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在世,七分是命,三分是運,你說「難道努力沒有用嗎?」努力,我將之歸於「命」:相書上常見的用語如「黃雲蓋頂,必掇大魁」,請問,一個人若沒唸過書,沒下過工夫,縱使黃雲蓋頂,又豈可能中狀元?又如「浪子回頭金不換」,浪子是,肯不肯回頭則是,周處除去了南山猛虎、長橋蛟龍,如果不除「第三害」(自己改過向善),那還是流氓一個。總之,一個人成功,一定有運氣的成分在裡頭,問題在於,運氣來時你能不能看到機會?你又有沒有能力把握住這個機會?有時候,膽識還比能力更重要

 

   高俅是個社會寄生蟲,不務正業,只會踢「氣毬」,所以人稱他「高毬」,後來才改成「俅」字,起初因為帶壞了一個阿舍「每日三瓦兩舍,風花雪月」,被阿舍的父親告到開封府,打了二十脊杖,迭配出界發放,只好投奔淮西開賭坊的柳世權;在柳家吃了三年閒飯,逢得大赦(機運一),得柳世權一封信、一些盤纏,回到開封投奔開生藥鋪的董將仕;董將仕將高俅推薦給小蘇學士(蘇轍),小蘇學士哪會收這麼個人?只留他過了一夜,就送去小王都太尉府上(機運二);這小王都太尉正是駙馬王晉卿,是個「喜愛風流」的人物,和小舅子端王趙佶氣味相投,而高俅那天剛好被派去端王府送禮(機運三);端王府的院公對高俅說「殿下在庭心裡和小黃門踼氣毬,你自過去」(機運四);高俅原本只有站在從人背後看球的份,那曉得「那個氣毬騰地起來,端王接個不著,向人叢裡直滾到高俅身邊」(機運五)。

 

   講到這裡先停下來回溯一下:若無大赦,高俅就回不了開封;由董將仕到蘇轍到王晉卿又是一轉折,書中寫來簡單,似乎毫無曲折,可是一個「賊配軍」就這麼進了駙馬府;駙馬若派旁人去送禮,水滸這本書也就甭寫了;端王府的院公如果叫高俅在門房侯著,後面故事當然也沒了;那顆毬若不是落在高俅腳下,難道高俅還敢衝出去踢嗎?

 

   前段所述,都是機運,所以水滸作者寫道「也是高俅合當發跡,時運到來」。可是,接下去就不是機運了:

 

那高俅見氣毬來,也是一時的膽量,使個「駌鴦拐」,踢還端王──就此得到端王喜愛,而端王後來更鴻運當頭坐上了皇帝龍椅,高俅也雞犬升天當上了太尉。

 

   重點一,高俅有那個膽識去踢那一毬;重點二,高俅有那個本事,耍一記「駌鴦拐」。所以,當機會到來,你得有膽識、有本事,缺一不可。

 

 

創作者介紹

公孫策故事塾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