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始皇死了,陳勝吳廣揭竿起義,一時風起雲湧、四方響應。

可是,陳勝的王國卻暴起暴落,一度打到函谷關,咸陽在望,卻旋即潰敗。那是怎麼樣的一個過程?

秦二世派出謁者(官名,負監視與情蒐任務)前往東方,謁者回到咸陽,將起義軍聲勢據實報告。嬴胡亥聽不進任何不順耳的消息,將謁者通通關進監牢。

然後召集博士們徵詢:「楚地的戌卒攻打縣城,各位認為如何?」

有三十幾位博士、學者表示:「人民怎麼可以造反?那是殺無赦的死罪,建議陛下立即發兵痛擊之。」

這是典型的效忠表態言論,可是胡亥聽不進去,當場變臉。

現場只有一位博士叔孫通看出了皇帝的心思,上前啟奏:「他們說的都不對。如今天下已經一統,戰國時的城郭都夷平了,兵器也全都銷毀了,天下不應該再有戰爭。英明的皇帝在上領導,官吏依法行政,人人謹守崗位,四方繁榮發展,哪還有人敢造反!東方那些敗類只不過是鼠竊狗盜而已,哪裡值得在朝廷上討論?各郡守、尉負責緝拿即可,不必為此掛心。」

胡亥聽了,這才轉怒為喜。然後一一要這些儒者表態。儒者有人說是「造反」,有人說是「盜賊」。秦二世命令御史,將那些認為「東方群盜」是造反的,一律下獄,說是盜賊的則沒事。特別賞賜了叔孫通二十匹綢緞,一套衣袍,並加官進爵。

叔孫通出宮回到住處,幾位同事責問他:「先生今天發言,怎麼如此諂媚?」

  叔孫通說:「諸位不曉得,我也幾乎不得脫虎口啊!」之後找了一個機會,逃出咸陽,投奔東方。

這就是起義軍得以摧枯拉朽的原因——秦二世矇上眼睛就以為看不見,摀上耳朵就以為聽不到!

張楚王陳勝派出的西征軍總司令周文不但未曾遭遇抵抗,更一路招兵買馬,直抵函谷關,已經成為「戰車千乘,步卒十萬」的大軍。再往前推進到戲城(距離咸陽僅五十公里),敵軍已經逼近都門,戰情終於摀不住了,秦二世這才慌忙召開御前會議,口中連問:「怎麼辦?怎麼辦?」

大夫們個個噤口不言,有想法的也不敢亂發言,因為不曉得嬴胡亥心裡想的是什麼,深怕又講錯話被殺頭。

只有少府(掌管山林生產)章邯提出危機處理方案:「盜賊已經到了門口,而且人數眾多。這時才來徵調附近駐軍,時間上來不及。眼前可用的群眾是驪山那些做苦工的刑徒,請陛下宣布赦免,發給他們武器,讓他們上陣迎敵。」秦二世採納這個方案,派章邯集結驪山徒迎戰楚軍。

周文的軍隊一路沒打過什麼硬仗,更談不上訓練,基本上是烏合之眾。章邯率領的驪山徒也是烏合之眾,可是秦軍的軍官是有帶兵打仗經驗的,驪山徒在做苦工時也有組織與指揮系統。所以,接戰不久,楚軍就潰敗了,大軍後撤,速度跟來時一樣快。

 

*改寫自《大對決》(公孫策說歷史故事系列II,商周出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公孫策 的頭像
公孫策

公孫策故事塾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