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時,伍子胥為了報楚王殺他父兄之仇,輾轉逃到吳國,幫助公子光發動政變刺殺吳王僚。

公子光成為吳王闔閭,他有爭霸天下的雄心,可是他對伍子胥極力鼓吹伐楚,卻遲遲不能決定。

伍子胥瞭解吳王闔閭的顧慮:楚國大,吳國小,伐楚萬一不勝,很可能招致滅國之禍。於是,伍子胥向吳王闔閭推薦一位兵法奇才——齊國人孫武。

根據史記記載,孫武為吳王闔閭撰寫兵法,每寫成一篇,就進呈一篇,一共進呈了十三篇,後人稱之為「孫子兵法十三篇」。

也就是說,孫武其實是向吳王闔閭提出了一個「必勝楚國」的提案(proposal),分為13個單元。雖然13篇各有主題,但是孫武的提案目標卻只有一個,就是說服吳王闔閭:放心交給我,我保證打贏。

民進黨提名台北市長候選人姚文智的首要課題也就在這裡:如何說服民進黨的支持者,「我會贏,把選票交給我」。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本文是為商周出版《簡明大歷史》寫的推薦文

「地球為何受到生命垂青」,這句話重擊了我的腦袋,突然發現自己過去是如何的「短視」,於此同時,又有了更多領悟。

在此之前,我為一群創業青年開了一個課程,講如何從歷史中尋求借鑑,以因應新的巨變時代。最初我從春秋戰國講起;一年後再講,從新石器時代講起;兩年後為新學員講之前課程的精華,從人類如何在地球上勝出講起——我以為自己已經夠「遠視」了,卻在一讀到本書時,如受當頭棒喝。

最前面那句話就在出版社給我的內容介紹第一段,所謂「棒喝」,是我頓悟「不是地球孕育了生命,而是生命垂青地球」。關於這一點,我會另做生物學方面的引申,不在此處生枝節。而本書予我最大心得有兩點:

一是瀰因(meme)概念,這個概念說明了,人類之所以能主宰這個地球,不單是生物學的因素,還有相對於基因的理由,而能對抗「天擇」。(書中對瀰因的定義與作用有詳細陳述)

另一是「看見」的強大力量。地球史上的「寒武紀大爆炸」,出現了長眼睛的動物,從此開創了全新的生存法則,大大增強了生存競爭力。而人類能夠在所有長眼睛的「現代化動物」中勝出,「直立」是一個重要因素,因為直立大大擴張了「視野」,增強了人類的競爭力,而視野其實正是後來各個文明或國家能夠在人類社會勝出的重要因素。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美國總統川普點名中國跟俄羅斯是「經濟侵略」,但是美國事實上沒有太多「武器」可以抵擋。情況是:中國的「新四大發明」正在帶動新一波的全球化,而這一次中國扮演的是領先者,而非被欺凌者。

所謂「新四大發明」是相對於古代四大發明:造紙術、(活字)印刷術、羅盤(指南針)、火藥。最早先,是活字印刷術傳入歐洲,而造紙術是活字印刷的必要條件,故一併傳入。印刷術讓每個歐洲家庭都能擁有自己的聖經,於是引發宗教革命,解放了中世紀以來的天主教桎梏。思想解放後,科學勃興,促成工業革命,而有了動力機械。另一方面,羅盤使得航海術大進,加上動力機械與槍砲(火藥的貢獻),就成了船堅砲利。亞洲、非洲、美洲當年都受到船堅砲利的霸凌—這是上一波全球化。

當前正在展開的新一波全球化,能量來源是數位科技,數位革命正在顛覆人類社會的所有舊秩序。雖然數位科技起自西方(主要是美國),但是最近幾年的重大變化,卻都是中國的「後發優勢」造成,也就是所謂「新四大發明」:高鐵、支付寶、共享單車(MoBike)與網購(O2O)。

講起來,這四樣事物都不是「中國原生」,但都是在中國發揚光大之後,開始對世界造成影響—剛好跟前一波相反的是,那一次,「中國原生」卻造成中國的災難;這一次,「美國原生」會不會造成美國的災難,還看不出來,可是美國人早就在高喊「中國威脅論」。

不要將「中國威脅論」視為西方人見不得中國好,事實上,他們務實的了解到,這「新四大發明」正是這一波全球化的「掠奪工具」,而中國目前佔了上風。

形成全球化的三大要素:科技大躍進、知識大爆發、距離大拉近,這三樣事物對人類社會造成的最巨大改變,在於「交易」,而「新四大發明」正影響了當前的交易行為。從本質上分析,每一次全球化其實都是「市場單一化」的過程,而市場單一化的手段必然是「瓜分」—瓜分土地、瓜分資源、瓜分市場。而瓜分需要武器,上一波全球化的瓜分武器是「船堅砲利」,這一波則是「貨幣」。貨幣的本質其實是「信用」,包括支付寶、MoBike、O2O,莫不都建築在「信用」上面—中國在這些事物上面,目前居於領先地位。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中國歷史上發生過一次超級大的變局,巨變時代的原動力是鐵工具的廣泛應用,於是形成了周朝封建制度的瓦解,最終結束了城邦政治,形成了統一帝國。這一段過程〈春秋+戰國〉時間長達4、5百年,即使是當代優秀分子也未必察覺到這個變化。只有最最頂尖的變局領導人,例如管仲,才會察覺到時代變了,同時還能做出適應新時代的改革,其影響甚至直到今天。

管仲做了什麼改革?他建立了「士農工商」的社會分類制度。

管仲之前是周公訂的制度:社會分成貴族與庶民兩個階級。貴族分為卿、大夫、士三級;庶民幾乎全為農民,行井田制度,每8戶構成一個生產單位。

鐵工具的發明,使得每一戶〈甚至個人〉可以成為一個生產單位,在私有財產的強大驅動力衝擊之下,井田制度不再適用。同時,人類社會的生活內容漸漸豐富起來,工匠和商人應運而生。

井田制度瓦解使得「公家」〈諸侯國君皆稱公〉財源減少,加上貴族階級代代繁衍,收來的田租愈形拮据,使得為數最多的「士」階級生活陷入困境。

士」是周朝的最主要兵源,在銅兵器時代,由於武器原料有限,當兵打仗是「士」的特權之一。一旦士階級生活發生問題,如果當時的「士」和今天歐洲年輕人一樣,群起示威,要求政府給工作、給食物,那個政府也會和英國、法國、西班牙政府一樣焦頭爛額。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慶富案打從頭我就提出,「絕對不可以只下台一個銀行董事長就含糊交代」,看來是我過慮了,案子順藤摸瓜到現在,眼看難以善了,蔡政府昨天做出「大動作」:一口氣換了3位公股行庫董事長,報紙標題是「為慶富案止血」,卻不禁令人搖頭嘆氣:這些人真的以為這樣就可以「止血」了嗎?

整個慶富案,讓我想起三則跟貓頭鷹有關的寓言:

第一個寓言出自《說苑》:

一隻梟(貓頭鷹)遇到一隻鳩(鳴聲「咕咕」,外國稱布榖鳥),鳩問:「你要去哪呀?」梟說:「我要搬去東方。」

鳩問:「為什麼要搬家呢?」梟說:「鄉人都不喜歡我的叫聲,所以我要搬去東方。」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中共19大政治局常委改組,七常委公布,最跌破眾人眼鏡的是王滬寧。(他的個人學經歷此處不贅,有興趣的請自行Google)

習近平大權在握,天威莫測,太多人看不懂王滬寧為什麼入常,卻仍猜測紛紜。我對王滬寧入常採「倒過來看」:不去猜習近平為什麼重用王滬寧,而去看習近平會怎麼用王滬寧。結論是,注意王滬寧說什麼,他的言論將是往後的風向球。

我拿王滬寧跟一位歷史人物對照:魏徵。

魏徵是古今第一諍臣,但我不是說王滬寧會成為「貞觀之治的魏徵」,而是魏徵的另一個特質:見風使舵的高手。請注意,是見風「使」舵,而非「見風轉舵」。(後者一般用為貶意)

我在職場有關的課程中,總是推崇魏徵是「跳槽典範」、「加入贏者圈的達人」。且看魏徵的跳槽過程:

魏徵起初是武陽郡丞元寶藏的書記(掌理文書業務),他勸元寶藏加入瓦崗集團,於是他成為李密的書記;瓦崗軍一度威震中原,李密當時不可一世,可是後來敗給王世充,一著錯滿盤輸,歸附李淵;魏徵寫信給仍然佔有黎陽地方的瓦崗軍將領徐世勣,勸他歸附大唐,而徐、魏二人後來都成為凌煙閣上的功臣。然而,魏徵起初被李淵派去輔佐太子李建成,魏徵提醒太子:「早點處理你弟弟的問題。」那個弟弟就是李世民,後來發動玄武門兵變,殺了李建成,也成為唐太宗。唐太宗質問魏徵:「你為什麼離間我們兄弟?」魏徵回答:「太子如果早聽我的話,未必是今天的下場。」如此悖逆語言,唐太宗非但沒殺魏徵,還讓他成為貞觀之治的標竿人物。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台灣處在美中之間,兩大之間難為小,老是隨著兩強關係的變化浮沈令人難過,執著一邊則有「陪葬」或「被犧牲」的風險。錢穆先生教導我們:在現實裡找問題,到歷史中尋答案。那麼,歷史中可有借鏡嗎?

春秋時代中後期,晉楚兩強爭霸,夾在當中的中、小國很多,各有其生存之道。生存得最久的是鄭、宋、魯三個國家。上一篇講鄭國,鄭國國力其實不弱,卻是個好戰的小國,在三國中首先滅亡,所以我拿它當作台灣的戒鑒。本文講宋國,宋國的自處之道,對台灣頗有啟發。

宋國是商朝微子的後代,因此宋國一直在為數眾多的姬姓諸侯(周天子的同族)當中,居於超然地位,可以扮演居間調處的角色。

春秋五霸第一位的齊桓公逝世,五個兒子爭位,沒人料理後事,以致於屍體上的蛆都爬出戶外。後來是宋襄公出面,安定齊國內戰,並為齊桓公發喪。因此,宋襄公覺得自己可以繼齊桓公之後成為諸侯盟主,於是通知諸侯到鹿上(今安徽省太和縣)會盟,卻在當場被楚成王俘虜又釋回。之後,宋國跟楚國在泓水(今河南柘城縣北)打了一仗,宋軍大敗,宋襄公受傷,因而不治。但那已是宋國歷史上最風光的一段,後來,晉文公出兵幫宋國抵抗楚軍,宋國因此始終站在晉國同一陣線。

執著晉國這一邊,當然就會受到楚國的攻擊,有時候楚軍來攻,有時候楚國會命令鄭國攻擊宋國。但宋國「堅守晉國陣營」,甚至將路過的楚國使節扣留,引來楚莊王親自率軍攻打。那一次,國都城被包圍很久,城內「易子而食,析骸以炊」(拆開死人骸骨當柴燒),宋國一位大夫華元趁夜進入楚軍大營,摸進統帥子反的營帳,脅迫子反帶他面見楚莊王,說服楚莊王撤軍,而宋國則與楚國簽訂和約,成為楚國的盟國。

宋國解了燃眉之急,可是這下處境尷尬了,怎麼跟晉國交代呢?前面提到的那位華元大夫很有一套,他跟楚國令尹(宰相職)子重私交不錯,跟晉國中軍將(三個軍團之一的統帥)欒武子私交也很好,於是促成兩國和解,不但互不侵犯,還成為軍事同盟。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台灣處在美中兩強之間,著實為難,多少智慧投入思考台灣出路,卻依然沒有良方。

錢穆先生教導我們「在現實裡找問題,到歷史中尋答案」,我循此方針做去,頗有心得,特別是春秋時代三個中等國力的諸侯國:魯國、宋國、鄭國處在晉、楚、齊、秦等大國之間,都各有其生存之道,於是能在進入戰國之後,最後才被「七雄」併吞。

其中,鄭國的「與兩強相處」過程,是被我拿來當「負面教材」的。

春秋時代起於周平王東遷洛邑,負責護送的是秦國軍隊,負責拱衛周王室的是鄭國。鄭武公、鄭莊公兩代,都是周天子的正卿(執政),中原諸侯遭到戎、狄侵犯,都是鄭國派兵去救援,此所以,鄭國的貴族(執政階級)始終定位自己的國家是「泱泱大國」,而不願自居為小國—這是鄭國的「國家性格」。

後來楚國興起,中原諸侯則以晉國為首,對抗楚國。只有鄭國始終想要展現「獨立國格」,跟楚國、晉國相處,總是希望自己是「股東」而非「子公司」。

春秋五霸之一的晉文公時,鄭國就幫助楚國打晉國,這次鄭國選錯邊,楚國敗了,於是晉文公邀秦穆公組成聯軍,攻打鄭國。鄭國被圍困,城內已經斷糧,幸好一位有膽識的大夫燭之武,趁夜縋出城外,說服秦穆公撤軍(說鄭國要當秦國的「東道主」),化解了危機。可是秦穆公留下一個「軍事顧問團」在鄭國,隔年,秦軍想要偷襲鄭國,被「愛國商人」弦高用計騙回去。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之前,國民黨選完黨主席,開了全國代表大會,選舉中央委員,鬧烘烘一如往昔,完全不予人有「中興氣象」之感。上週末民進黨也開了全國代表大會,原本以為86%黨代表連署「赦扁」勢不可檔,結果卻被蔡英文和陳菊聯手「消化」掉了—民進黨居然演出老國民黨戲碼!。

其實這不奇怪,因為民進黨始終只會「反國民黨」,如今國民黨「幾乎忘了它的存在」,民進黨完全執政了,卻失去了目標,其作為跟老國民黨一樣,沒什麼不合理的。

感慨之餘,想起小說官場現形記》的最後一回(第60回)裡的一段,借書中人物甄閣學的哥哥之口,描述自己差點進了鬼門關的所見:

「我剛才似乎做夢,夢見走到一座深山裡面。這山上豺、狼、虎、豹,樣樣都有,見了人,恨不得一口就吞下去的樣子。我幸虧躲在那樹林子裡,沒有被這班惡獸看見,得以無事。……」

畢竟他是有病之人,說到這裡,便覺上氣不接下氣。眾人趕忙送上半碗參湯,等他呷了幾回接接力。

又說道:「我在林子裡,那些東西瞧不見我,我卻瞧見他們,看的碧波爽清的。原來這山上並不光是豺、狼、虎、豹,連著貓、狗、老鼠、猴子、黃鼠狼,統通都有;至於豬、羊、牛,更不計其數了。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虞詡在歷史上的知名度不高,但他絕對稱得上是一位「全能」知識分子。

他最初只是太尉府一名郎中(初級官員)。當時最有權力的大將軍鄧騭(鄧太后的哥哥)為了西羌(今青海靠近甘肅地區)民變而焦頭爛額,束手無策,想要放棄涼州(今甘肅武威市),以集中力量對付北方的匈奴。虞詡對太尉張禹說:「一旦捨棄涼州,三輔(大長安市)將成為邊塞,皇家陵寢(東漢建都洛陽,但西漢皇帝都葬在長安)失去保障;萬一關中的英雄豪傑集結造反,函谷關以西將不再是國家所有。」張禹認為他有理,問他該怎麼辦?虞詡說:「徵召涼州豪傑,命朝中公卿用他們為僚屬;再命涼州地方官(州牧、郡太守、縣令)將子弟送到洛陽,朝廷任命他們為閒散官職,兩者其實都是人質作用,預防叛變。」張禹採納此議,再召開一次高層會議,與會者一致同意。

可是鄧騭卻因此感到沒面子。不久,朝歌(今河南淇縣)鬧民變,變民數千人攻殺縣令,州郡無力鎮壓,鄧騭於是任命虞詡為朝歌縣長。

這擺明了是一個陷害,朋友都為他擔心。虞詡笑著說:「立志不求容易,做事不避艱難,乃是臣子的職責。不遇到盤根錯節,就不能識別刀斧的鋒利,這正是我建立功業的機會。」

到了任所,先拜謁上司河內郡(郡治在今河南沁陽縣)太守馬稜,馬稜說:「你是個儒者,應該在朝廷效命,此刻去朝歌,我為你擔憂。」虞詡說:「那些毛賊缺乏智慧,不值得憂慮。但是他們氣焰正盛,不能用強,兵不厭詐,請允許我放開手腳去對付他們,不要給我太多約束。」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