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703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內政部追查婦聯會勞軍捐流向進度,部長葉俊榮接連放狠話:「不排除解散婦聯會」、「婦聯會不要錯估形勢」。可是勞軍捐是民間捐款,不是稅捐,婦聯會是個民間團體,沒有嚴謹的財務稽核制度,並未保留(可能自始就沒有)完整的紀錄,只好兩手一攤,哀嘆「強人所難」。

基本上,我是贊成要求婦聯會財務透明化的。事實上,婦聯會的「階段性任務」早已完成。所謂階段性任務,是在反攻大陸時期,動員婦女力量支援國軍戰備,例如集合軍眷縫製軍用被服,一方面增加軍人家庭收入,一方面分擔國君後勤負擔。而由於婦聯會一直是蔣夫人在主持,等到前述「階段性任務」完成之後,它能乃享盡各種特權,而各級政府機關莫不逢迎配合。

然而,本文的主旨卻在於:不能因為一個人(或團體如附聯會)的最後階段失誤,而否定他之前的功勞。

歷史人物例如戰國時趙國的將領趙括,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史書上的趙括,要為「長平之戰」的慘敗而負責。長平之戰是秦國吞併六國的關鍵一役,趙王誤信秦國間諜放話,以趙括取代老將廉頗,趙括到了長平前線,一改廉頗堅守不出的戰術,開壘出戰。結果中了秦將白起的埋伏,大敗,最後40萬大軍被秦軍坑殺。

趙括當然無可推卸他的戰術失誤責任,但是從司馬遷的《史記》以次,2000多年的評論,都以趙括為「紙上談兵」的代表人物,那就不公平了。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蔡英文總統就職10個月,堪稱一事無成,包括臉書與LINE開始流傳,很久以前辜寬閔那句名言「穿裙子的不適合當三軍統帥」。我個人對那句話不能認同,但是看到最近「保防法」與「反滲透法」的發展,卻深以為憂,就怕走上武則天的路。

我曾經為文指出,武則天是個很優秀的皇帝,那是針對她的行政能力評論。舉一個例子:有一年關中鬧飢荒,御史奏請運晉州和絳州的糧粟瞻濟。當時唐高宗還在,但身體不好,由武則天主政。武則天批准,於是「河、渭之間,舟楫相濟」。中國「糧食漕運京師」自武則天開始。別以為那是小事,漢朝以來「天子逐糧」的窘境,就此不再,後來的明、清都靠漕運供給北京。那不是武則天的「施政創意」,但那可是整個政府行政能力的展現。很遺憾,蔡英文政府完全看不到那種行政能力。

蔡英文很想要做一番改革,卻因為官員行政能力差太多,使得原本美意都變成扣分,一例一休是最明顯的例子。然而,身在最高層的統治者,總是不認為錯在自己,總是認為「反改革勢力」搗蛋有以致之,因此很容易選擇「排除搗蛋份子」的作法。

漢武帝就是用監察御史加上酷吏,遂行他的改革,後世學得最像的,就是武則天。

有一年,江淮地區大旱,武則天那時已經稱帝,下令全天下禁屠及捕魚蝦(禁殺生以感動上天降雨)。一名朝廷官員張德喜獲麟兒,偷偷殺羊宴請同僚,就有一位官員偷偷帶回一碗羊肉,回家就上表檢舉。隔天散朝後,武則天對張德說:「聽說你添丁了,恭喜啊!」張德拜謝。武則天又說:「宴客的肉哪來的啊?」張德嚇得叩頭請罪。武則天說:「朕下詔禁屠,但是家裡有喜事、喪事可以不究。不過,你以後請客,還是慎選賓客為是。」

這個故事說明好幾件事:武則天的政府能夠做到「天下一體奉行」;當時檢舉肯定有賞,否則不會有人那麼勇於檢舉同僚;被檢舉的下場一定很慘,所以張德立刻叩頭請罪,不敢狡賴。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台大教授葉丙成對於有學者提出,高中要求3年完整學習就是「鎖國」,他對於這種扣帽子的指控非常遺憾,認為「大學辦學辦得好,何憂學生往外跑?」

這個爭議起於6所港澳大學祭出最多4300萬台幣的全額獎學金,聯手來台搶學生,而且是「侵門踏戶」式的在大學博覽會中公開搶學生。因此有學者憂心,大學招聯會日前決議,未來考招延後期程,恐讓台灣高教更加鎖國,加速台灣優秀學生外流、拱手讓人。

葉教授直白的說,根本是台灣的大學偷懶想用學測分數篩學生,連帶幫助港、陸大學用學測分數來篩選、搶台灣的學生。「這是誰鎖國?不是高中鎖國,是大學自己引清兵入關!」

葉教授對於教育改革的理念與主張,我一向都很贊同。這一次的發言,我認同他說的「根本是台灣的大學偷懶」。但是,我對他用「引清兵入關」的比喻有意見。

簡單說,不應該污衊清兵。吳三桂開山海關引清兵入關的行為固然可惡,但是若以結果論,對中國人民可不是壞事。想想那時候的大明帝國,人民的生活真的是水深火熱,為了對外用兵,朝廷在固定賦稅之上,又加了「遼餉」、「練餉」,農民起義變成流寇,朝廷又加「剿餉」。事實上,吳三桂還沒開關之前,崇禎皇帝已經自殺,明朝已經亡於流寇。易言之,責備吳三桂固宜,責備清兵則失之於苛。

同樣的道理,推崇岳飛「帶從頭收拾舊山河」固宜,視金兵為異族仇敵就過苛了。該被唾棄的是亂搞「花石綱」攪亂民生的宋徽宗,而不是金兀朮。宋徽宗是一位傑出的藝術家,但那是另一件事,以他的施政失敗抹煞其藝術成就固然不宜;但也不能因為他的藝術才華,就不論他的施政過失,因為,花石綱就是為了他個人的藝術嗜好而做,就此把民間生產力整個攪亂,卒至民怨滔天,一旦金兵入侵,完全無力抵抗。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