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是為商周出版《簡明大歷史》寫的推薦文

「地球為何受到生命垂青」,這句話重擊了我的腦袋,突然發現自己過去是如何的「短視」,於此同時,又有了更多領悟。

在此之前,我為一群創業青年開了一個課程,講如何從歷史中尋求借鑑,以因應新的巨變時代。最初我從春秋戰國講起;一年後再講,從新石器時代講起;兩年後為新學員講之前課程的精華,從人類如何在地球上勝出講起——我以為自己已經夠「遠視」了,卻在一讀到本書時,如受當頭棒喝。

最前面那句話就在出版社給我的內容介紹第一段,所謂「棒喝」,是我頓悟「不是地球孕育了生命,而是生命垂青地球」。關於這一點,我會另做生物學方面的引申,不在此處生枝節。而本書予我最大心得有兩點:

一是瀰因(meme)概念,這個概念說明了,人類之所以能主宰這個地球,不單是生物學的因素,還有相對於基因的理由,而能對抗「天擇」。(書中對瀰因的定義與作用有詳細陳述)

另一是「看見」的強大力量。地球史上的「寒武紀大爆炸」,出現了長眼睛的動物,從此開創了全新的生存法則,大大增強了生存競爭力。而人類能夠在所有長眼睛的「現代化動物」中勝出,「直立」是一個重要因素,因為直立大大擴張了「視野」,增強了人類的競爭力,而視野其實正是後來各個文明或國家能夠在人類社會勝出的重要因素。

推動人類文明進步的兩大動力,一是「我要擁有」,也就是私有財產,一是「我要知道」,也就是求知慾。由此發展出的人類活動,前者是交易,後者是傳播,而影響二者最關鍵的因素是:距離。

距離的定義,在幾何學與物理學上是二度空間;在現實世界中,得加上地形因素,所以是三度空間;而在人類社會活動中,要再加上時間因素,乃成為四度空間。於是每次有交通方面的新發明,都重新定義了距離。如獸力的運用,輪子、舟船、羅盤的進步,測量術與地圖的改進,乃至動力機械、能源科技的發明等皆是。而距離的重新定義,即意味著「交易」更便利迅速。另一方面,文字、書寫工具、印刷術,乃至進帶電子科技與無線通訊的日新月異,都造成「傳播」的無遠弗屆。

於是我們能夠「看見」網際網路與無線通訊造成人類社會顛覆性的巨變的必然性,因為它們同時對「交易與傳播」產生了前所未有的巨大推力:與全世界任何地點交易,按一個ENTER就可以完成,且「貨幣」是以光速到達,這就是距離被重新定義了;另一方面,網際網路的共享文化,已經使得全人類都在參與一次知識創造工程,維基百科就是一個例子,它曾經被嗤之以鼻,但現在已經是人們非常重要的資訊來源,而這種知識共享,也是以光速到達(距離被重新定義)。

本書名「大歷史」,有多大?回答這個問題,先提一個「小」問題:我們學歷史有什麼用?以前,老師告訴我們,學歷史可以鑒往知來。從前的史書,主要功能正如資治通鑑的書名,是提供國家治理者使用;後來,歷史與人文、社會、管理等學門結合,我們可以擷取前人經驗,迴避前人失敗覆轍。大歷史概念提出以後,歷史的縱深與視野從5000年信史(有文字或文字畫紀錄),一直拉長到50000年人類文明史,提供我們知道「從哪裡來」,然後思考「往哪裡去」。而本書更將之擴大到138億年地球史,本書就有那麼「大」,能讓我們看得更遠、更闊。而本書最棒的部分,是它的條理清晰,而且能以精簡易懂的文字,清楚說明一個重要的階段。

那麼,我們讀完以後,能「看到」什麼呢?

前文提到「生物第一隻眼」,那些寒武紀的有眼生物,在今天看來原始至極,在當時卻是超級先進,牠們因為能夠「看見」,而具有超強競爭力。《科學人》(SciAm)雜誌以此觀念提出,資訊透明(特別是大數據分析技術)讓人們更能「看見」,而最快、最先反應、最靈活運用的人,就能「適者生存」——進化論於是從基因層次跳升至瀰因層次。

數位革命造成的巨變時代才剛開始,網際網路與無線通訊的發展仍有無限可能,但最基本的部分不會改變:交易與傳播。機會將不斷的出現,也不停的消逝,重點是,你看見了嗎?

創作者介紹

公孫策故事塾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