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子兵法看選戰之十)

網路世界已經不再是虛擬世界,如果還有人對此有疑問,不但落伍,更可能很快被時代淘汰。而網軍加入選戰也已經很久,善用者獲勝,不用者幾乎必敗,偏偏還有視之為洪水猛獸者。

網軍很有威力/很危險/不小心就會傷到自己,以上都對,同樣觀念在2500年以前,用在形容「火攻」。

《孫子兵法》13篇的最末兩篇,一篇是〈火攻〉,另一篇〈用間〉,這兩篇的性質是「特種作戰」,而今天的網軍還真符合這兩篇的原理。

《孫子兵法‧火攻》一上來就講「五火之變」,而所謂火人、火積等等,都受當時的物資條件限制,後來都更進步了。但卻非過時,重點在通曉變化,並且明白「以火佐攻者明,以水佐攻者強」,也就是利用水火造成奇襲效果。

最早的火攻戰例當推田單火牛陣,以絕對劣勢的即墨孤軍打敗燕軍,並且乘勢收復了全部失地。後來東漢楊璇用火馬、北宋趙譎用火猱(故事此處不贅),都是因地制宜或現成取用,重點在於通曉箇中奧妙,靈活運用。(城內剛好只有馬沒有牛,豈能拘泥用火牛陣!)而東漢班超以36人破匈奴使節團,以及三國三大戰役(官渡、赤壁、猇亭)都是以寡勝眾,也都用上了火攻。

今天的網軍,對只會打傳統選戰的候選政黨而言,就跟千百年前遭到火攻奇襲的感覺一樣——是哪兒冒出來的恐怖兵團啊!無法體會那種感覺嗎?問問2014年連勝文陣營的文宣幹部吧,或者,今年的姚文智陣營——前者根本是被屠殺,後者雖懂得網路作戰,可是仍然被困於「火海」,迄今一籌莫展。

〈火攻篇〉更發明一個名詞「費留」,費就是浪費,留就是曠日廢時。打仗是很花錢的,曠日廢時會拖垮國家的,而火攻可以節省時間、人命、金錢——網路作戰不正是快速、省錢,且精準嗎?

網路作戰超越「火攻」的部分,正好是《孫子兵法》最後一篇〈用間〉。

用間最重要就是獲取情報並精準分析,用在選戰則是選情分析並獲取我方可資利用的資訊。

在此之前,選情分析常用民調來獲取。可是民調用在台灣,往往就像童話故事「白雪公主」裡的那面魔鏡——每天問魔鏡同樣問題「我是不是仍然領先?」,魔鏡說「是」,就放心睡大覺,什麼也不做;魔鏡說「不是」,就抓狂似的抹黑對手,像童話中那個壞皇后毒殺白雪公主一般!

但事實上民調是很有用處的,它可以告訴你很多很多資訊,包括你在某個選區/族群中的支持度還有多大成長空間,民調還會告訴你要講什麼話/做什麼舉動可以爭取到那個族群的選票——只是大部分候選人不信也不會分析民調數字。

《孫子兵法》要求於用間的是「先知」,先對手知道當然勝算大增,而且,通常「我知道而對方不知道」的,就是勝算所在。

然而,數字是死的,人的腦袋才是活的,同一個民調結果,不同功力的人獲取的資訊可以差別很大(學問在交叉分析,此處不贅)。對此《孫子兵法》說:

非聖智不能用間,非仁義不能使間,非微妙不能得間之實

套用在選戰的話,「非聖智不能用間」指的是必須對民調有正確的認識,不是只當它「照魔鏡」;「非仁義不能使間」,意思是獲取情報之後,不能只會抹黑對手(人格謀殺非仁義也);「非微妙不能得間之實」是說,一個民調蘊藏了很多有用/沒用的資訊,要懂得分析/運用,否則就是白花錢、白花時間了。

那跟網戰有什麼關係?

民調可能得到假的答案,也就是受訪者會拒答/說謊/刻意隱瞞,可是行為不會。易言之,今天的大數據分析,資訊多來自人們的行為,而且是根據比一般民調大得多的數據樣本,所以當然更準確得多,也就是用大數據取代民調。但重點仍在必須看得出數據裡的「微妙」,否則花錢做了網路大數據分析,卻仍然停留在「按讚數/聲量值」,那還是「照魔鏡」水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公孫策 的頭像
公孫策

公孫策故事塾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