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航客機在烏克蘭的領空被飛彈擊落,不干台灣的事嗎?不,在這個全球牽一髮動全身的現狀下,沒有一件事情是跟台灣全然無關的。

 到本文截稿時為止,禍首都指向烏克蘭東部民兵(或稱叛軍),而西方國家乃一口咬定俄羅斯,因為飛彈是俄羅斯供應,民兵也是俄羅斯撐腰。

  這個指控的真實度應該很高,可是在民兵改口否認,俄羅斯假裝無辜,而國際空難鑑定組織卻無法去現場蒐證的情況下,西方國家能夠拿俄羅斯怎麼樣?

  再明白一點說,是美國能拿俄羅斯怎麼樣?由於這個事件無關民主、無關油氣,西歐各國都只會瞪大眼睛,看美國這個世界警察能採取什麼行動?

 這件事影響將既深且遠,因為中東的以色列還在轟炸巴勒斯坦,而美國採袖手旁觀態度-當警察看著兩人鬥毆而不插手,通常是袒護那個「強者」。而若美國對烏克蘭的空難事件也不能有「警察執法」式的作為,那將成為「公權力淪喪」,以後就很難重拾「執法」的公信心了。

  與此同時,金磚五國成立了自己的世界銀行,擺明向美國的鷹爪(世銀與IMF)挑戰,而拉丁美洲國家領袖都出席了那一場以習近平為主角的高峰會-美國非但在中東、黑海不再有「治安」能力,連自家「後花園」也快要管不住了。

  如果真是這樣,那麼,美國在東亞這邊搞的圍堵,又能有多少作用呢?

 北京的戰略作為,其實暗合《孫子兵法》所言:「善戰者,致人而不致於人。」不跟著美國的音樂起舞,而拉攏仇視美國的鄰居。

  美國一向視中南美為禁臠,任何強國只要企圖跟中南美交往,都被視為敵對、陰謀。可是自1990年代之後,中南美國家的自主性日益抬頭,目前已有很多偏左政權,即使不偏左,反美也是主流。易言之,中南美洲反美主流思想之形成,其實源自美國長年對中南美的「霸凌」,或說是一種「剝削式的控制」。

  相形之下,中國對中南美卻擺出一付善人嘴臉,以習近平這次訪問中南美的三個停留點來說吧:在巴西有深海石油探勘、高壓輸電、兩洋高鐵等合作;在阿根廷有大型水電站、鐵路改造、地鐵建設等合作;在巴西有農業、生技等合作。

  如此情境,好有一比:商()紂王暴虐,諸侯不堪,而周文王仁義,天下諸侯乃有三分之二投向周陣營。

  後來,諸侯要求周武王領頭討伐紂王,而周武王並未急於行事,靜待時機成熟。

  密探回報:「殷內部亂了。」武王問:「亂到什麼程度了?」答:「馬屁之臣已經凌駕賢良之臣。」武王:「還不行。」

  一段時間後,密探再報:「殷已經亂上加亂。」武王:「亂到什麼程度了?」答:「賢人都出走他國了。」武王:「還不是時候。」

  又過一段時間,再報:「亂得不得了了。」「亂到什麼程度?」「老百姓不敢批評朝廷了。」

  周武王將情況跟姜太公研究,姜太公也同意,殷朝已經亂到極點,於是出兵,牧野一戰滅殷,建立了周朝。

  今天的情況,雖然很不一樣,例如美國的輿論絕無可能不敢批評政府。然而,原本附從美國的「諸侯」,卻可能「出奔」,而美帝對「諸侯」的作風,有可能變本加厲。北京最重要的是,清楚明白自己的戰略,不跟美國正面強碰。

  至於台灣,我們得維持頭腦清晰,看清楚美中兩強的消長。如果美國蹈紂王之覆轍,台灣可千萬不要「愚忠」,因為那樣是與天下為敵。

  *本文於萬寶周刊上期刊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公孫策 的頭像
公孫策

公孫策故事塾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