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政黨在去年九合一選舉輸怕了,急忙要加強與「婉君」溝通。毛內閣由副閣揆張善政肩負這項重任,他發現官方網站又慢又難看,下令「打掉爛的重建」。同時,為了建立公務員的觀念,2月起要「把公務員抓來上課」。

有高層首長出來帶頭,這件事已經成功了一半,可是另一半的前景卻不敢樂觀,因為,「改造公務員的腦袋」談何容易?

參與座談的網路社群代表都感受到「政府有想要改」,可是「他們根本還不知道婉君在哪裡」。

一位有智慧的長者曾說:「溝通,得先通溝。」政府官員的第一堂課,就是找到「婉君在哪裡」,否則怎麼溝通?

在公務員的觀念裡「不就是上網嗎」,所有政令、措施往網路上一丟,就算「廣告周知」了。但事實上,那比從前貼佈告欄、登報紙還更「偷懶」,因為網站上的公告是被動的,沒人來看的話,它根本就沒意義,反而不上網的「老」朋友們因此而看不到。所以,那叫做「偷懶」。

但其實公務員比他們的長官更加數位化,公務員上班時、休息時、回家後也都滑手機、上FB、用Line跟朋友聊天、分享。可是一碰到長官要求「跟網路族溝通」,一個個振振有辭的說「都有PO上網啊」!

也就是說,副閣揆要找公務員來上課是對的,可是上課學什麼卻更重要。公務員肯定不需要再教他們什麼網路科技的未來,他們都會使用新科技,需要導正的還是老問題「為民服務的精神」。而且,就用他們都會使用的設備、軟體、平台,來進行為民服務。例如1999專線好不好?當然好。但那是被動的,仍是「不告不理」的衙門心態,而現在是互動的時代,科技讓政府可以直接且主動的接觸到每一個「個人」-該研究的是如何做。例如,做一套能夠到達10萬個Line群組的政令宣導系統?

人性其實沒變多少,1700年前的道理到今天依然有效:

孟子見梁惠王,梁惠王說:「我那麼盡心於國事,看看鄰國,並不比我更用心,可是鄰國的人民不減少,我的人民不加多,為什麼?」

孟子說梁惠王是「五十步笑百步」,只要讓人民安心生產,不要破壞環境,老百姓就可以「養生喪死無憾」。但若「狗彘食人食而不知檢,塗有餓莩而不知發」(用今天語言解釋,就是貧富懸殊太嚴重而無以節制,人民生活貧困而無能改善),出了事情,就說「不是我的問題,是天災」,那跟用刀刺人而說「不是我,是刀」沒有兩樣。總括一句,把人民的問題視為自己的責任,「天下之民至焉」,還怕人心不歸向你嗎?

馬總統的心情大概接近梁惠王了:我那麼盡心,為什麼我的支持度一直降低,對手選票一直增加?

 

 孟子給了答案:今天台灣的貧富懸殊,快接近「狗彘食人食」了,甚至那些賺大錢卻生產黑心油的傢伙,買帝寶還可以貸款99%,可說是是「狗彘不如」了,不是嗎?台灣雖未「塗有餓莩」,可是年輕人對薪資水準的滿意度,大約就是對馬總統的滿意度了。明白嗎?

所以,婉君不在雲端,也絕非「夜半來,天明去」,他()們活生生的在我們四周-每一個低頭滑手機的都是。問題在於,由於「大人們」不拿他()們的苦悶當一回事,他()們於是關閉了溝通的管道(例如檢舉、刪除貼文,踢出群組等)

的確,溝通必先通溝。但是跟清潔隊用工具、器材通溝不同的,政府必須誠心為年輕人解決問題,才能打通被封閉的管道。

 *本文轉載自萬寶周刊【橫逆集】專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公孫策 的頭像
公孫策

公孫策故事塾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