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韓信

韓信原本在楚軍陣營,改投奔劉邦。

劉邦被項羽「排擠」,率部前往漢中,行至南鄭,很多將領不想走那條「難於上青天」的蜀道,中途逃跑了好幾十人。韓信心想:「夏侯嬰、蕭何都已經向漢王推過我,可是漢王卻不重用我,看來留在漢軍發展就到此為止了。」於是也脫隊逃亡。

蕭何聽說韓信跑了,來不及向漢王劉邦報備,親自追趕。

當劉邦聽到報告「丞相蕭何逃亡」,大為生氣,情緒沮喪,如失左右手。過了一、二天,蕭何來見漢王。劉邦既怒又喜,罵說:「你為什麼逃亡?」

蕭何說:「我哪敢逃亡,我是去追回逃亡者。」

劉邦問:「你去追誰?」

蕭何:「去追韓信。」

漢王:「你騙誰啊!諸將跑了好幾十人,你一個都不追;卻去追這個位階不高的韓信?一定有詐,快說實話。」

蕭何:「那些跑掉的諸將都是一般材料,不難得到,可是韓信卻是舉世無雙的高級人才。大王如果只想在漢中長治久安,那韓信對你沒有用;但若大王要東向爭勝天下,則非韓信不可。就看大王志向有多大了。」

劉邦:「我當然想要爭勝天下,怎麼可以被困在這裡?」

蕭何:「大王想要向東,如果重用韓信,他會留下來;若不能重用,韓信終究還是要走。」

劉邦:「你如此大力推,那我用他當將軍。」

蕭何:「即使當將軍,還是留不住韓信。」

劉邦:「那就任命他當大將軍。」

蕭何說:「那就太好了。」

於是劉邦下令召見韓信,要任命他為大將軍。

蕭何又說了:「大王一向不講究禮數,如今要拜人家為大將軍,卻如同呼喚小孩子一般,這正是韓信之所以逃亡的原因啊。大王如果要拜韓信為大將,選一個吉日良辰,齋戒,搭高壇,以隆重儀式拜將。那樣才可以。」

劉邦同意蕭何的意見。

漢王築壇拜將的命令公布,諸將(沛縣「老革命」如周勃、夏侯嬰等)個個自以為有希望。等到拜將典禮,才發現「居然是韓信」,全軍都為之驚訝。

B.陳平

陳平原本也在楚陣營,由於魏王背叛,項羽遷怒當初「平魏」將領,其中包括陳平,於是陳平隻身奔漢。

劉邦召見陳平,留他一道吃飯,飯後派人送陳平回住宿處。

陳平說:「我是為大事而來,有意見提出,不能遲過今天。」

劉邦乃與陳平對談,兩人相談甚歡。劉邦問:「先生在楚軍擔任什麼職位?」

陳平說:「都尉。」

劉邦立即任命陳平為都尉,並且指定他為隨身幕僚,出門同車(參乘),還兼軍中監察官。

漢軍將領聞訊譁然,紛紛反彈:「大王遇到一個楚軍逃兵,還沒弄清楚他的能力高下,就跟他同車(我們都輪不到),還讓一個都尉監督咱們這些將軍!」

劉邦聽到這些反彈之語,愈發厚待陳平。

沛縣革命老將周勃、灌嬰在劉邦面前給陳平「打針下藥」:「陳平雖然長得很帥,但是好比帽子上那塊裝飾用的玉,未必真有材料。聽說他在家鄉時,與嫂嫂通姦(實情是嫂嫂看不起他,還被哥哥休了);在魏國混不好,投奔楚;在楚國混不好,又來咱們漢國。大王讓他監督諸將,聽說他收受諸將金銀,給他多的就安排好職位,給少了就安排壞職位。陳平這傢伙是個反覆無常的亂臣,請大王明察。」

漢王聽了,找當初引見陳平的魏無知來問。

魏無知回奏:「我推薦的是陳平的能力,陛下問的是陳平的操行。以眼前的局勢來說,具有尾生一樣的誠信、孝己一樣的孝順,但卻對軍事勝負毫無作用,陛下又哪有工夫理他呢?楚、漢兩軍正陷入拉鋸戰,我推薦奇謀之士,端看他的計謀對國家是否有利而已,盜嫂受金有什麼大不了?」

漢王再將陳平叫來,問:「先生先離開魏投奔楚,又離開楚投奔漢,能不讓信任你的人多心嗎?」

陳平說:「我事奉魏王,魏王不採納我的建議,所以我去事奉項王。項王不信任外人,他重用的不是姓項的,就是老婆娘家兄弟,雖有奇謀之士,卻不受重用,所以我離開楚國。我聽聞漢王唯才是用,所以前來投效。我來時一無所有,不收受餽贈則無以生活。如果我的獻策有值得採納的,就請大王任用我;如果我的建議毫無價值,諸將送的黃金都還在,我甘願將之全數封起來捐給公家,請不要殺我,讓我回家。」

漢王向陳平謝罪,再厚重的賞賜他,升官為護軍中尉(比都尉高一級),負責監察所有將領,於是諸將就不敢再「檢討」陳平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公孫策 的頭像
公孫策

公孫策故事塾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