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展開了「帝國大反撲」,軟硬兼施。軟的是聯合歐盟對俄羅斯進行經濟制裁,主要針對俄羅斯的金融業;硬的是發動對「伊斯蘭國」的轟炸。後者的狀況尚未明朗,本文針對前者分析。

 對台灣而言,跟我們切身相關的問題,莫過於「誰會贏?」,「對我們是好是壞?」。先說前一個問題。

 經濟制裁是不願使用武力時的方法,是軟手段但卻不是「軟道理」、「軟實力」,反而是硬碰硬、完全憑實力的對決。且舉中國歷史記載中的頭一次「經濟制裁」為例:

 春秋時,齊桓公為諸侯盟主,四方諸侯拳拳服膺,最難搞的反而是隔壁鄰居的魯國。齊桓公在國際上的號召是「尊王攘夷」,對諸侯國不吝於讓利,對「不尊王」的諸侯,則以武力制裁,例如對南方新興強權楚國,就以武力鎮攝,雖未真正開戰,但足以令中原小國乖乖聽話了,可是魯國偏不買帳。

 魯國是周公的後代,因而擁有「周禮解釋權」,國雖小,姿態卻不低,跟齊國紮紮實實打過好幾仗,互有勝史,但打完以後,齊國愈強,而魯國愈弱。

 管仲認為,齊國力量足以滅魯,可是滅人之國不是春秋霸主所當為(這個規則到戰國全變了),霸主要濟弱扶傾,於是他想出了經濟制裁的方法。

 齊國的高級絲織品稱為「齊纨」,魯國的高級絲織品稱為「魯縞」。管仲下令,齊國人一律不准穿齊纨,只准穿魯縞。當時齊國是最富的國家,首都臨淄的人口數天下第一,「舉袂成幕,揮汗成雨」就是形容臨淄城的市面盛況。易言之,齊國的消費力量強大,而齊國人又多,又有錢,個個都穿魯縞,魯縞的價格當然上揚,且由於供不應求,居然一日三漲!

 於是,魯國成了齊國的絲織品工廠,家家戶戶都在為齊國消費者打工。管仲見時機成熟,下令齊國人,從此只許穿齊紈,並禁止進口魯縞!這就是對魯國進行經濟制裁。而魯國因為全國搞紡織,已經連續兩年莊稼無收成,都是向齊國購糧,管仲於是再下令「禁止糧食出口」!終於魯莊公屈服了。與齊國簽下盟約,尊奉齊國為盟主。

 這是西元六百多的事情,二千六百多年過去了,「天下」更複雜,但原理卻沒有大大變化:

 不願動武才用經濟制裁,可是因為手段是「軟」的,非「餓死人」不能令對方屈服。美歐這一回對俄羅斯的經濟制裁,估計將造成俄羅斯今年損GDP1.5%,明年損失4.8%-若到了這個地步,俄國必定陷入衰退,普丁有可能垮台。

 可是俄國的反制行動卻反映另一個事實面:俄國宣布一系列食品進口禁運,包括肉品、魚類、蔬菜、乳製品,對象則包括美國、歐盟、澳洲、加拿大-俄國顯然沒有「餓死人」的危機。

 於是挑戰轉向歐盟:一旦俄羅斯切斷天然氣輸出,歐盟能否撐過這個冬天,「撐不過」意味著「凍死人」。

 情況不是我們可以左右,甚至可以預測的。然而,我們看到中國與俄羅斯簽訂天然氣合約,並未趁機殺價,可見中國是「暗挺」俄羅斯對歐「斷氣」的。易言之,兩大陣營對抗正隱然成形,如果雙方都堅持下去,台灣雖小,仍難免被迫選邊。OK,選哪一邊?

 至於後一問題「對我們是好是壞?」。短期內,俄羅斯不准進口的食品,國際市場都可能降價,我們可能有一時之利,但未必能久。更要留意的是,美國會不會對台施加更大壓力,要我們進口美豬、美牛?要知道籌碼不在美方,台灣千萬要蠢到連討價還價都不會!

*本文與本期萬寶周刊同時刊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公孫策 的頭像
公孫策

公孫策故事塾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