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韓(朝鮮)獨裁者金正日去世,指定繼承人,他的「小兒子」金正恩年紀還不到30歲。西方媒體分析多有認為「接班基礎可能不穩」者,並且言之鑿鑿「端看姑丈張成澤上將態度如何」。

我不瞭解北韓政情,不敢說金正恩一定就可以穩定接班,可是我認為西方媒體太過一廂情願。(甚至以陰謀論的角度,不排除是為了製造刺殺與軍事政變提供合理化基礎,預先塑造國際間的印象)

東方模式的「攝政王篡位」,通常發生在「小皇帝」,已經成年的年輕皇帝非但鮮少被篡位,甚至是前朝老臣的剋星。反而前朝老臣如果沒有太后的保護,往往下場都很慘。

「少主」為什麼不喜歡前朝老臣?因為老臣喜歡言必稱「先王」,而少主大多數都希望超越老爹,至少要走自己的路,而非墨守老爹成規。

我最近才完成新書《英雄劫》的校對與出版,對這一點特別有FU。書中眾多英雄當中,我認為最英雄的一位是伍子胥,他為了報父仇,逃出楚國,流亡宋、鄭、吳國,終於輔佐吳王闔閭稱霸,並且率軍攻進楚國郢都,將仇人楚平王從棺材裡拖出來鞭屍。快意恩仇,夠英雄吧!

吳王闔閭的太子波病死,闔閭為了立儲問題大傷腦筋。太子波的兒子夫差找上伍子胥幫忙,伍子胥也在最關鍵時刻進言,奠定了夫差的繼承人地位。後來闔閭戰死,夫差繼位為吳王,伍子胥理所當然成為相國。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好一段時間沒在故事塾發表文章,是因為忙著出版新書的最後校對與整理工作。

這本新書的書名叫做《英雄劫》,張大春聽到這個書名的第一個反應是「你寫小說嗎?」我急忙說:「不是,我不會寫小說。」

這書名的確像小說的書名,那是因為我寫這本書時,對於英雄人物卻逃不出自己性格造成的劫數,感慨良多,所以取了這麼一個像是小說的書名。事實上那是一本故事書,講的是春秋時代南方三國楚、吳、越之間的恩怨情仇故事。基本上以《吳越春秋》為藍本,加入其他如《史記》、《左傳》乃至《敦煌變文》中的記載。

《吳越春秋》這本書,兩千多年來一直沒有獲得讀者青睞。是因為它一直被歸類為「雜史」,一旦成了「經典」,就不再可親。而雜史又不是正史,也就是考試不考。既不可親,又不會考,當然就很人去讀它。但事實上它的文學想像力極其豐富,可以視為小說的原始形式。所以,《英雄劫》這本書就成了我寫的第一本長篇故事書。

同時要借此向所有「故事塾」的好友們致謝,因為在寫這本故事書的過程中,利用這個園地跟大家交換意見,得到很多靈感與啟發。

而在我疏於為故事塾寫稿的期間,我如鯁在喉的題目,就是「2011年年度漢字」的選拔結果。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佛教團體的放生活動因為陳文茜的一篇文章而橫生爭議。

佛教為什麼要放生,因為佛經上有很多因放生而得延壽的記載,所以信徒們千百年來都熱中放生。易言之,放生是為了祈求自己長壽。

環保團體為什麼反對放生?因為唯恐放生破壞了大自然生態,一旦環境被破壞,幾世代都難以恢復。其目的也是為了人壽,只不過著眼點較大(全體)、較長遠(後代子孫)而已。

《列子》的寓言:

齊國一位田氏(齊王同族)貴族要出遠門,在家中擺筵席祭祀路神,有上千賓客參加宴會。

侍者端上魚鱉、鵝鴨,田氏感慨的說:「老天爺對人類真是太好了!繁殖穀物、生育鳥魚以供人食用。」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北北基聯測要停辦,惹起一陣風波。當年的台北市教育局長現在卻剛好是教育部長,這北北基聯測真叫做「成也蕭何,敗也蕭何」了。

當然,「蕭何」必須出來講清楚。於是部長說了:「全國聯測反正考綱不考本,不會有一綱一本和一綱多本的問題。」

風波就此平息了,可是,天哪!搞了那麼多年的教改,最終還是這個結果嗎?

「蕭何」部長的說法,令我想起《戰國策》的這個寓言:

魏國人季梁在旅途中看見一個人,駕著馬車朝北方向。

季梁問:「先生要去哪裡啊?」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故事塾是不談政治的,可是這個題目怎麼說?且往下看便知。

先講一個笑話,出自《醉翁談錄》:

有一天,嘴巴對鼻子說:「你有什麼本事,可以居我上位?」

鼻子說:「我能嗅味道,聞出香臭以後,你才可以吃。所以我居你之上。」

鼻子又對眼睛說:「你又有什麼本事,可以居我的上位?」

眼睛說:「我能夠觀察事物的美醜,還能辨別東西方向。我的功能不小,當然有資格居你之上。」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儘管各新聞台對劉子千的〈唸你〉報導幾乎沒有一句正面描述,但是我仍然不認為這是什麼「現象」,而是一次精心策劃的超級宣傳行動,超級到連我都會哼兩句了。如果真要說「劉子千現象」是什麼,我只能說,新聞媒體愚弄觀眾已經到了從心所欲的地步,這個責任在觀眾,不在媒體。完全是因為觀眾自甘被操弄,否則媒體豈能得逞?

然而,這一次的超級宣傳用上了反向操作手法,至少不同於流俗。

反向操作跟前一篇「壞話有多好」的意思不同,反向操作是用「壞話」來吸引目標對象的注意,然後展開既定行動。

先說正面手法。正面宣傳的極致是《三國演義》中的諸葛亮出場式:先由徐庶臨別推薦,然後司馬徽(水鏡先生)推薦,劉備三顧茅廬直到第三次才見到面,其實都是「荊州幫」設計好的,目標鎖定劉備這個落難英雄,不斷抬高諸葛亮在劉備心目中的身價。最後由諸葛亮「現場立即」提出〈隆中對〉,讓劉備感覺「值回票價」,兩下成交。《三國演義》總共120回,諸葛亮得連講4回才「出山」,稱得上超級宣傳案例了。

反向操作的成功例子是《戰國策》中的貂勃:

田單以火牛陣大破燕軍,恢復齊國七十餘城,齊襄王請他當宰相,封為「安平君」。齊國所有人都拍安平君的馬屁,只有貂勃有事沒事就說田單的壞話。那時候可沒有「在野黨」這玩意,講當權者的壞話,很可能就腦袋搬家了。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之前寫一篇〈好話有多壞〉,簡單說,就是「好話最容易令人自我感覺良好」。

最近翻閱《戰國策》,看到一則故事,發現「原來壞話可以那麼好!」:

孟嘗君門下食客三千,其中有一位夏侯章,孟嘗君給他一輛四馬大車,奉祿則為「百人之食」,堪稱非常禮遇。(註1.當時的馬車,一馬、二馬、三馬、四馬拉車都有,四馬的車子算是最大馬力了;註2 .相對於那位高唱「食無魚、出無車」的馮讙,百人之食更是肥貓矣)

可是,夏侯章人前人後總是說孟嘗君的壞話。

有人去向孟嘗君告狀:「那個夏侯章到處毀謗你。」言下之意,「你怎麼還如此禮遇他?」

孟嘗君說:「那是我應該的,先生請別再說了。」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曾經,在那個紅衫軍憤怒的時節,我在專欄中寫道:只要遏止貪污,經濟就會變好。

我舉的例子是清朝湖北巡撫胡林翼,他只做了一件事情,整飭吏治、杜絕陋規,一年之內,湖北省稅收倍增,以往自己留用尚嫌不夠,現在還可以支援曾國藩前線薪餉所需。

現在,紅衫軍已如過眼雲煙,清廉卻成為政治口水戰的爭議題目。

現在這個政府在清廉這一方面,是做得不錯的,我舉一個我知道的事情:

20085月,馬政府第一個內閣上任。當年端午節,某部長辦公室的幕僚忙翻了,幹嘛?打電話給禮品店,兜圈子詢問(因為不能直接問)「某一項禮盒價格多少?」為什麼要問這個?因為部長室收到非常多的端午節禮物,而新政府規定「收禮不得超過500元價值」。也就是說,如果詢問到的價格超過500元,就得退回禮物。

那,為什麼不乾脆「一律謝絕」好了?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廣達董事長林百里對「雲端世界」的詮釋是:「台灣發了。」而且他看得比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更遠。

這則新聞的原文如下:

林百里引用英特爾的看法,雲端運算時代將有15 Billion(150億台)客端裝置,因此「客端比雲端大很多」,林百里強調,客端是台灣最拿手的,所以「台灣發了」。林百里說,張忠謀曾經問過他,雲端造就後PC時代,對台灣硬體產業的影響?林百里笑著要張忠謀「準備擴廠吧」。(引述中時電子報)

當然,張忠謀有可能是故意發問,以印證自己的想法,這不是重點,不討論。

重點是:林百里確實比其他還在「拼」個人電腦的那些知名大廠,在思想上領先多多。

請注意,林百里的用詞是「客端」,長期以來,我們認知的「客端」就是PC。但是,即將來臨(會快得令你來不及眨眼睛)的雲端時代,卻無須現今所用的功能齊全PC,只需要一個終端裝置。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塑化劑取代起雲劑掀起的風波,已經擴大範圍到了人人自危的地步。

由於這一次風波,大家警覺道:我們的食物中竟然有那麼多「不知道什麼成分,也不知道吃下肚去會怎麼樣」的東西。然而,警覺是一回事,吃還是照吃。

「那是壞東西,不能吃」可以稱為一種「良知」,可是為什麼良知(不能吃)跟實際行為(照吃不誤)之間,有著如此的差距?因為我們早已習慣於要吃「順口」的東西。起雲劑就是讓食物更順眼(例如果汁中看不到固體沈澱物)與更順口(喝下去不感覺有懸浮微粒)的添加物。只要消費者仍然喜歡「看不到沈澱物、喝以前不必搖一搖」的飲料,起雲劑就會繼續存在,而更便宜的起雲劑仍然會繼續被發明,難保不會有比DEHP更毒的玩意出現。同樣的道理,「順耳」的話永遠吃香。我們都聽過、而且接受,甚至作文、講話中一再引用「良藥苦口利於病,忠言逆耳利於行」,可是真正能「聞過則喜」的人有幾個?

這句名言出自《史記‧留侯世家》:漢高祖劉邦比項羽先進咸陽,看到秦王宮中許多珍奇珠寶、狗馬、美女,真是樂極了。樊噲勸他回到霸上軍營,劉邦不聽。張良提醒他「良藥苦口利於病,忠言逆耳利於行」(樊噲的話正是逆耳忠言),劉邦不愧為開國領袖,馬上聽懂了,立即離開阿房宮,回到霸上。後來才有跟項羽和平的餘地,否則連「鴻門宴」都不必了,項羽肯定揮軍攻打劉邦。以當時雙方實力,劉邦大概是輸定了。

重點在於,我們是「看故事書」就這麼過去,還是讓故事在自己的腦袋裡「沈澱」一番?如果是後者,那麼,我們應該跟劉邦一樣,立即改過:盡一切可能不吃「非自然食材」。不是「盡可能」,「盡可能」通常會成為對習慣的妥協,「盡一切可能」則是對抗。

同時,我們也該警覺,「順耳」的話有多麼「傷身」。這也是前一篇文章的主題:「友直」比「友諒」更為可貴,因為包括我們自己在內,大家都比較容易做到「友諒」,比較傾向避免「直言傷人」,所以,逆耳忠言其實不容易聽到。而聽不到的原因卻不在朋友,而在於我們自己。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