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想要回覆「草泥信長岐阜」的迴響,可是三言兩語說不清楚,於是寫成了這一篇文章。

句踐在歷史上的評價確實不高,主要是因為司馬遷的《史記》說他「長頸鳥喙,可共患難不可共安樂」,加上「高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這句名言,句踐於是被蓋棺論定,就是一個殘忍、忘恩負義、而且未達目的不則手段的角色。

以前小學課本為什麼要推崇「句踐復國」?當然是因為當時的基本國策是要反攻大陸。別忘了還有「少康中興」,只要「有田一成,有眾一旅」就行了,是吧?

然而,「臥薪嘗膽」卻始終成為千百年來的勵志典範,教人「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

句踐是個負面角色與句踐能夠忍人所不能忍遂致成功,是應當分開來看待的。這又跟「不以人廢言」的道理相通。

話說回來,夫差卻不是一個值得效法的對象,他的歷史形象是霸氣的沒錯,「多情」則是連續劇的安排。(廣告時間:張大春新近寫了一個劇本「西施」,對夫差的角色如何詮釋,我沒問,請大家拭目以待吧)夫差為闔閭報了仇,而且實際完成了稱霸(晉定公有承認),可是史家仍然推崇闔閭而貶抑夫差。只因為闔閭攻進郢都,幾乎滅了楚國;而夫差的結局卻是身死國滅。

簡單說,就是「以成敗論英雄」啦。

中國的史家自司馬遷以次,都有不以成敗論英雄的情懷。最典型的例子是楚霸王項羽,儘管楚漢相爭的結果是劉邦贏了,可是項羽的「力拔山兮氣蓋世」仍然比劉邦的「大風起兮雲飛揚」來得英雄。而「虞兮虞兮奈若何」的英雄氣短,更遠勝「分我一杯羹」的賴皮嘴臉。

可是,中國的儒家學者又有著濃厚的孤臣孽子情懷,最痛心皇帝不務正業,卻總是歸咎於姦臣(如秦檜)、佞臣(如太宰嚭)、女性(如褒姒),而最同情犯顏直諫的忠臣(如伍子胥)。他們最羨慕魏徵遇到使上最英明、最大量的唐太宗,可是他們從來不研究進諫的技術,更不會檢討「吳王夫差後來愈來愈喜歡太宰嚭,是不是被伍子胥一再激怒有以致之」。

說到皇帝不務正業,唐明皇(玄宗)、李後主、宋徽宗是三位最有文化藝術天分的皇帝,我們現代人都能夠欣賞他們的文學藝術成就,可是他們可被當世的臣子怨死,被後世儒者罵死了。甚至那些亡國之君都未必被罵得比較慘,因為有很多亡國之君其實是弱智、是未成年,而這三位實有著極高天分,可是卻不能造福生民。

三位比較一下,唐玄宗的歷史評價相對最高,因為他的兒子(唐肅宗李亨)後來復興了大唐帝國;宋徽宗就差了一截,因為他跟皇帝兒(宋欽宗趙桓)子一起被金兵俘虜,可是他還有一個兒子(宋高宗趙構)建立了南宋;而南唐李後主當然評價最低,因為他在亡國之後,仍靦腆事敵,還有心情作出「還似舊時遊上苑,車如流水馬如龍,花月正春風」這樣的句子。

三位亡國皇帝的評價如何分高下?

還是「以成敗論英雄」,不過沒有「成」只有「敗」,敗得最慘的評價最低囉。

我們現在講求多元社會,可以接受(甚至同情)皇帝有藝術天分而不必去搞政治。可是我們受美國式資本主義的影響甚深,一切看績效、看數字、看成績、看結果。還是「以成敗論英雄」。

寫這一篇文章的早上,林書豪的紐約尼克隊輸了第六場,對「以成敗論英雄」感觸更深。

可是,不以成敗論英雄,又該以什麼論英雄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公孫策 的頭像
公孫策

公孫策故事塾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溫暖魚
  • 感謝公孫先生精闢解惑,
    讓小弟多賺了一篇「英雄劫」番外篇~
    眠床就定位前,
    敬以謝文迎接先生的早晨~

    句賤的忍功比起德川家康
    更多了狗腿功,
    或許能屈能伸才會真的大丈夫(だいじょうぶ)...
    換成我是句賤,
    以一國之君的身分,真的很難做到...

    但夫差依推測看會是很重感情的君主,
    從對伍子胥的忍耐到賜死?
    對句賤的友愛到指望降服...
    還是不免替他哀悼。

    今幸皇帝生物近乎絕種,
    人類思想隨通商進化、民主化越趨進步...
    以成敗論英雄的二元觀點...
    已化為浪漫情懷...
    對英雄亂臣各有評斷、學習之處,
    不再隨儒誤德、崇古貶今,

    而自許正直的大儒、諫臣們,
    總是指望老闆們能像過往名帝般的賢明...
    自己卻總是目空一切,
    處處挑戰老闆的人性與智慧,
    若真有幸三皇五帝轉世,
    自己真能如名帝兩側的良臣進退得宜嗎?
    不過至少...
    能在歷史上留下一筆甘苦經驗,
    也算是為來世造福了。
  • Thor
  • 馬的民調都落到20%~15%,打馬執政成績不級格的民眾超過六成,卻還不見你這“愛馬仕”對馬有些許批評,你已經遠遠不及你的前輩南方朔、司馬文武,連長期挺藍的資深新聞從業人員馬西屏、馬維敏都比你有新聞道德,如今你只能與至今還為馬詭辯的唐湘龍與伍了。
    你這麼喜歡引用古文,我勸你不如去翻翻幾篇描述中國古代昏君如明崇禎、清道光身邊佞臣的文章吧,再只會吹捧馬及對馬的施政缺失視而不見,毀掉馬政權及國民黨的罪人也該算你一份!
    商周就是因為刊載你的文章,所以我奉行馬的廢物公平會的指示,對於商周一律不買拒看!
  • Lin Gary Lin Taipei
  • Yes, although I am a regular reader of Business Weekly in Chinese, I never recommend the magazine to any other reader because of KongSunTze's articles which obviously downgrades the quality of the Business Weekly because it always speaks for one side, i.e. conservative KMT.
  • 訪客
  • 公孫策下期的評論應該可以預料吧!
    不是批評民進黨,就是瞎掰國際政經情勢,或是鬼扯歷史典故,就是不談馬政府的劣行敗績。
    要是我看到你走到我面前,我還真想對你這個不分是非而死挺當權藍營的「愛馬仕」吐口水!
    馬的失民心連長期挺藍的中時、聯合、TVBS都打了低分,卻見你這「保騜黨」
    是矇眼掩耳,不只自欺,還想寫文章欺騙讀者,甘願當馬的共犯更加可惡!
    中油董事長朱少華坦承油價上價根本不是因應國際石油價格上漲情勢,因為馬政府宣佈油價漲足的當下,國際油價已經呈現盤跌趨勢。朱少華說了實話,油價上漲是因馬為了討好選民能勝選而在選前凍漲造成中油虧損缺錢來補才漲油價!馬的改革口號根本只是盜世欺名的謊言!
    但我想你這個「保騜愛馬仕」根本不會管現實真相是什麼,只要對馬不利就一律不談,若真搞到沒話題可說,你公孫策肯定寧可學王建宣談談怎麼作愛墊枕頭也不想用上一個字批評這個執政無能的馬政府吧!!
    拒買商周也算我一份!!!!!!
  • 訪客
  • 公孫策下期的評論應該可以預料吧!
    不是批評民進黨,就是瞎掰國際政經情勢,或是鬼扯歷史典故,就是不談馬政府的劣行敗績。
    要是我看到你走到我面前,我還真想對你這個不分是非而死挺當權藍營的「愛馬仕」吐口水!
    馬的失民心連長期挺藍的中時、聯合、TVBS都打了低分,卻見你這「保騜黨」
    是矇眼掩耳,不只自欺,還想寫文章欺騙讀者,甘願當馬的共犯更加可惡!
    中油董事長朱少華坦承油價上價根本不是因應國際石油價格上漲情勢,因為馬政府宣佈油價漲足的當下,國際油價已經呈現盤跌趨勢。朱少華說了實話,油價上漲是因馬為了討好選民能勝選而在選前凍漲造成中油虧損缺錢來補才漲油價!馬的改革口號根本只是盜世欺名的謊言!
    但我想你這個「保騜愛馬仕」根本不會管現實真相是什麼,只要對馬不利就一律不談,若真搞到沒話題可說,你公孫策肯定寧可學王建宣談談怎麼作愛墊枕頭也不想用上一個字批評這個執政無能的馬政府吧!!
    拒買商周也算我一份!!!!!!
  • blanka
  • 商周1822期,裡面你有探討了仇富的言論,看完了以後,這個世界還是"辛苦錢,比錢滾錢繳的稅多",仇富沒有用,但是事實擺在眼前,就是有賺很多錢的人是不用繳稅的事實,重點是這些稅務制度何時改???
  • 如果你看完了全文,應該明白,我正是要區分「三種品類的致富途徑」,並且主張「錢滾錢」不但應繳稅更多,且應予以扼抑。
    稅改是很難的事情,君不見,多少年來、多少主張都不敢真正去做,而稍有動作,即刻招致強大反撲?

    公孫策 於 2012/06/23 19:25 回覆

  • 溫暖魚
  • 看到樓上幾位激昂的朋友,
    小弟不免直言幾句......
    在這裡我沒看到所謂弱勢讀者的弱勢,
    這裡可以訓練為自己的信念所發言,
    但勿以民粹用事。
    如果自己對文章比喻角色立場有不滿,
    請保持理性節制為「見解、疑惑」,求教討論之。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草泥馬隔壁
  • 自號清廉執政的馬政府在馬英九連任不到半年就爆出行政院秘書長貪污6300萬還幫建商喬地索賄20顆裸鑽,消防署長貪20根金條,水利署及刑事局也爆貪腐,馬的漲人民油電價換不到中油台電改革卻是虧損更擴大,簡直把納稅百姓當凱子,怎不叫台灣全國人民情緒不激昂啊?
    馬英九縱容底下官員貪腐也有臉自號清廉政府?馬政府名實不符的程度猶如歷史學家評論神聖羅馬帝國的既不神聖也非羅馬更非帝國一樣虛假!更別說馬貪屬於公款的市長特別費若非挺藍法官用宋代公使錢脫罪早該是個該坐牢的貪污犯!若中國宋朝法律還能適用現代台灣,那重婚也沒罪,因為宋朝法律允許男人三妻四妾!
  • Ray
  • 李密對魏徵說:你這是老生長談。魏徵回答:我這是錦囊妙計。

    論英雄,大概就如此如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