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寫一篇〈好話有多壞〉,簡單說,就是「好話最容易令人自我感覺良好」。

最近翻閱《戰國策》,看到一則故事,發現「原來壞話可以那麼好!」:

孟嘗君門下食客三千,其中有一位夏侯章,孟嘗君給他一輛四馬大車,奉祿則為「百人之食」,堪稱非常禮遇。(註1.當時的馬車,一馬、二馬、三馬、四馬拉車都有,四馬的車子算是最大馬力了;註2 .相對於那位高唱「食無魚、出無車」的馮讙,百人之食更是肥貓矣)

可是,夏侯章人前人後總是說孟嘗君的壞話。

有人去向孟嘗君告狀:「那個夏侯章到處毀謗你。」言下之意,「你怎麼還如此禮遇他?」

孟嘗君說:「那是我應該的,先生請別再說了。」

夏侯章的朋友則勸他:「你不要再說孟嘗君壞話了。他待你如此禮遇,你還老講他壞話,別人都在批評你。」

夏侯章說:「我對孟嘗君絲毫沒有貢獻,可是孟嘗君卻如此厚待我,這正所以我要毀謗他的理由。」

這個邏輯沒人聽得懂。夏侯章進一步說明:「我如果有所貢獻,就不能批評他了。若是我有貢獻,他給我優厚待遇,而我仍然批評他。那麼,不是他太小氣,就是我不知足,這兩種狀況都不好。只有我毫無貢獻,而他仍禮遇我,我居然還毀謗他,他竟然照樣禮遇我,他才因此博得寬厚的名聲。所以,我為了報答孟嘗君,可不能顧及自己的形象。」

真是令人嘆為觀止,這樣的主人,這樣的食客!

重點在於,夏侯章不是強詞奪理,孟嘗君不是冤大頭,而是一主一客相互有默契的互動。堪稱高級騙術,騙到了天下諸侯,都認為孟嘗君好客且大度。

我當記者時,一位新聞界公認有才華的編輯(後來當過我的總編輯)喜歡喝酒,晚餐喝了酒仍然上班,仍然照樣編報紙,仍然做得出絕妙標題,甚至喝了酒編得還更精彩。

當然,一定有人去老闆那裡告狀,可是老闆仍然重用他。

也有人好心勸告這位新聞才子:「別再喝酒上班了。」

我那位長官對好心的朋友說:「沒關係的,讓他們去講。你要曉得,在這麼大的報館裡,除非你不招人忌(不招人忌是庸才),否則一定會有人講你小話。如果你完全都沒有缺點給人家講,那你慘了,他們會無中生有,製造出一大堆事情出來,你就變成處處是缺點。我愛喝酒,在別人是缺點,可是只要不影響我的編輯品質,老闆就不會介意,對我不造成傷害。所以,我如果不喝酒,反而不利。」

於是,這位長官獲得「才華洋溢,可惜愛喝酒」的名聲,卻不影響他在報社持續「上進」;而報老闆更博得「真是識才啊,連XXX那種酒鬼他都能重用」的美譽。

所以說,壞話不壞,端視你如何運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公孫策 的頭像
公孫策

公孫策故事塾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王派堯
  • 人生的智慧就在這裡.
  • 溫暖魚
  • 孟嘗君器度與智慧非凡、能容物,
    夏侯章也很聰明,
    由此可見以夏侯章的才智思維,
    或許有更好的貢獻,
    不是只有不攻自破、讓人啼笑的毀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