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的民調倏落倏起,重點是很多單位都在做,而那些民調的目的,多半都是想「做掉」他。就因為他說了一句「去蔣沒辦法解決台灣當前的問題」,引來獨派群起圍剿,還揚言「如果跟賴清德選,將拿不到10%選票」,偏偏民調不支持這個說法。

柯文哲能拿多少選票,此刻言之過早。可是,「去蔣不能解決台灣當前的問題」,確是實話實說。而獨派之所以要圍剿柯文哲,正是因為獨派認為「去蔣」才是解決台灣定位問題的首要之務。

在此之前,「非蔣」的重點大致放在「蔣介石要為228事件負全責」,但事實上他負不了全責,因為他並未下令開槍,也未下令強力鎮壓,反而他下令「開槍」是槍斃陳儀,此所以過去的去蔣作為多被認為過於情緒性,而不得大眾支持。

另外一個因素,國民黨最近正在選黨主席,各候選人莫不引述孫中山、蔣中正、蔣經國乃至孫運璿,以示自己是國民黨正統。於是一個好久不曾被提出來的論述「若無蔣公領導抗日勝利,光復台灣,怎麼會有今天的台灣?」又被廣為宣揚。然而,這項論述卻正擊中當前主流獨派的痛處。

當前的獨派主流是「以日本為宗主國」的台獨,這一支之所以成為主流,是由於台獨論述在文化源流上遭遇無法克服的障礙,最簡單的例子是媽祖(箇中邏輯不贅),當台獨無法擺脫「台灣人都來自大陸」的文化源流時,台獨就缺乏說服力。而「以日本為宗主國」的論述就沒有這個障礙,可是他們必須盡可能「剷除」中國遺跡,包括孔廟,也包括最近出現的「媽祖一向是中國政權鎮壓台灣的工具」論述,同時大量恢復日據時代的「文化遺產」。

然而,歷史是一個連續且無接縫的過程,抹煞歷史可不是「拿橡皮擦擦去」那樣簡單。獨派既然抹不去蔣中正那段歷史,他們於是致力於推銷「日據時期的台灣,比國民黨統治時期好」,卻又抹不去蔣經國時期的貢獻。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內政部追查婦聯會勞軍捐流向進度,部長葉俊榮接連放狠話:「不排除解散婦聯會」、「婦聯會不要錯估形勢」。可是勞軍捐是民間捐款,不是稅捐,婦聯會是個民間團體,沒有嚴謹的財務稽核制度,並未保留(可能自始就沒有)完整的紀錄,只好兩手一攤,哀嘆「強人所難」。

基本上,我是贊成要求婦聯會財務透明化的。事實上,婦聯會的「階段性任務」早已完成。所謂階段性任務,是在反攻大陸時期,動員婦女力量支援國軍戰備,例如集合軍眷縫製軍用被服,一方面增加軍人家庭收入,一方面分擔國君後勤負擔。而由於婦聯會一直是蔣夫人在主持,等到前述「階段性任務」完成之後,它能乃享盡各種特權,而各級政府機關莫不逢迎配合。

然而,本文的主旨卻在於:不能因為一個人(或團體如附聯會)的最後階段失誤,而否定他之前的功勞。

歷史人物例如戰國時趙國的將領趙括,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史書上的趙括,要為「長平之戰」的慘敗而負責。長平之戰是秦國吞併六國的關鍵一役,趙王誤信秦國間諜放話,以趙括取代老將廉頗,趙括到了長平前線,一改廉頗堅守不出的戰術,開壘出戰。結果中了秦將白起的埋伏,大敗,最後40萬大軍被秦軍坑殺。

趙括當然無可推卸他的戰術失誤責任,但是從司馬遷的《史記》以次,2000多年的評論,都以趙括為「紙上談兵」的代表人物,那就不公平了。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蔡英文總統就職10個月,堪稱一事無成,包括臉書與LINE開始流傳,很久以前辜寬閔那句名言「穿裙子的不適合當三軍統帥」。我個人對那句話不能認同,但是看到最近「保防法」與「反滲透法」的發展,卻深以為憂,就怕走上武則天的路。

我曾經為文指出,武則天是個很優秀的皇帝,那是針對她的行政能力評論。舉一個例子:有一年關中鬧飢荒,御史奏請運晉州和絳州的糧粟瞻濟。當時唐高宗還在,但身體不好,由武則天主政。武則天批准,於是「河、渭之間,舟楫相濟」。中國「糧食漕運京師」自武則天開始。別以為那是小事,漢朝以來「天子逐糧」的窘境,就此不再,後來的明、清都靠漕運供給北京。那不是武則天的「施政創意」,但那可是整個政府行政能力的展現。很遺憾,蔡英文政府完全看不到那種行政能力。

蔡英文很想要做一番改革,卻因為官員行政能力差太多,使得原本美意都變成扣分,一例一休是最明顯的例子。然而,身在最高層的統治者,總是不認為錯在自己,總是認為「反改革勢力」搗蛋有以致之,因此很容易選擇「排除搗蛋份子」的作法。

漢武帝就是用監察御史加上酷吏,遂行他的改革,後世學得最像的,就是武則天。

有一年,江淮地區大旱,武則天那時已經稱帝,下令全天下禁屠及捕魚蝦(禁殺生以感動上天降雨)。一名朝廷官員張德喜獲麟兒,偷偷殺羊宴請同僚,就有一位官員偷偷帶回一碗羊肉,回家就上表檢舉。隔天散朝後,武則天對張德說:「聽說你添丁了,恭喜啊!」張德拜謝。武則天又說:「宴客的肉哪來的啊?」張德嚇得叩頭請罪。武則天說:「朕下詔禁屠,但是家裡有喜事、喪事可以不究。不過,你以後請客,還是慎選賓客為是。」

這個故事說明好幾件事:武則天的政府能夠做到「天下一體奉行」;當時檢舉肯定有賞,否則不會有人那麼勇於檢舉同僚;被檢舉的下場一定很慘,所以張德立刻叩頭請罪,不敢狡賴。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台大教授葉丙成對於有學者提出,高中要求3年完整學習就是「鎖國」,他對於這種扣帽子的指控非常遺憾,認為「大學辦學辦得好,何憂學生往外跑?」

這個爭議起於6所港澳大學祭出最多4300萬台幣的全額獎學金,聯手來台搶學生,而且是「侵門踏戶」式的在大學博覽會中公開搶學生。因此有學者憂心,大學招聯會日前決議,未來考招延後期程,恐讓台灣高教更加鎖國,加速台灣優秀學生外流、拱手讓人。

葉教授直白的說,根本是台灣的大學偷懶想用學測分數篩學生,連帶幫助港、陸大學用學測分數來篩選、搶台灣的學生。「這是誰鎖國?不是高中鎖國,是大學自己引清兵入關!」

葉教授對於教育改革的理念與主張,我一向都很贊同。這一次的發言,我認同他說的「根本是台灣的大學偷懶」。但是,我對他用「引清兵入關」的比喻有意見。

簡單說,不應該污衊清兵。吳三桂開山海關引清兵入關的行為固然可惡,但是若以結果論,對中國人民可不是壞事。想想那時候的大明帝國,人民的生活真的是水深火熱,為了對外用兵,朝廷在固定賦稅之上,又加了「遼餉」、「練餉」,農民起義變成流寇,朝廷又加「剿餉」。事實上,吳三桂還沒開關之前,崇禎皇帝已經自殺,明朝已經亡於流寇。易言之,責備吳三桂固宜,責備清兵則失之於苛。

同樣的道理,推崇岳飛「帶從頭收拾舊山河」固宜,視金兵為異族仇敵就過苛了。該被唾棄的是亂搞「花石綱」攪亂民生的宋徽宗,而不是金兀朮。宋徽宗是一位傑出的藝術家,但那是另一件事,以他的施政失敗抹煞其藝術成就固然不宜;但也不能因為他的藝術才華,就不論他的施政過失,因為,花石綱就是為了他個人的藝術嗜好而做,就此把民間生產力整個攪亂,卒至民怨滔天,一旦金兵入侵,完全無力抵抗。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柯文哲接受媒體訪問,說蔡英文的民調「一定還會掉」,但他看小英2020年大選問題不大,因為「現在還沒有第二名」。

P自有其邏輯,不能說他不對。然而,對於他這兩個論點,前者同意其結論而不同意其前提,後者同意其觀察而不同意其結論。

P認為,蔡英文的民調下跌是因為「執政包袱」,但那不能解釋其他首長(同樣有執政包袱)民調不跌反升的現象。事實上,蔡英文就任以來的諸般爭議,除了年金改革是執政包袱(誰來執政都搞不好)外,其他如一例一休、同性婚姻立法等,都不屬執政包袱,而是庸人自擾。

個人認為,台灣最近10年的經濟衰退,才是執政者民調旦夕衰退的原因。而人民生活不好,政權就不安定,則是二千多年前管仲就說了:「凡治國之道,必先富民。民富則易治也,民貧則難治也。……民富則安鄉重家;安鄉重家則敬上畏罪;敬上畏罪則易治也。民貧則危鄉輕,危鄉輕家則敢陵上犯禁,陵上犯禁則難治也。……善為國者必先富民,然後治之。」

也就是說,蔡英文的民調「還會再掉」,是因為經濟不見起色。雖不能說2020年就會因此連任不成,但即使連任成功,理由卻不是「看不到第二名」,因為「第二名」從來不是問題,問題永遠出在「第一名」。

歷史上最好的例子是秦始皇。秦始皇終其一生都沒碰過「第二名」,他繼承王位沒有挑戰者,他當上秦王時,六國已經都是待宰的羔羊,沒有「第二名」,因此他能一統天下。然而,他想要子子孫孫都當皇帝,於是採取了一切他想得到的措施,以消滅「第二名」: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張良謀刺秦始皇失敗,逃到東方(山東、江蘇一帶)。

有一天,張良信步走過下邳(今江蘇省徐州市)一座橋。有一位衣衫襤褸的老翁走過他身邊,故意將一隻鞋子弄到橋下,然後回頭對張良說:「喂,小伙子,下去幫我老人家將鞋子拿上來。」

張良乍聽,一楞,想要扁他。轉念又想,「他那麼老了,算了,不跟他計較」,忍住氣,走到橋下幫老人把鞋子撿了上來。

正要交給他,老人家又開口了:「幫我穿上。」

張良啼笑皆非,乾脆好人做到底,長跪地上,要為老人家穿鞋。老人也毫不客氣,伸出腳,讓他服務。穿好鞋,也沒說聲謝,笑著走了!

「居然有這種人」,張良驚訝的看著老人的背影,愣在當場。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張邈棄曹操迎呂布

張邈好俠仗義,跟袁紹、曹操都是朋友。袁紹擔任關東盟主時,張邈曾經義正詞嚴的責備袁紹態度驕傲。袁紹是個聞過則怒的人,命令曹操殺了張邈,曹操說:「孟卓(張邈字)是我倆的至友,縱有過失也應予包容。如今天下未定,怎麼可以自相殘殺?」

曹操任袞州刺史,張邈為陳留太守(陳留是曹操最初起兵之地)。曹操第一次出征陶謙,報父仇心切,不作生還打算,對家人說:「我如果不能生還,你們就去投靠孟卓。」

 

(原典精華)

操之前攻陶謙,志在必死,敕家曰:「我若不還,往依孟卓。」後還見邈,垂泣相對。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呂蒙進入江陵,下令「不准侵犯民宅,不准取一針一線」。一個呂蒙的汝南同鄉,取了民家一頂斗笠,蓋在鎧甲之上。雖然是為了保護公物不受雨淋,呂蒙仍然流著淚,將他處斬。軍中為之戰慄,社會秩序井然,路不拾遺。

 

(原典精華)

(呂蒙)約令軍中:「不得干歷1人家2,有所求取。」蒙麾下士,與蒙同郡人,取民家一笠以覆官鎧;官鎧雖公,蒙猶以為犯軍令,不可以鄉里故而廢法,遂垂涕斬之。於是軍中震慄,道不拾遺。

--《資治通鑑.漢紀六十》

  1. 干歷:干擾。
  2. 人家:民宅。

關羽得知南郡陷落,立即回軍南下。同時不斷派出使節,責備呂蒙背棄雙方合作的約定。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南北朝南方的宋國,南陽人宗愨出身儒素家族,家族子弟中只有他喜歡軍旅生涯,常常說「此生願望就是乘長風以破萬里浪」。

後來,林邑(今越南北方)國王范陽邁經常入寇劫掠。宋文帝派交州刺史檀和之帶兵討伐。宗愨請纓出征,文帝封他為振武將軍,檀和之派宗愨為先鋒。

宗愨連勝數陣,檀和之大軍近迫林邑都城。范陽邁傾全國之力抗戰,出動大象陣,象身披掛鎧甲,這個大象裝甲部隊浩浩蕩蕩「前後無際」。面對如此陣仗,宋國軍隊心生畏懼。

宗愨說:「我曾聽說外國有一種動物叫作獅子,威風能鎮伏百獸。」於是依獅子模樣大量圖畫看板,推在陣前與象群對峙,前排大象驚慌回頭,象陣霎時奔逃,林邑軍大敗,首都被攻陷,國王逃走。

檀和之軍隊擄獲財寶無數,宗通通不取,回到家中,衣服與梳沐用品一如去時簡樸。(不取利益、不求功名,沒有富貴,也沒有累及族人)

宗愨的故事除了給我們﹁立志遠大﹂的啟發之外,更要緊的一點,是不可志大才疏。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年春假是四月三日到六日,包括了兒童節和清明節。可是,有一個已經幾乎被淡忘的節日「寒食節」,也在那幾天。從前,在那幾天中不生火煮食,都吃冷的食物。

寒食節的確切日子訂在「冬至後一百零五天」,剛好是清明節,因而調整到「清明節前一、二天與後一天」,共三天是寒食節。至於寒食節的由來,有一個令人感慨的故事。

春秋時,晉國公子(國君的兒子)重耳流亡在外十九年,終於回到晉國繼任國君,後來成為春秋五霸之一的晉文公。

晉文公賞賜隨同他流亡的侍從,每個人都得到賞賜。可是有一天,宮門上卻被人寫了「一蛇獨怨」四個字。晉文公問左右:「那是什麼意思。」左右吞吞吐吐的回答:「最近外面流行一首歌謠,是敘述:五條蛇隨從一條龍周遊天下,龍飢餓時,有一條蛇割了自己的肉給龍充飢。龍回到深淵後,四條龍都得到居住的洞穴,只有那條割肉的蛇流落在荒野。」

晉文公一聽,立刻說:「這首歌說的是介子推啊!」

原來,公子重耳在流亡期間,有一次在野外斷糧,差點餓死。介子推割下自己大腿上的一塊肉,烤熟後獻給重耳吃。可是,重耳即位成為晉文公,遍賞隨從人員,不知怎的,獨漏了介子推。介子推不願去向國君「討」賞賜,就跟母親一同到山裡隱居。有人因此為他抱不平,而在文公的宮門上寫字。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