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IYO事件幾乎佔領了所有媒體版面,想不看都不行。

當然我也想知道當時真相究竟如何,可是這個事件讓我感到不吐不快的一點是:包括我們每一個看電視的人,其實大家都有責任,責任重一點的,甚至可以說是「幫凶」。

這麼說,是有感於「MAKIYO為什麼會以『愛喝酒』,甚至以『喝酒後的種種行為』為榮?」甚至成為模仿對象,成為「幫主」。

答案其實很簡單且明顯:因為電視上的綜藝節目鼓勵她大談酒後的「不羈」行為,而節目為什麼要鼓勵?因為每次談這些,收視率就升高,廣告就來了。而收視率為什麼提高?當然是因為觀眾愛看嘛。

請別說「我不看綜藝節目,所以我沒有責任」,因為那只能說你(包括我)的責任比較輕而已。不看綜藝八卦的,很可能愛看政治八卦,總之,每個人都愛聽、愛看秘辛。而台灣當前的電視節目,真是做不出好節目來,只能在這一方面比辣、比悍、比敢、比衝。而我們這些「逆來順受」慣了的電視消費者,卻從不出聲要求,乃至仍然每天拿著遙控器「巡邏」,讓「收視率調查器」誤以為大家都很愛看這些節目。

很抱歉,我自認為有責任,將大家都拖下水了,可是,你真任為自己沒有責任嗎?

《韓非子》的寓言:

齊桓公喜歡穿紫色衣服。上有好者,下必有甚焉,齊國首都臨淄城裡人人都穿紫色,甚至五件素色衣服換不到一件紫色衣服。

齊桓公為這個現象感到苦惱,問管仲該怎麼辦?

管仲說:「國君您何不嘗試自己先不要穿紫色衣服呢?你可以對左右說,我很討厭紫色染料的氣味。」

隔天,剛好有人進獻紫色衣服,桓公推開,說:「拿遠一點,我不喜歡那氣味。」

當天,桓公宮中的近侍就不穿紫衣了,隔天,臨淄城內就不再有人穿紫衣,三天後,齊國境內沒有人再穿紫衣。

在齊桓公的時代,封建國君的喜好可以影響民俗。今天這個商業掛帥時代,消費者的好惡可以決定電視節目的走向。我們其實就是電視節目的老闆,如果我們厭惡MAKIYO的酒後毆人行為,可是只會指責、憂慮,那麼,我們就跟齊桓公同樣「愚蠢」!

我們應該跟管仲一樣睿智:拒絕那些灑狗血的節目,而且明白告訴那些做節目的單位。

這樣太慢、可能沒有作用,是嗎?

那這樣好了,請已經連署要求MAKIYO退出演藝圈的網友們,再做一個連署:要求曾經製作、播放MAKIYO「酒後豪放行為」的節目、電視台公開道歉,否則發起拒看。

那樣肯定會有效果ㄉ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公孫策 的頭像
公孫策

公孫策故事塾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