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教授葉丙成對於有學者提出,高中要求3年完整學習就是「鎖國」,他對於這種扣帽子的指控非常遺憾,認為「大學辦學辦得好,何憂學生往外跑?」

這個爭議起於6所港澳大學祭出最多4300萬台幣的全額獎學金,聯手來台搶學生,而且是「侵門踏戶」式的在大學博覽會中公開搶學生。因此有學者憂心,大學招聯會日前決議,未來考招延後期程,恐讓台灣高教更加鎖國,加速台灣優秀學生外流、拱手讓人。

葉教授直白的說,根本是台灣的大學偷懶想用學測分數篩學生,連帶幫助港、陸大學用學測分數來篩選、搶台灣的學生。「這是誰鎖國?不是高中鎖國,是大學自己引清兵入關!」

葉教授對於教育改革的理念與主張,我一向都很贊同。這一次的發言,我認同他說的「根本是台灣的大學偷懶」。但是,我對他用「引清兵入關」的比喻有意見。

簡單說,不應該污衊清兵。吳三桂開山海關引清兵入關的行為固然可惡,但是若以結果論,對中國人民可不是壞事。想想那時候的大明帝國,人民的生活真的是水深火熱,為了對外用兵,朝廷在固定賦稅之上,又加了「遼餉」、「練餉」,農民起義變成流寇,朝廷又加「剿餉」。事實上,吳三桂還沒開關之前,崇禎皇帝已經自殺,明朝已經亡於流寇。易言之,責備吳三桂固宜,責備清兵則失之於苛。

同樣的道理,推崇岳飛「帶從頭收拾舊山河」固宜,視金兵為異族仇敵就過苛了。該被唾棄的是亂搞「花石綱」攪亂民生的宋徽宗,而不是金兀朮。宋徽宗是一位傑出的藝術家,但那是另一件事,以他的施政失敗抹煞其藝術成就固然不宜;但也不能因為他的藝術才華,就不論他的施政過失,因為,花石綱就是為了他個人的藝術嗜好而做,就此把民間生產力整個攪亂,卒至民怨滔天,一旦金兵入侵,完全無力抵抗。

以此觀點看今天的兩岸形勢,那些動不動就憂心「吳三桂開關賣台」的愛台人士,其實更應該盯緊執政者不要搞到民不聊生。雖然台灣今天還談不上民不聊生,正因如此,即使有「吳三桂」,事實上也賣不了台。但若在一例一休、亂砍年金之後,繼續庸人自擾,民間生產力被攪亂了,就難保不會民怨滔天。那時候,該怪的可不是解放軍!

回到主題,大學自己不好好辦學,縱使外國大學不來搶學生,學生難道不會出走?哪還勞動「吳三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公孫策 的頭像
公孫策

公孫策故事塾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