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一度的大甲媽祖遶境活動熱鬧登場、熱鬧結束。這一期的商業周刊專文報導:「大甲媽」品牌稱霸全台的秘密。指出「全台1001座媽祖廟,論人氣和知名度,肯定是大甲鎮瀾宮」,同時特別強調「大甲媽祖國際觀光文化節歷時三個多月,吸引超過500萬人次參加,創造的經濟產值保守估計達36億元」。

將媽祖當作「品牌」,將媽祖「行銷」到國際上去,甚至將媽祖出巡以「文化產值」來量化,對此我都沒有意見。處於今日這個世界,如此價值觀、如此行為,毋寧是正常的。

然而,將媽祖當作品牌行銷的內容,我卻很有意見。簡單說,媽祖是一位「救難菩薩」,那麼,環繞媽祖為主題的文化活動,如果加入「悲天憫人、救苦救難」元素,不是更好嗎?

媽祖林默娘16歲「觀井得符」,得道之後「常衣朱衣、乘雲氣,遨遊島嶼間,以救災厄」。沿海人民奉祀她,是因為她能救苦救難。內陸媽祖遶境則是「巡行除疫」,同樣是解生民苦痛。

易言之,各地都有媽祖廟,香火或盛或微,端看「解生民苦痛」靈不靈驗。

以過去香火最盛的北港朝天宮為例。原本只有「笨港天后宮」,清嘉慶年間,笨港溪水氾濫,沖毀了天后宮。之後,笨港北街信眾在北港建「朝天宮」,南街信眾在新港建「奉天宮」,雙方都稱自己是笨港天后宮的正統。這其實有一點可笑:媽祖只有一個,都是人類在分來分去!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施明德發驚人之語,要蔡英文說明「性傾向」。坊間已經有太多評論,我無意加入論戰。基本上,質疑統候選人任何事情,都沒有「應該、不應該」的問題,因為畢竟他或她要做為國家領袖。

然而,當我在媒體看到施明德發出這麼一個問題時,我的第一反應是高中國文課本中讀到的一句:有龍泉之利,乃可以議於斷割。意思是:自己能夠像龍泉寶劍那樣鋒利,才有資格評論有關斷割的事情。易言之,這項質疑出自施明德之口,事實上大大增加了批判這項質疑的強度。

上述那一句名言,出自曹植〈與楊祖德書〉。高中生只曉得這一篇要背,當時背誦全篇,但40年後只記得一、二句名言。直到以公孫策為筆名寫以古方今文章,讀了比較多歷史,才曉得,喔,原來是中間有那麼多故事:

當年高中國文要背的還有2篇,都是曹植的老哥曹丕寫的,一是〈典論論文〉,一是〈與吳質書〉。兩篇都是評論當時文壇「建安七子」的文章,屬於文學評論的範本。而曹植與曹丕兩兄弟爭奪老爹曹操的魏王太子之位,曹植的手段是寫文章貶抑老哥,前述那句名言就是暗指曹丕「沒有龍泉之利,卻老是要評論他人的斷割之事」。

另一個例子,是曹丕在〈與吳質書〉中寫到「以犬羊之質,服虎豹之文」,那是當上太子以後的假謙虛之辭,後來曹植在上書給侄兒(曹丕已死)魏明帝曹叡時,寫道「羊質虎皮,見草而悅,見豺而戰」,話中帶刺,嘲諷的是新皇帝的老爹,怎麼會有好結果?

那個「結果」是什麼呢?原來,曹植上書是力陳「親人比外人更可信任」,自請擔當邊疆重任。而曹叡批覆的文字,可以用3個字概括:「算了吧!」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李建榮在新書裡寫道,連戰曾(2005年)說:「我就是看不起陳水扁。」

看到這一段,我再次印證:2004年「連宋配」最終以些微差距敗選,最主要的原因不在於「319」槍擊案,而在於某種更「根本」的原因。只是我現在才知道,連戰是如此的「看不起」阿扁。這種藐視敵手的心態,最終變成「輕敵」,而「輕敵」正是任何戰將可以犯下的最致命錯誤。

之前講過的故事:句踐命死罪犯人在陣前割頸自殺,利用吳軍詫異分神時,發動攻擊,打敗吳王闔閭,闔閭並因失血過多而死亡。

當然,句踐的奇招是致勝因素,但是吳王闔閭的輕敵,可能才是致命的戰略失誤。吳軍當時才打敗強大的楚國,而越王允常才剛過世,句踐更是個毛頭小伙子!這才是「割頸奇計」收效的心理因素。

後來夫差打敗了句踐,句踐夫妻加上范蠡到吳國去給夫差當奴僕,句踐甚至為夫差「嘗糞」。句踐「能忍人所不能忍」,固然了不起;同時,也奠定了夫差「就是看不起句踐」的心理。此所以伍子胥一而再、再而三的提出諍言,說「句踐狼子野心」,說「越國是心腹之患」,夫差聽不進去。夫差不是一個昏君,之前也一直很聽伍子胥的意見,全是「看不起對手」的心態使然。

因為看不起,所以「之前檇李之戰,是句踐採用割頸的詭計」,後來句踐突襲姑蘇,是「趁我北上爭霸,國內空虛」。失敗都有理由,所以即使打敗仗,仍然「看不起」敵手。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今天這個題目,是過去一週的「熱」新聞,我很有意見,可是不敢(真的不敢)寫成專欄,我自己挨罵也就罷了,萬一連累刊載的媒體,責任太重。

結論先說,那一位被轟成「恐龍法官」的最高法院法官,我仔細去瞭解她當時駁回1、2審判決的理由,我覺得她不是草率做的裁決。

是否贊同那個裁判,是另一回事。簡單說,如果我們仍然相信「證據不足就不應該草率判刑」這個原則,那麼,這個裁決就不應該被批評成那個樣子。

鄭重聲明,我對性侵害女童的行為深惡痛絕,也斷不可能為罪犯說話,我只是認為那位法官不應該被稱為「恐龍」。

諸葛亮的名言:「我心如秤,不能為人做輕重。」意思是:我要做到絕對公正,不受任何人、任何勢力的左右。一千多年前的名言,到今天仍然被認為是司法公正的典範,就因為政治干預司法實在難以杜絕。

大法官提名人因為一個三審(法條審)判決「不符合社會期待」,在民意壓力之下,放棄提名,這其實也是政治影響了司法。正副總統與司法院長公開道歉,更是這股「沛然莫之能禦」的政治力量的威力展示。可是,那三位大人是政治人,他們應該為自己的政治失誤行為道歉,法官卻因此受到「二次傷害」。ㄣ,這個失誤還真嚴重。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充數的竽」的迴響,再次點出一個尖銳的矛盾:句踐如此教育人民勇敢赴死,自己卻如此受辱,怎麼讓人民接受?

這個問題的答案說來簡單:政治人物欺騙選民古今一同,而且古時候肯定比現在容易多多。而且,政客欺騙世人總有一個底線,就是不要騙到自己。那些屬於愚蠢一級的政治人物,才會「謊話說多了,結果只騙到自己」。稍微高明一些的政客,儘管說一套做一套,心底總是明白「孰為真,孰為假」。

然而,句踐「忍人所不能忍」卻不能以欺騙人民看待,畢竟他所忍受的,絕非你我所能忍受。事實上,他的內心有著一股強大的驅使力量,支撐著他忍下去,為了一個「偉大」的目標。

句踐的目標是「報仇」,我們已經討論好幾星期了。另有一位大人物司馬遷,他也是忍受了奇恥大辱,才能完成曠世巨著《史記》。

司馬遷與李陵是好朋友,李陵隨貳師將軍李廣利出征匈奴,孤軍深入,卻遭遇匈奴主力大軍,戰至彈盡援絕(箭都射完,刀都捲口),卻沒選擇自殺,而選擇投降。漢武帝大怒,朝廷官員一致譴責李陵,只有太史令司馬遷幫李陵講話,卻因此被處以腐刑(也就是宮刑,割除生殖器)。

司馬遷在他寫給好朋友任安的信(〈報任少卿書〉)中,說明他的心境: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很慚愧,上星期自己提出的問題,朋友們給了很多答案,結果我在《韓非子》上找到了答案:

《韓非子‧外儲說上》:

越王句踐見怒蛙而式之,御者曰:「何為式?」

王曰:「蛙有氣如此,可無為式乎?」

士人聞之曰:「蛙有氣,王猶為式,況士人之有勇者乎!」

是歲人有自剄死以其頭獻者。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一般人有怨、有仇時,會恨、想要報復,那是正常。

要拋開仇恨,或暫時擺一邊,那就得「忍」。

「忍」這個字也有好幾個層面的用法,簡單分成2種:

第一個層面如:容忍、忍受、忍耐、忍痛、忍辱……,這我稱之為淺層的「忍」。

第二種是「深層的忍」: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恨是一種很複雜的情感,它的內涵可以包括:

怨恨,例如「恨海難填」,怨到了極點就生恨;

仇恨,例如「恨之入骨」,不共戴天;

惱怒,例如「恨鐵不成鋼」;

遺憾,例如「恨不相逢未嫁時」、「抱恨終生」。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去年底發下宏願,要講(其實是寫)1001個中國故事,而且每天刊出一個故事。連載還不滿2個月,手寫初稿則接近100則。也就是還沒完成1/10,可是我已經開始後悔當初話出如風。

當然,我一定會努力堅持下去的。

這一個星期以來,主要在寫《吳越春秋》的故事。這一本書的主軸,大家比較熟悉的是「句踐復國」,當然包括最美麗的間諜西施,還有伍子胥報父仇、夫差報吳王闔閭之仇等故事。

這一段歷史的故事性極強,這本書以小說筆法寫歷史故事,真的令人「可歌可泣」。包括金庸武俠小說當中最短篇的《越女劍》,也是從本書取材。

2個例子:

1. 專諸刺王僚: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商業周刊第1212期(2/13現在架上的這一期)的封面故事是「賈伯斯缺口」,探討「一旦賈伯斯完全告別蘋果,蘋果王國能否依然昌盛?內文有報導幾位「蘋果當朝重臣」,也分析賈伯斯指定的接班人能否維持賈伯斯的霸業。

我一邊看報導,腦袋裡就浮現一個故事:漢高祖劉邦安排身後人事。

劉邦討伐英布叛亂,被流箭射中。班師途中,創傷惡化,回到長安更不願就醫。呂后心知劉邦隨時會死,於是在病榻前問:「你百年之後,相國蕭何也會去世,誰能接替他的位置?」

劉邦說:「曹參。」

呂后再問:「有誰能接替曹參呢?」

公孫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