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子兵法看選戰之九)

韓國瑜選的是高雄市長,卻跑到台北造勢,還說以後要「高雄台北52」,也就是5天在高雄拜訪,2天在台北造勢。他的戰術思考是什麼?

韓國瑜對高雄人來講是「空降部隊」,如果在農業縣,肯定很難被在地選民接受。但高雄市是一個工業化大城市,在此之前的陳菊、謝長廷都是空降當選,甚至吳敦義最初當高雄市長時,也要經過市議會行使同意權,而市議會成員更全部都是地方政客。也就是說,高雄市的選民並不十分介意空降部隊,而韓國瑜「空降」才幾個月,民調已經追到只差個位數,足為證明,更反證韓國瑜可以不擔心這方面的攻擊。

相反的,在地藍綠選票經過20年「非藍即綠」已經都心有所屬,不會/不容易改變了,而非藍非綠的選民受媒體(包括網路)的影響遠大於見面、握手。且因為媒體集中在台北,雞毛蒜皮小事發生在台北都能佔領媒體版面,但中南部的事件想要夠大到被台北媒體重視談何容易?於是,韓國瑜跑到「就媒體」其實是好招,只是以往候選人不敢而已——或許這正是韓國瑜能夠在高雄異軍突起的重要原因,敢於突破。

用《孫子兵法》來看,這部分的戰術運用正合〈九變〉篇的道理:

圮地無舍,衢地交合,絕地無留,圍地則謀,死地則戰;

塗有所不由,軍有所不擊,城有所不攻,地有所不爭。

9項包括了5種地形變化和4種戰鬥變化,多數人就詮釋「九變」是這9種變化。然而,「九」在古人認為是「數之極也」、「言其多也」,九變的意思應該是「無窮之變化」,將領必須通曉所有變化,並且能夠在新的/不曾遇到過的變化發生時,能夠應付裕如。

韓國瑜如果全天候待在高雄,跟已經經營20年的陳其邁(加上陳哲男的經營則更久)打陣地戰,可以斷言會輸一屁股,這就是「圮地無舍」:圮地是地勢低下的地方,容易積水,不是安營紮寨的良好選擇。而一星期到台北造勢2天,則是「塗有所不由」的因應現代媒體戰詮釋,走傳統路線沒有勝算,當然要找出變化路線,找不出來就是陷入「絕地」,而韓國瑜找出了一條路,能不能就此得勝雖然還難講,但是至少是有招,比起國民黨在基隆、桃園的候選人「坐困愁城,束手無策」強太多了。

附帶想到的:「高雄台北52」作為策略原則則可,也就是不困在高雄打陣地戰,分出時間到台北打媒體戰。但若拘泥「5/2天」的時間分配,那就是自縛手腳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公孫策 的頭像
公孫策

公孫策故事塾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