意見。」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看金庸說歷史之17

賴清德對上韓國瑜是「兩個令狐沖直球對決」?雖然這個話題只能當花邊新聞看,無關總統大選勝負。可是賴、韓兩人都自比「令狐沖」,卻是樁有意思的事情。

看過金庸《笑傲江湖》的,先問自己一個問題:你真的喜歡令狐沖嗎?

令狐沖放蕩不羈、交友不慎、感情無節,而且隨時隨地惹麻煩。如果你的同窗/同事當中有這樣一個角色,我猜你會跟他保持距離,不太可能跟他「肝膽相照」,因為你不是「田伯光/儀琳」那種角色。簡單說,令狐沖不是一個安分守己的傢伙,跟他太接近的話,搞不好會被他連累。

可是,金庸迷卻都喜歡令狐沖,為什麼?

答案很簡單,因為岳不羣和左冷禪實在太令人討厭了,而令狐沖正好反襯出這兩人的邪惡面目,且這種「討厭A因此喜歡他的對比B」,正好是台灣的選舉特色之一。更由於政壇太多「左冷禪/岳不羣」,所以賴清德和韓國瑜都說自己像「令狐沖」——他倆當然很清楚選民喜歡什麼角色。除此之外,《笑傲江湖》書中還有一個跟當前選舉新聞若合符節的橋段: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兩年前為一本書「國民黨不想提,共產黨不願談的中國近代史」寫的導讀,為了7月要擔任一個青年參訪廣東團的隨行老師,找出來分享一下

初讀本書,猶如挨了一記當頭棒喝,讀過一半卻有豁然開朗之感。簡單說,由於閱讀本書,我對於國共由合作到決裂那一段歷史,有了全新的觀察角度。全新的另一個意思是「成長空間仍大」,所以,出版社邀我寫一篇導讀,我寧願稱本文為「心得分享」。

所謂「全新的觀察角度」,是我想跟讀者分享的第一個心得:「鳥瞰」那一段歷史。

我們這一代,從小接受反共教育,所有的認識就是「一切都是國民黨的功勞,共產黨始終是破壞份子」。後來,兩岸形勢丕變,動員戡亂停止,大量「共匪說法」湧至,於是對那一段歷史不再是一維思考,而有了二維思考。而本書是日本學者(非當時參與的客觀第三方)採納大量俄文資料(國際共產黨是當時深入參與的第三方)寫成,於是對之前的二維思考形成了鳥瞰效果,對於當時發生的實際情況,乃能有立體的認識,這是我以「當頭棒喝後的豁然開朗」形容閱讀此書的原因。

當然,本書因為採納了大量的俄文資料,不免過於強調國際共產黨中央對當時中國局勢的影響力。對我而言,由於前述的「二維思考」久著於心,受影響不大。可是對於年輕的讀者,誠心建議在這一點上要有點「戒心」。因為畢竟國際共產黨是「外人」,在當時那個「槍桿子裡出政權」的年代,只可能間接用力,不太可能成為決定性力量。

其次要跟讀者分享的心得,是重新認識孫文。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